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特朗普與拜登的首場總統辯論:爆炸性爭吵不停,相互攻擊不斷


特朗普與拜登的首場總統辯論:爆炸性爭吵不停,相互攻擊不斷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周二晚上的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第一次總統候選人辯論從頭到尾都非常激烈。



共和黨的特朗普總統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以鮮明的個人態度互相攻擊了90多分鍾,主持人克裏斯·華萊士不斷地努力讓兩名候選人,但特別是讓特朗普遵守候選人同意的辯論規則,但現場還是感覺有點失控。

討論範圍從冠狀病毒危機、最高法院席位空缺到醫療保健。 目前尚不清楚選民可以從辯論中得到多少,因爲這場辯論的目的是雙方都在爭奪中間選民的選票。

總體來看,第一次總統辯論的話題不少,可以歸納爲六個時刻。

1. 拜登和特朗普在誰控制民主黨方面發生沖突

在討論最高法院職位空缺的最初階段,風向突然轉向醫療保健,特朗普開始抨擊拜登,認爲民主黨實際上由伯尼·桑德斯控制,稱拜登將對他的極左民主黨的桑德斯支持部門和他的“全民醫療保健”負責 ” 。在兩人之間發生爆炸性爭吵的第一場辯論中,拜登回擊說:“我現在是民主黨,民主黨的平台事實上是認可我的。”



迄今爲止,這是拜登最有力的聲明之一,他遠離民主黨的極左派,特朗普將在整個辯論中繼續堅持拜登屬于極左派這一觀點。

值得注意的是,同樣在最高法院的話題上,華萊士問拜登,他是否願意接受填䃼最高法院席位的空缺並支持參議院反對黨最後的表決,拜登斷然拒絕就此問題采取立場。



2. 爭吵不停,華萊士多次提醒候選人主持人是誰

在辯論的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之間的過渡期間,當主持人試圖提出問題時,特朗普與華萊士爭搶幾秒鍾與拜登辯論,華萊士最終揚起嗓音,說:“在完成提問題之前,我是這場辯論的主持人”

在整個辯論的大部分時間裏,特朗普和拜登都一直在互相對撕,並導致華萊士不得不說:“先生們,您知道您們倆在同一時間講話嗎?”

幾分鍾後,當特朗普在兩分鍾不間斷的時間內回答問題時,拜登試圖插話,華萊士對此作出回應,提醒拜登當時是特朗普的時間。 華萊士將繼續需要反複指責兩位候選人,拜登說特朗普總是搶著我的時間講話。華萊士說特朗普的搶話時間多于拜登。

3. 拜登試圖擺脫極左,並與極左畫清界線

當拜登正在討論他的醫療保健計劃時指出,如許多民主黨初始候選人所提議的那樣,基層的民主黨人正以他不會廢除私人醫療保險爲由對他發起攻擊。 特朗普打斷拜登的講話並指控拜登和桑德斯一樣同意廢除私人醫療保健制度並制定全民醫療保健計劃,而拜登否認,說他沒有這樣做。

正當特朗普錯誤地指責拜登亵渎衛生保健並同意全民醫療保健“宣言”時,拜登警告特朗普,指他正在混淆 “錯誤的人,在錯誤的時間和錯誤的夜晚”。

對于拜登公開拒絕所有人參加全民醫保健計劃,特朗普回答說:“他只是失去了左翼,你只是失去了左翼。”

拜登在辯論後期討論全球變暖時,拜登說“綠色新政不是我的計劃”,他支持“拜登計劃”。(拜登什麽計劃?沒有說出來)。這與其他民主黨總統候選人討論的其它“綠色新政”計劃不同。

4. 拜登親自向選民發表有關冠狀病毒的演講

拜登辯論中最有效的時刻之一是,當話題轉向冠狀病毒大流行時,他直接向攝像機和選民講話,爲自己辯護說他是應對冠狀病毒大流行的最佳人選。



他引用了特朗普記者鮑勃·伍德沃德的錄音,他在今年早些時候說特朗普淡化了冠狀病毒,以免引起恐慌,並告訴美國人,“您們不要驚慌,他自己會驚慌。”

特朗普就這個話題警告說,拜登希望“關閉這個國家”,並將“摧毀這個國家”。

5. 口罩沖突和關閉

在關于冠狀病毒話題的對話繼續進行時,華萊士問特朗普,在競選期間,爲什麽他繼續舉行大型集會而沒有社交距離和只有稀疏人戴上口罩,自己也沒戴口罩,明顯違反了他本屆政府的指導方針。特朗普爲自己辯護,並從口袋裏掏出口罩,指出集會發生在機場的外面,說:“我隨時戴上口罩”“人們想聽聽我所說的話”。特朗普也指出,戴不戴口罩是個人自願的,這話是福西博士說的。



拜登面向攝像機,回應著告訴選民 “他不擔心您們”,並抨擊特朗普沒有處理好他的集會。

拜登說:“他對待社會上的疏遠和戴口罩的人一直不負責任,從根本上講,他鼓勵人們不要這樣做。” “好吧,他是個傻瓜。”

特朗普說,他的聚會有數萬到幾十萬人,而拜登的聚會只有幾個人。



特朗普在講話中重申,拜登將關閉美國,關閉將在經濟上和心理健康上嚴重地“傷害人民”。

拜登在回應中說,從冠狀病毒危機中複蘇對股市以及百萬富翁和億萬富翁來說似乎是不錯的,但是對于普通人來說,情況還沒有顯著改善。拜登表示,關閉該國將對經濟長期發展有好處。

拜登說:“在解決冠狀病毒危機之前,您無法解決經濟問題。”如果冠狀病毒危機持續不斷,他沒有提到沒有經濟,人民應該怎樣生活。他接著說他應該繼續這項工作,照顧美國人民的需求。

6. 在民主黨執政的城市打砸搶燒的暴亂中,拜登沒有表態

在種族主義和社會治安方面,特朗普指出在民主黨執政的多個城市如波特蘭、西班雅圖、芝加哥、明尼那波利斯、巴爾的摩等城市的打砸搶燒的暴亂中,民主黨不聞不問,局勢失控,他多次提出派國民警衛隊去控制局勢,遭遇民主黨州長和市長的拒絕。



華萊士問拜登爲什麽不打電話詢問或釆取措施制止暴亂,拜登回答是沒有打電話,沒有咨詢,沒有發出指令,因爲自己不在位。但做爲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應該能找到解決問題的方式方法,不應該看到一直亂下去,因爲這是民主黨執政的州和市,會對民主黨造成重大影響。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

請加入《美南新聞》電報群:

https://t.me/joinchat/T9fwJRq6Qk9fr_MOboK3K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