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治愈”特朗普總統新冠病毒的“神藥”是從人類胚胎細胞中開發的


“治愈”特朗普總統新冠病毒的“神藥”是從人類胚胎細胞中開發的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特朗普總統因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而收到的雞尾酒抗體混合物治療,這種治療方法被他在周叁晚上吹捧爲致命病毒的“治愈方法”。這些抗體混合物是從墮胎的胚胎組織衍生的細胞系中開發的,實際上白宮和反墮胎權利組織反對這種做法,但最終的藥物中只有抗體蛋白成份,沒有胚胎組織。



上周,特朗普總統收到了再生元制藥公司(Regeneron Pharmaceuticals)生産的單克隆抗體混合物,這是一種針對冠狀病毒的實驗性治療藥物,目前仍在接受測試,未經FDA批准。特朗普在周叁發布給推特的近五分鍾的視頻中,稱贊了其療效和影響,並稱其爲“關鍵”( The Key)。

特朗普在錄像中說:“我認爲這次我感染了新冠病毒,我康複了,這是上帝保佑我,我認爲這是因禍得福。” “我聽說過這種藥物,我抓住了它,我說,'讓我服用它'……它的作用方式令人難以置信。”



但是,抗體混合物的開發方式與特朗普政府在幹細胞研究中的立場不符。 再生元的發言人在周四給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新聞的一封電子郵件中說,該藥物的功效在實驗室使用HEK 293T細胞進行了測試,該細胞系最初源自1970年代在荷蘭流産的胚胎的腎髒組織。發言人說,這些細胞“被用于測試候選抗體中和病毒的能力”,並幫助研究人員確定爲“最好的”兩種抗體,它們現在組成了REGN-COV2混合物。

特朗普總統使用的抗病毒藥物瑞德西韋也是使用HEK 293T細胞進行了測試。

特朗普政府去年表示,將不再支持政府科學家使用人類胚胎組織爲醫學研究提供長期資助,此舉違背了醫生和研究人員的建議,該決定被視爲反墮胎權利組織的重大勝利。

由于用于開發再生元抗體混合物的胚胎細胞最初是在研究資金禁令之前通過人工流産而來的,因此白宮官員周四對CBS新聞說,這種療法並不違反政府的新政策。

這位官員說:“政府在研究中使用選擇性流産中的人類胚胎組織的政策明確排除了已建立的(截至2019年6月5日)人類胚胎細胞系”。 “因此,使用2019年6月5日之前存在的現存細胞系制成的産品不會對政府的政策造成影響。”

通常在藥物研究中反對使用胚胎組織的抗墮胎權利組織並未對總統所使用和推廣的療法提出任何問題。

研究機構夏洛特·洛齊爾研究所(Charlotte Lozier Institute)的大衛·普倫蒂斯(David Prentice)博士和塔拉·桑德·李(Tara Sander Lee)博士說:“總統得到的治療新冠病毒的任何藥物並沒有破壞人類生命。” 反墮胎權利政治團體蘇珊·安東尼·李斯特(Susan B. Anthony List)在一份聲明中說:“沒有人類胚胎幹細胞或人類胚胎組織被用在特朗普總統感染時期所接受的治療方案中。”


蘇珊·安東尼·李斯特(右)

研究人員沒有表明胚胎細胞被用于藥物開發過程早期測試的事實,李斯特也未回答後續問題。

截至周叁下午,抗墮胎小組Live Action的聯合創始人兼總裁莉拉·羅斯 (Lila Rose)否認該療法是使用人類胚胎組織開發的,她在致CBS新聞的電子郵件中寫道:“據我們所知,再生元不是使用流産的胚胎組織創建的。”


莉拉·羅斯 

羅斯承認,其它再生元的産品在其開發過程中都使用了胚胎組織,她的研究小組“對此絕對譴責”,但羅斯沒有回答總統用藥跟進的問題。

再生元于周叁晚上向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申請了緊急使用授權,與標准批准程序相比,這可使患者更快地獲得該藥物。該藥物的3期臨床試驗仍在進行中,但該公司表示,早期結果顯示該療法可降低冠狀病毒載量,並有助于改善非住院的COVID-19患者的症狀。

特朗普在周叁晚上發布到推特的視頻中說:“對我來說,我走進醫院時感覺並不舒服,短短24小時後,我感覺很好。” “這就是我想爲每個病人要做的事。” 總統指出,美國所有新冠病人可以免費享用和他同樣使用的治療方案,所有的治療費用由政府支付。

盡管有總統的熱情,但醫學專家說,目前的治療方法都不能治愈COVID-19,迄今爲止,COVID-19已殺死212,000多名美國人。

哥倫比亞大學病毒學家安吉拉·拉斯穆森(Angela Rasmussen)博士對CBS新聞表示:“總統稱其爲‘治愈方法’是絕對不負責任的。” “我們無法根據藥物在一名患者中的表現來判斷其療效。”


安吉拉·拉斯穆森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