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拜登對鮑布林斯基關于其家族海外商務的言論保持沉默


拜登對鮑布林斯基關于其家族海外商務的言論保持沉默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亨特·拜登的前商業夥伴公開表示他過去曾與前副總統會面後,喬·拜登和他的總統競選團隊一直對他家人的海外業務保持沉默。



據福克斯首次報道,托尼·鮑布林斯基周二在福克斯新聞的《今晚塔克·卡爾森》上接受了采訪,並詳細說明了他與前副總統的會晤,其中一次會議于2017年5月2日舉行。



這些消息表明拜登與鮑布林斯基的會議確實已經舉行。鮑布林斯基周二宣稱,推動這次會議的是亨特·拜登和前副總統的兄弟吉姆·拜登。

他說:“他們邀請我參加酒會和宴會,展現了拜登家族的實力以便使我參與其中。”



拜登競選團隊拒絕對拜登與鮑布林斯基舉行的會議發表評論。拜登本人尚未直接回應鮑布林斯基關于《今晚塔克·卡爾森》的主張。

拜登在2019年告訴記者:“我從未與兒子或兄弟或任何其他人討論過與他們的業務有關的任何事情。”

但是鮑布林斯基在周二接受采訪時詳細描述了喬·拜登如何抵達米爾肯會議室(部分在比弗利希爾頓酒店舉行)以及吉姆和亨特·拜登如何將他介紹給前副總統拜登的。

鮑布林斯基在與卡爾森的講話中還說,拜登在總統辯論期間否認介入其兒子在國外的交易是“公然的謊言”。



他說:“我沒有要求見喬·拜登” “是他們要求我與喬·拜登見面。他們將整個家族的遺産傳承了下來。他們的確知道自己在做什麽。”

主持人塔克問鮑布林斯基前副總統爲什麽要見你,鮑布林斯基透露了與喬·拜登的對話細節。

鮑布林斯基說:“爲什麽在5月2日晚上10時38分喬·拜登會抽出時間與我一起在柱子後面,在讓人們看不到我們的地方,對他的家人以及我的家人的生意進行了很高水平的討論?”

鮑布林斯基說,CEFC告訴他,這是一筆價值1000萬美元的交易,向拜登家族提供了500萬美元的貸款,其中500萬美元是他們爲SinoHawk Holdings資本化的出資。

福克斯新聞社收到的電子郵件顯示會議應該在2017年5月13日舉行,2017年5月2日的會見提前了11天。該電子郵件包括與一家中國能源公司進行業務往來的六人“薪酬方案”的討論。

該電子郵件似乎將亨特·拜登標識爲“主席/副主席,取決于與CEFC達成的協議”,顯然引用了已破産的CEFC中國能源公司。

電子郵件中包含一條注釋,內容是“亨特·拜登對辦公室有一些期望,他會詳細說明。”擬議的股本拆分將“ H”標示爲“ 20”,將“大人物”標示爲“ 10”,沒有透露更多詳細信息。鮑布林斯基再叁說“大人物”就是喬·拜登,喬·拜登暫時沒有回應。

拜登一再否認與兒子有生意往來。

拜登在上周的一次總統辯論中說:“我一生中從未從任何外國來源獲得過一分錢。” “我們得知這位總統……在中國有一個秘密的銀行賬戶,他在中國有業務嗎?他在那裏賺錢,實際上是他在談論我要在那裏賺錢?我從未從任何國家、任何地方拿過一分錢。”

拜登競選團隊還表示,已發布了前副總統的稅務文件和納稅申報表,這些文件和納稅申報表並未反映出對中國投資的任何參與。

拜登競選發言人安德魯·貝茨(Andrew Bates)告訴福克斯新聞:“喬·拜登從未考慮過與家人開展業務,也從未參與任何海外業務,他也沒有持有股票。”

與此同時,鮑布林斯基在接受采訪時說,拜登家族在2017年擺脫了擔心喬·拜登與亨特·拜登的商業往來關系可能使他未來的總統競選面臨風險的擔憂。

鮑布林斯基說,他在2017年向吉姆·拜登提出了擔憂,稱喬·拜登與可能的合資企業SinoHawk Holdings有聯系,該合資企業是華信FCF董事長葉建明與吉姆和亨特·拜登的合夥企業。

他告訴卡爾森:“我記得說過,您們如何擺脫這個?您們是否擔心?”

他聲稱吉姆·拜登笑了笑。



他說:“他‘令人難以置信的否認’,他直接在半島酒店的小屋裏對我說的。”

至于這些交易對潛在的拜登政府的意義,鮑布林斯基說,他認爲喬·拜登及其家人想“妥協”。

他說:“我只是沒有保留曆史的證據,也沒有基于他們在CEFC的記錄而無法以某種方式影響喬·拜登選舉這樣的事實。”

他說:“我認爲美國人民應該要求對此進行調查。”

拜登是否與鮑布林斯基見過面,拜登沒有否認,查一查賓館門口錄像的記錄,會一目了然,2017年5月2日晚上10點,時間也只過去了叁年近半。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