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桑德斯擊敗布蒂吉格贏得新罕布什爾州,克洛布查爾升至第叁,楊安澤退選


桑德斯擊敗布蒂吉格贏得新罕布什爾州,克洛布查爾升至第叁,楊安澤退選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2月11日在新罕布什爾州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初選中,佛蒙特州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贏得26%選票,排名第一。宣布選舉結果後,和他的團隊進行了電視實況轉播的慶祝活動。而一周前,他在愛荷華州排名第二,沒有進行慶祝活動。但是,印第安納州前南本德市市長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贏得24%選票,再次向他敲響警鍾。
桑德斯的勝利鞏固了他在比賽中的全國領先地位,他的民意測驗數和籌款額超過了競爭對手。但是,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估計,布蒂吉格在新罕布什爾州的代表人數中與他持平,到目前爲止,這位前市長在全體代表人數中略有優勢。
明尼蘇達州參議員艾米·克洛布查爾(Amy Klobuchar)的表現比預期的要強得多,他與布蒂吉格展開了一場新的兩人比賽,進入民主黨總統初選。
現在,初選轉移到內華達州,再轉移到南卡羅來納州,這使該民主黨的拉丁美洲和非洲選民群體多樣化。
馬薩諸塞州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和前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不得不重新安排工作,並弄清楚如何才能在這些州募集資金枯竭之前,在這兩周如此落後之時,如何卷土重來。
以下是周二新罕布什爾州的初選結果:
桑德斯得到了他所需要的票
桑德斯在新罕布什爾州做了他需要做的事情:贏了!如果桑德斯的支持者有任何擔心的理由,那將是他在這裏獲勝得到安慰。桑德斯從未像他在2016年那樣在如此深的領域贏得26個百分點的勝利。
布蒂吉格排名第二 
“要麽自由生活,要麽去死”(Live Free or Die)是布蒂吉格座右銘。“你下定了決心,已經進入連勝的潮流,要感謝你,有人說你根本不應該在這裏開展這場競選活動,結果已經表明我們將一直堅守在這裏。” 布蒂吉格在星期二晚上的聚會上說。
盡管愛荷華州民主黨陷入混亂,但混亂的局面席卷了該州的核心會議進程。該州表示,前印第安納州南本德市市長得到了該州最多代表的選票。
新罕布什爾州的競選結果證明了布蒂吉格有能力向對手那裏發起攻擊這在上次辯論中屢屢發生,並且他與桑德斯的“革命”承諾的一貫對比,也引起了溫和的民主黨選民的共鳴。
這位同性戀市長布蒂吉格在致辭中說:“容易受傷的美國人沒有奢望去追求包容性勝利的思想純度。” 就像克洛布查爾一樣,布蒂吉格獲得提名的道路上最困難的部分就在他前面。
這位市長幾個月以來一直說,要讓他贏得拉美裔和黑人選民的最佳途徑,就是證明自己是愛荷華州和新罕布什爾州的贏家,這是他一直在努力爭取這兩個州的人口統計數據。
隨著初選前往內華達州和南卡羅來納州,該位市長有機會測試他的競選方案。
克洛布查爾贏得了她的時刻
2020年2月11日,在新罕布什爾州康科德市的Grappone會議中心舉行的一次主要夜間活動中,克洛布查爾與他的丈夫John Bessler上台。克洛布查爾進行了許多激烈的辯論表演,但沒有一個像她上周五表演的那樣。通過在新罕布什爾州的前叁名中排名克洛布查爾現在可以自信地將這場辯論視爲她競選的最高點今晚在新罕布什爾州,每個人都在一個星期前就對我們進行了評估,謝謝你!各位專家,我回來了,我們圓滿地完成了任務,” 克洛布查爾星期二在台上吹噓道,並指出一些專家曾預言她不會出現在愛荷華州或新罕布什爾州的辯論會場“還有,我們不會在新罕布什爾州的辯論中,”克洛布查爾笑著說。
在新罕布什爾州的強勁表現讓克洛布查爾充滿信心。過去,她在辯論中表現出色,但很少有人向選民登記。與上周競選的不同之處在于,這是幾天後選民准備參加民意測驗的第一場比賽。
克洛布查爾現在面臨的問題是她如何保持這種強勁勢頭。
她的競選活動很可能會注入所需的競選資金,但該候選人在內華達州或南卡羅來納州缺乏強大的組織,並且剛開始將重點轉移到將于3月3日投票的關鍵時刻。而且克洛布查爾沒有表現出贏得比賽的能力。黑人選民和拉丁美洲人,將在接下來的兩次提名競賽中形成強大的投票集團。
不過,就目前而言,克洛布查爾仍處于新罕布什爾州後的新高。她在星期二說:“我們要去內華達州,因爲最好的還沒到!”
這是拜登和沃倫的糟糕夜晚
拜登(Biden)和沃倫(Warren)的表現都令人震驚,現不佳,不足15%的選票,分別位居第四和第五。
雙方在周二晚上的演講中都提出下一步的競選計劃,說明他們將如何努力進取。沃倫說:如果您願意燒掉黨的其余部分以成爲最後一個人,這些嚴厲的策略可能會奏效。如果您不擔心讓我們黨和我們的政治比您發現的情況更糟這些策略可能會奏效。如果您認爲只有您擁有所有答案,而只有您是我們所有問題的解決方案,它們可能會起作用。” 她繼續說:“但是,如果我們要在11月擊敗唐納德·特朗普,我們將需要在黨內進行大量投票,而要獲得這一投票,我們將需要一名候選人,我們黨最廣泛的聯盟認爲他們可以得到落後。我們不能陷入派系。我們不能浪費我們的集體力量。我們在一起時會贏。”
與此同時,拜登已經在南卡羅來納州,堅稱支持他的非裔美國選民將在兩個幾乎全白人的州開始的提名競賽中來支持他。這位前副總統正步入另一個毀滅性的夜晚。因此,他提前離開,周二晚上乘坐私人飛機前往南卡羅來納州。現在,拜登一直是可選舉性的名片,直到他開始輸掉選舉爲止。他現在必須弄清楚如何阻止他的非白人選民中更強大的數字在糟糕的開端之後陷入困境。拜登一個月前告訴愛荷華州的一個人群,他們掌握了“通往王國的鑰匙”,他在參加納舒厄黨的視頻會議上做出了一個新的預測:“我們將在內華達州和南卡羅來納州獲勝。”
有些候選人已退選
愛荷華州的混亂結果並沒有使總統候選人減少,但是新罕布什爾州卻把候選人趕出了競選。
華人企業家安德魯·楊(Andrew Yang),其在線“楊邦”(Yang Gang)成爲令人印象深刻,奉獻的追隨者和籌款力量,在新罕布什爾州的選舉結果得票爲0公布後就退出了。楊競選活動的誘人原因是他爭取獲得普遍的基本收入,即每月1000美元的“自由紅利”
科羅拉多州參議員邁克爾·本內特也退選了。他一直在新罕布什爾州全力以赴,並告訴一小群支持者說:“適合我們今晚結束競選活動。
前馬薩諸塞州州長德瓦·帕特裏克(Deval Patrick)並未退選,但聽起來他的離開可能很快就會到來。他說:“戴安娜和我將回家休息,反思這一結果,並于明天早晨就這項競選的未來可能和應該做出的決定做出一些決定。” “無論如何,事業的未來將持久。”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屬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