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審判前警官德裏克·喬文 醫學專家:缺氧而不是毒品殺死了弗洛伊德


審判前警官德裏克·喬文    醫學專家:缺氧而不是毒品殺死了弗洛伊德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一名醫學專家周四在審判前警官德裏克·喬文(Derek Chauvin)的謀殺案中作證,指出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因被警官的膝蓋壓在頸部固定在人行道上缺氧死亡,強調拒絕喬文的辯護律師認爲弗洛伊德是使用毒品和其它潛在的健康問題而死亡。

伊利諾伊州愛德華·海因斯退伍軍人醫院和洛約拉大學醫學院的肺部和重症監護專家馬丁·托賓博士(Dr. Martin Tobin)說:“一個健康的人遭受到象弗洛伊德這樣的虐待也可能會死亡。”



托賓用易于理解的語言來解釋醫學概念,甚至松開自己的領帶以說明問題。托賓告訴陪審團說,去年5月,喬文和另外兩名警官將這位46歲的黑人放倒,腹部面對地面,他的手铐在背後,臉緊貼地面,弗洛伊德的呼吸受到嚴重限制。缺氧導致大腦受損,並使他的心髒停止跳動。

托賓分析了叁名限制弗洛伊德的警官的圖形演示,說這幾乎是9 1/2分鍾,他證明了喬文的膝蓋在90%的時間內“幾乎壓在脖子上”。

他列舉了其它一些因素:警官擡高犯罪嫌疑人的手铐、街道堅硬的表面、俯臥的姿勢、轉他的頭部、膝蓋壓在背部,這也使弗洛伊德難以呼吸。

托賓說,喬文在弗洛伊德體內的氧氣不到一盎司氧這種氧含量轉折點的情況下,將膝蓋壓在弗洛伊德的脖子上3分2秒。

當檢察官在地面上反複播放弗洛伊德的視頻片段時,托賓指出了他所看到的那人的面孔變化,告訴他弗洛伊德已死。那一刻發生在弗洛伊德第一次被壓制大約五分鍾之後。



托賓說:“起初,您可以看到他的意識,可以看到輕微的閃爍,然後消失。” “那是生命從他的身體中消失的時刻。”

弗洛伊德因涉嫌試圖通過僞造的20美元面額鈔票而在附近的一個集市上被捕。現年45歲的喬文因5月25日在弗洛伊德去世時被控謀殺和過失殺人罪名成立。

圍觀者的錄像帶顯示弗洛伊德在哭泣,因爲圍觀者向喬文喊話要他下車,他無法呼吸,這引發了抗議活動,並在美國各地引發了各種暴力。

喬文的辯護律師埃裏克·尼爾森(Eric Nelson)辯稱,現役的白人警官做了他受過訓練的事情,弗洛伊德之死是由非法藥物和包括高血壓和心髒病在內的基本醫療問題造成的。屍檢發現他體內有芬太尼和甲基苯丙胺。



但是托賓說,他分析了攝像頭視頻上看到的弗洛伊德的呼吸,並解釋說,雖然芬太尼通常將呼吸頻率降低40%,但弗洛伊德的呼吸在意識喪失之前“就在正常範圍內”。同樣,他說患有嚴重心髒病的人的呼吸頻率很高。

托賓還說,醫院急診室測得的二氧化碳水平很高,可以用以下事實解釋:弗洛伊德在護理人員開始人工呼吸之前沒有呼吸將近10分鍾,而不是芬太尼抑制了他的呼吸。



檢察官不同意德裏克·喬文辯護律師的辯護,盡管喬治·弗洛伊德說“我吃了太多藥”。

醫生解釋說,正在播放的視頻顯示弗洛伊德在講話,並不意味著他呼吸良好。他說,視頻中看到的腿部動作是非自願的。他說,在呼吸道縮小到15%之前,一個人可以繼續講話,之後“您陷入了嚴重麻煩”。

可以在視頻中聽到警官告訴弗洛伊德,如果他可以講話,他可以呼吸。

在盤問中,尼爾森敦促托賓應對這一普遍的誤解,指出早先的證詞是明尼阿波利斯警官受過訓練,如果人們能夠講話,他們就能呼吸。

尼爾森還向托賓建議,街頭毒品中的芬太尼對人的影響與合法獲得的芬太尼不同。他也詢問了甲基苯丙胺的問題,並指出依法開處方的理由很少。托賓同意這會增加心率,但表示不會影響呼吸頻率。

托賓使用簡單的語言,用諸如“泵手柄”( pump handle) 和“桶手柄”(bucket handle)之類的術語來描述陪審團的呼吸行爲。他解釋說,當氣道變窄時,呼吸變得“異常困難”,就像“通過吸管呼吸”。

有一次,醫生松開領帶,將手放在自己的脖子和頭後部,以演示呼吸道的工作原理,邀請陪審員檢查自己的脖子。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這樣做,盡管法官後來告訴他們,他們不必這樣做。



專家計算得出,當喬文的腳趾處于地面附近時,他處于接近垂直的位置,喬文的一半體重(包括裝備)(91.5磅)直接放在弗洛伊德的脖子上。

托賓說,似乎弗洛伊德正在攝取足夠的氧氣以保持大腦在頭五分鍾內活著,因爲他仍在講話。五分鍾後喬文的膝蓋並不重要,因爲那時弗洛伊德已經遭受了腦損傷。

喬文的律師反複從視頻中向陪審團展示了靜止圖像,他說這表明喬的膝蓋位于弗洛伊德的肩甲骨上。但是,根據時間戳記,幾乎所有這些圖像都是在5分鍾標記後捕獲的。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