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德州醫學中心上周五舉行反亞裔歧視集會


德州醫學中心上周五舉行反亞裔歧視集會

(休士頓/秦鴻鈞報導 )一項由貝勒醫學院黃仕霞教授主辦的「德州醫學中心(TMC) 反亞裔歧視集會,於周五(5月21日)中午在醫學中心貝勒醫學院「貝勒猶太研究所」門口的草坪舉行,共有師生500-600人參加。包括:貝勒醫學院、MD 安德森癌症中心、UT健康科學中心、萊斯大學、休士頓大學、研究生多元化協會、中國學生和學者協會、貝勒醫學院台灣學生和學者協會、美國華人生物科學家協會、KWISE(韓國科學與工程女性)德州分會等多家社團。華人的科學家白先慎教授、身心靈健康的Helen Shih(施慧倫博士)代表UCA 及OCA的代表陳綺玲(Debbie Deborah Y. Chen )律師分別發表談話,捍衛科學,捍衛平等,而Baylor的華裔科學界代表黃仕霞教授,鄭暉教授也分別在大會上演講。全場鴉雀無聲,十分專注,只有在結束時才爆起如雷的掌聲。

集會在一起主辦人黃仕霞教授的開場白,表明她辦這場集會之因,並得到各界廣泛的共鳴和協助。貝勒醫學院的教務長兼高級副總裁Alicia Monroe 以” 聲援亞洲社區” 發表談話,表示我們今天的集會,並非為醫學中心內的這些人,而是為全美廣大的亞裔社區人士爭取應有的尊重和權益,人權的平等。身心靈健康的施慧倫博士,接著發表談話表示:五月是亞裔傳統月。美國國會和拜登總統,剛剛簽署了反對仇視亞裔的法案。我們應該支持吳元之州議員Rep.Gene Wu,在德州立法會上,通過同樣的法案。她並代表因開會不能前來的吳元之州議員發言:我們的父母從小就交給我們忍耐和默默工作。沈默的我們應該站起來了,為我們自己,為所有被欺負的少數族裔而發聲。


休大的白先慎教授緊接著上台表示:今天我們面對的不是一種病毒,而是兩種病毒。其中之一已經存在很長時間了。2017年,在醫療中心就出現了這種種族特徵病毒的新變種。對亞裔科學家的調查在亞裔美國人社區中造成如此多的困惑,焦慮和恐懼。我要感謝Klotman總裁,Provost Monroe總裁和Adam Kuspa副總裁在支持亞裔美國人科學家和國際合作方面所發揮的領導作用。自2018年以來,貝勒一直是這場大流行黑暗中的亮點。


白教授説:去年,這種病毒的另一個突變以仇恨的形式出現了。為了回應持續的種族歧視和反亞洲仇恨,白先慎教授為他當天在現場發放的400個黃色口哨作說明:Agnes Hsu-Tang 徐心眉博士(及其朋友)提出了” 黃色哨聲”的想法。作為一名考古學家,徐心眉在沙漠中進行野外作業時吹口哨。它是一種簡單而通用的設備,可以在沒有語言障礙的情況下尋求幫助,提高認識並發出警報。黃色是水仙花和向日葵的顏色,標幟著春天的到來,帶來了希望,樂觀和啟迪。黃色哨聲象徵著我們在反對歷史歧視和反亞洲暴力的共同鬥爭中的奮鬥,自我保護和團結。哨子上印有” 我們屬於 “一詞,表明我們都屬於這裡。除了美洲原住民,我們都是這個國家的移民。多樣性確實是美國的獨特優勢。我們需要尋求每個團體都可以發揮的力量。我們付出了汗水,眼淚和鮮血。我們有權為我們大聲疾呼。


白教授也提到在前一天白宮所舉行的「亞裔基金會」成會議,拜登總統和副總談哈里斯專程參加會議,以確保參與者對AAPI社區的承諾。有一種亞裔美國人基金,它的地址就在Katy。它是由一群機管局商人創立的,他們認捐了1.25億美元,另外還有1.25億美元來自商業捐贈,目的是動員反仇恨並倡導更好的代表權。昨天,與會人員提出的事先的工作計劃,並宣佈了超過10億美元的私人資金承諾,以打擊反AAPI仇恨,並推進對AAPI社區的研究和公眾教育。


白教授當天帶四百個口哨到現場,並表示:我們將為亞裔美國人為美國做出的貢獻以及美國為世界帶來的貢獻感到自豪。我們需要讓所有人知道我們過去的歷史和經歷的艱難時光:我們的歷史,我們的遺產,我們的鬥爭和我們的貢獻。我們屬於這裡。如果您還沒有黃色哨子,請選取一個。


當天,發表演講的還有醫學博士Lavannya Mundayatil Pandit 談「華裔美國人在COVID -19期間進行反亞洲歧視” 。 鄭暉教授談” 科學領域的亞裔美國人”, Jeff Yau博士談”成長為亞裔美國人 “以及OCA的代表陳綺玲律師談” 作為亞洲共同體採取行動”等等。最後,全體與會者在集會結束時一起吹白教授帶來的黃色口哨,發出自己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