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南新聞成立40週年
新聞 / 今日要聞

特朗普說抗瘧疾藥物救了佛羅裏達男子的命,紐約州長決定將使用該藥治療最嚴重的冠狀病毒


特朗普說抗瘧疾藥物救了佛羅裏達男子的命,紐約州長決定將使用該藥治療最嚴重的冠狀病毒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一名接受新型冠狀病毒住院治療的佛羅裏達州男子聲稱抗瘧疾藥物挽救了他的生命。特朗普總統曾表示,該藥物正在接受治療,但尚未獲得批准。但星期一特朗普在推特上吹捧說:“ 患有冠狀病毒的佛羅裏達州男子說用這種藥挽救了他的生命,明天將在紐約和其他地方開始使用,這種藥物的早期效果很好”。



52歲的裏奧·賈爾迪尼裏(Rio Giardinieri)說,他參加了紐約的一次與工作有關的會議後,發燒了五天,出現腰痛,頭痛,咳嗽和疲倦。他聲稱在南佛羅裏達的喬·迪馬吉奧兒童醫院(Joe DiMaggio Children's Hospital )被診斷出患有COVID-19和肺炎。據報道,他在醫院的重症監護室住院了一個多星期,他說自己的症狀沒有緩解。“當時我幾乎無法說話,呼吸非常困難。我真的以爲我的終點就要到了。我經曆了整整九天的痛苦,對我來說,終點就在那裏。因此,我打電話給我的朋友和家人道別。”賈爾迪尼裏說。該男子隨後聲稱有一位朋友告訴他有關一種稱爲羟基氯喹的抗瘧疾藥物可能是冠狀病毒治療的選擇方法。



法國的一些研究人員最近發表了一份報道,詳細說明了抗瘧疾藥物和抗生素的組合如何成爲對抗冠狀病毒的重要武器。特朗普還吹捧該藥物爲可能的治療方法。他上周表示,已敦促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測試羟基氯喹和類似藥物氯喹作爲可能的治療選擇。但是,這種藥物使用尚未得到聯邦機構的批准。



一位治療賈爾迪尼裏的傳染病醫生說:“給了我所有我不願嘗試的理由,因爲沒有試驗,沒有測試,沒有得到批准。”

但是,賈爾迪尼裏回憶說:“我說,看起來我不知道要在早上之前才能吃藥,因爲那時候我真的以爲我快要結束了,因爲我無法呼吸了。 ”

賈爾第尼裏說,他隨後接受了藥物治療,在此期間,他感到自己的心髒“跳出了胸腔”,仍然呼吸困難。

該名男子聲稱隨後給他服用了Benadryl和其他藥物,後來醒來就像“一無所有”。他現在聲稱自己的發燒已經消退,不再疼痛。他還告訴福克斯新聞他能夠再次正常呼吸。

據報道,醫生告訴他,服用羟基氯喹後,他的這些經曆很可能是他的身體抵抗了感染,而不是對藥物本身産生了不良反應。

賈爾第尼裏說:“對我來說,毫無疑問我要等到早上才服用。”他指出,他在周六接受了藥物治療,希望能夠在五天內離開醫院。 “所以對我來說,這個藥拯救了我的性命。”

得到這個消息後,紐約州長安德魯·庫莫(Andrew Cuomo)周一表示,紐約計劃開始在“同等護理”的基礎上對重症冠狀病毒患者進行兩種未經測試的藥物治療。



“在藥物治療方面,周二,我們將開始羟基氯喹+阿奇黴素聯合用藥治療嚴重冠狀病毒感染梁患者,這是總統一直在談論的藥物組合。”庫莫在紐約州府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說。

“這只是一次臨床試驗,是對情況嚴重的病人的臨床試驗,但是紐約州衛生部一直在與紐約一些最佳的衛生保健機構合作進行這項工作,我們認爲這顯示出希望,我們將繼續于本周開始。”

庫莫還說,紐約的專家正在開發“一種血清學藥物,您可以在其中測試一個人的抗體,看看它們是否已經感染了病毒。”

他說:“我們都相信成千上萬的人已經感染了該病毒並且能夠自我免疫。”

“如果您知道這一點,那麽您將知道誰現在可以抵抗該病毒,誰又可以遣返工作,等等,因此我們也在努力。”

特朗普總統周六在推特上說,羟基氯喹(一種抗瘧疾藥物,品牌名稱爲Plaquenil出售)與Zithromax(抗生素阿奇黴素的品牌)的組合,可能是“醫學史上最大的遊戲規則改變者之一”。

上周發表的一項小型法國研究結果顯示,接受過兩藥雞尾酒治療的六名冠狀病毒患者中有五名在第叁天檢測爲陰性,而在第六天全部檢測爲陰性。

美國國家變態反應與感染疾病研究所所長安東尼·福西(Anthony Fauci)博士周六告誡說,這些藥物的組合尚未在臨床試驗中證明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