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奧斯汀、米利、麥肯齊將在參議院聽證會上就阿富汗混亂的撤軍等問題作證


奧斯汀、米利、麥肯齊將在參議院聽證會上就阿富汗混亂的撤軍等問題作證


【美南新聞泉深】美國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汀、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克·米利將軍和美國中央司令部司令肯尼思·麥肯齊將軍將于周叁上午在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作證,預計將面臨雙方立法者的拷問拜登政府混亂地從阿富汗撤軍等問題。



聽證會是在拜登政府于2001 年 9 月 11 日恐怖襲擊事件發生後在阿富汗駐紮了 20 年之後,在8 月 31 日從阿富汗撤出所有美國軍事資産之後近一個月舉行。

預計高級軍事官員將就許多因素提出問題——包括他們的撤軍計劃、從該國撤離美國人和阿富汗盟友的計劃,以及 8 月 26 日喀布爾哈米德卡爾紮伊國際機場外發生的自殺式爆炸事件。

爆炸奪走了 13 名美國軍人的生命,其中包括 11 名海軍陸戰隊員、一名海軍戰士和一名陸軍士兵,另有 18 名美國軍人受傷。爆炸還造成 150 多名平民死亡。



隨著拜登政府開始撤出軍事資産,阿富汗各地的省會城市開始落入塔利班手中。到 8 月中旬,塔利班控制了阿富汗叁分之二的地區。當美國于 8 月 31 日從該國撤出所有美軍時,喀布爾也已淪陷于塔利班之手。 8 月中旬,美國情報評估預測首都可能在 90 天內落入塔利班手中。

奧斯汀、米利和麥肯齊也可能面臨美國 8 月 29 日針對 ISIS-K 恐怖分子在喀布爾進行的拙劣無人機襲擊的質疑。五角大樓後來承認,不太可能有任何 ISIS-K 成員在無人機襲擊中喪生,而是導致了多名平民傷亡,包括 7 名兒童。

旨在針對 ISIS-K 特工的無人機襲擊導致一名援助人員及其多達 9 名家庭成員死亡,其中包括 7 名兒童。根據美國官員的說法,該車輛的襲擊發生在導致 13 名美國軍人喪生的自殺式炸彈襲擊之後,該襲擊之前被美軍認爲是包括炸彈在內的威脅,由 ISIS-K 武裝分子操作。

在五角大樓承認之前,米利爲這次無人機空襲辯護是“正義的”,但後來又變換腔調將其描述爲“可怕的戰爭悲劇”,並表示五角大樓“致力于對這一事件完全透明”,但沒有表明誰爲這件事負責。



撤軍于 8 月 31 日結束,拜登政府官員承認將 100 多名美國公民抛在後面。不過,拜登表示,他們在阿富汗的任務已經從軍事任務轉變爲外交任務,有些官員表示他們正在與塔利班合作,以確保這些美國人和美國簽證持有者以及一些阿富汗盟友的安全通行,撤離該國。

自撤軍以來,奧斯汀和其他高級軍事官員承認,如果阿富汗沒有駐地部隊,“毫無疑問”將“更難”識別和應對來自該地區的恐怖威脅。

奧斯汀說,官員們“致力于確保不允許這種威脅發展……這可能會給我們的國家帶來重大挑戰。”



本月早些時候,奧斯汀表示,美國“有可能”與塔利班合作,在阿富汗打擊 ISIS-K。

另外,米利預計將面臨有關《華盛頓郵報》記者鮑勃·伍德沃德和羅伯特·科斯塔合作出版的新書《危險》中發表的米利無授權秘密打電話通報中國的判國問題。

本月早些時候公開的這些指控稱,米利在特朗普執政期間曾兩次秘密打電話給他的中國同行、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李作成將軍。該書稱,這些電話發生在 2020 年總統大選之前,即 2020 年 10 月 30 日,然後是 2021 年 1 月 6 日國會暴動兩天後。

該書稱,米利在查看情報後聯系了李,這些情報表明中國官員認爲美國正計劃在南海軍事演習期間對中國發動襲擊。這本書的作者還聲稱,米利第二次聯系李,向他保證美國不會做出任何形式的襲擊或以任何形式攻擊中國。正如米利向中國承諾的那樣,“我們是 100% 穩定的,一切都很好,但民主可以有時馬虎。”他的言外之意,總統選舉可以馬馬虎虎。

米利的發言人戴夫·巴特勒上校爲會談辯護,稱會談對“緩解緊張局勢”和“避免意外後果或沖突”至關重要,並堅持認爲這些電話是與高級國防官員協調的。

巴特勒本月早些時候表示:“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定期與世界各地的國防部長進行溝通,包括與中國和俄羅斯。這些對話對于增進對美國國家安全利益的相互理解、緩解緊張局勢、提供清晰度和避免意外後果或沖突仍然至關重要,”

巴特勒說,米利“在 10 月和 1 月與中國和其他國家的通話符合這些職責和責任,傳達了以保持戰略穩定的保證。”

巴特勒說:“主席給他的同行的所有電話,包括那些被報道的電話,都配備了人員,並與國防部和跨機構進行了協調和溝通。”

特朗普代理國防部長米勒說他“沒有”授權米利給中國打電話,說他越權應該立即辭職。



巴特勒繼續說道:“此外,作爲總統和國防部長的高級軍事顧問,米利將軍經常與各軍種的軍事領導人舉行會議,以確保所有領導人都了解當前的問題。”“ 鑒于媒體對核武器的報道,米利關于核武器協議的會議是爲了提醒五角大樓的軍事領導人,該程序已經建立了很久。”

巴特勒補充說:“米利將軍繼續按照文職控制軍隊的合法傳統和他對憲法的宣誓,在其職權範圍內采取行動和提供建議。”但這兩次通話並沒有通過文職官員授權。

消息曝光後,米利面臨辭職的呼聲,但拜登總統曾表示,他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充滿信心。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