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美國限制華爲使用設計軟件和技術,沒有鍋,華爲如何做飯?


美國限制華爲使用設計軟件和技術,沒有鍋,華爲如何做飯?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2020年5月15日,美國商務部出台了針對華爲出口管制的新規,新規明確指出,只要是華爲及海思設計的産品,在設計生産過程中,使用了美國商務控制清單所列的軟件和技術,就要受到美國的出口管制。

 5月18日,華爲輪值董事長郭平在華爲全球分析師大會表示:“美國商務部升級對華爲的限制,華爲業務將不可避免受到巨大的影響。過去一年的磨煉,華爲被錘煉得皮糙肉厚,我們有信心能找到解決方案。”



這一年多過去了,華爲到底有哪些進步?還有哪些不足?能否承受美國這一致命打擊?

實際上,從2G到5G,華通信設備整體上實現了從追趕到引領的轉變。這一轉變,嚴重依賴美國設計軟件和技術。

在5G專利方面,華爲已經是目前全球專利數量最多的公司。在2020年初,華爲是3147項,全球第2的叁星是2795項。華爲已經能生産不含美國零部件的5G基站。

專利再多有何用,專利必須轉化爲生産力,即生産出高科技的通訊設備和設施,才能成爲一個國家經濟實力和工業技術的重要標志。

因此華爲有嚴重的隱患,芯片、系統難題沒有完全解決。但正像華爲說的,這次美國的措施,華爲業務將不可避免地會受到巨大的影響。

芯片

芯片主要包括:設計、制造、封裝和測試。

現在華爲被“卡脖子”的主要是缺少工具,沒有生産工具,麒麟990芯片,巴龍卓越5G只是紙上談兵。



在芯片設計中,必須用到EDA軟件,進行IC設計、電路板設計布線、驗證和仿真、測試等。目前華爲沒有其他軟件可以替代。

EDA(Electronic design automation,EDA)軟件被叫做“電子工業之母”。但EDA軟件現在占據主導地位的有叁家公司:分別是美國的Synopsys、美國Cadence和德國西門子旗下的Mentor Graphics,而Mentor Graphics的總部位于美國俄勒岡州,實際上就是美國公司。這叁家公司占據了中國市場份額的95%。


EDA軟件也有國産,但是技術還比較落後,還達不到高科産品的設計要求,難于勝任高科技産品的設計。

這次美國下手之狠,就在于,不光華爲不能用美國公司的EDA軟件來設計芯片,世界上任何一家公司只要用了美國軟件,都不能賣産品給華爲,讓華爲斷糧。

盡管華爲采取某些方式比如用現有的EDA軟件或國産落後的EDA軟件過了設計關,但制造芯片也不容易,制造芯片是中國現在重要的短板。

芯片制造工藝包括光刻、刻蝕、離子注入、薄膜生長、抛光、金屬化、擴散、氧化等等。

中國缺少的還是工具。這些工藝需要200多種關鍵制造裝備,比如,光刻機、刻蝕機、清洗機等等,這些中國都沒有,有錢也買不到。在這些領域,美國也有重要的話語權。

此外,華爲也還面對操作系統的挑戰。

華爲現在手機用的安卓系統只是谷歌開源軟件,是最基礎的軟件,但華爲在安卓上運行的“Gmail”“谷歌搜索”“YouTube”等軟件,卻是美國限制的對象。華爲手機以前在國外很受歡迎,但如果沒有這些國外的熱門軟件,會嚴重影響用戶的使用體驗。打個比方,就像你拿到一部手機,用不了推特、臉書、微信、微博,裝不上Quickpay 、淘寶,收索不了網站,找不到信息,你會覺得像拿了一塊磚。

操作系統是華爲現在面臨的另一個核心問題。華爲現在正在加緊研發獨自的“鴻蒙”操作系統,目前還沒有展示。問題是,手機應用是一個巨大的生態,解決了看視頻、上社交網站、網購,還有大量的人需要美圖、聽歌……甚至是更多軟件需求。

要知道,安卓、IOS 在全球有千千萬萬大大小小公司,無數的工程師在爲用戶開發軟件。這不是一家公司、幾家公司就能完成的,要聯合完成。

華爲要擁有信息技術上的“核武器”

從去年開始,在華爲受到美方管制後,就有意作好准備,增長了備貨。有數據顯示,2019年華爲存貨超過1600億元,同比大幅增長73%,占當期的資産比例達到19.68%,今年一季度存貨占資産的比例更是進一步提升到22.6%,有了備貨,華爲短期正常運轉沒有問題。

但萬萬沒有想到,今年5月,美國在設計軟件上發難,擊中華爲的命門,面臨著生死存亡的挑戰。沒有鍋,如何做飯?

現在是華爲要聯合國內各條戰線,搞一套全新的國産高科技通訊産品的時候了,要獨立自主,自力更生徹底擺脫美國的管控。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美南新聞的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