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政治分析師:不要上民調共和黨人因特朗普而分裂的當


政治分析師:不要上民調共和黨人因特朗普而分裂的當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美國總統特朗普在Covid-19上的表演以及他對《黑命貴》抗議的回應之後,有媒體民調和許多人猜測共和黨人可能最終願意與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分道揚镳。

普林斯頓大學曆史與公共事務教授、政治分析師朱利安·澤利澤(Julian Zelizer)是即將出版的《燒毀衆議院:紐特·金裏奇議長的倒台和新共和黨的崛起》(Burning Down the House: Newt Gingrich, the Fall of a Speaker, and the Rise of the New Republican Party)專著作者。他6月14日在推特發表了共和黨與特朗普的評論性觀點:“不,共和黨人對特朗普總統沒有分歧。 共和黨團結在一起。媒體是時間停止重複猜測了。”



朱利安指出這部戲被大大誇大了。阿拉斯加參議員麗莎·默科夫斯基(Lisa Murkowski)告訴記者,她正在“努力”弄清楚11月的投票方式。當科林·鮑威爾宣布將支持喬·拜登和前總統喬治·W·布什透露他將不支持特朗普時, 《紐約時報》的記者稱,越來越多的共和黨人正在辯論這種分裂要走多遠。



關于內鬥和GOP中可能出現“轉折點”的猜測永無止境。這是一部從未發生過的戲劇,但新聞界喜歡不斷追隨。

這種爭論需要停止。共和黨人與特朗普總統之間存在重大裂痕的觀點只是掩蓋了現代政黨的特征。共和黨人四年前提名並選舉特朗普爲總統,他們站在他身邊,即使在最艱難的時期也這樣做。 2017年白人至上主義者在夏洛茨維爾舉行遊行之後,甚至他最近對明尼阿波利斯警方殺害喬治·弗洛伊德的大規模遊行作出的強硬回應,都沒有動搖這一切。

當我們看特朗普總統時,我們親眼目睹了現代政黨。關于內部分裂的故事掩蓋了這一基本現實,並表明民主黨之外的選擇比實際存在的更多。

當特朗普譴責那些想要推翻聯幫紀念碑的人並把治理工作視爲叁流真人秀時,他代表了共和黨。當他援引前總統理查德·尼克松和保守派民主黨人喬治·華萊士和弗蘭克·裏佐在喊“法律與秩序”以回應民權抗議時,或者在推特上說“搶劫開始時,槍擊事件就開始了”,他實際在爲共和黨代言。 

特朗普總統的故事一直是關于他在黨內的舒適度的故事。在他任期內,民意調查顯示,無論他采取什麽行動,共和黨選民中的總統都得到了堅定的支持。總的來說,國會共和黨人在任何時候都支持他,保護他免受調查,並在大多數問題上繼續對黨的路線進行投票。當然,像緬因州參議員蘇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一樣出現搖擺姿勢,但這是他們所有態度的總和的一部分。

參議員羅姆尼的傳奇故事捕捉黨派的走向。在2016年發起永遠不選特郎普(#nevertrump)“運動”之後,但羅姆尼早些時候最終與總統站在一起。最近,他因支持特朗普而受到贊譽,盡管他當之無愧,但實際上降低了門檻。羅姆尼參議員是在總統的彈劾案中唯一因使用外交政策幫助其再次當選而被定罪的共和黨人。當頭條新聞看到羅姆尼與民權示威者遊行,抗議警察的野蠻行徑時,那一刻表明共和黨某些人與這一社會正義基本呼籲相距甚遠。



總統最現實的評估來自喬治·康威,他是真正的保守派,娶了總統顧問凱利琳·康威,他對特朗普非常了解。康威已啓動林肯計劃,並發布有關總統和整個共和黨的激烈廣告。他一直抨擊前同事,建議他們可以與橢圓形辦公室的人保持距離。

這些陳詞濫調意在掩蓋選民在11月真正面對的選擇,即一個全心投入特朗普主義的政黨與另一個沒有參加特朗普主義的政黨。每個美國人都可以自由決定在接下來的四年中他們會選擇誰,但是沒有人幻想桌上有其他選擇。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