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南新聞成立40週年
新聞 / 今日要聞

Covid-19對心臟的影響?兩項新研究表明“情況複雜”


Covid-19對心臟的影響?兩項新研究表明“情況複雜”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自從冠狀病毒大流行開始以來,已經出現證據表明Covid-19對其它器官的損害程度超過肺部。

由新型冠狀病毒引起的疾病可損害身體的其他器官(包括心臟)。周一在《 JAMA Cardiology》雜志上發表的兩項獨立研究,提供了更多關于從感染中恢複過來的人群和感染後的死者中,發現Covid-19 可能長期影響心臟的健康。

紐約大學女性心臟計劃醫學主任、女性健康策略高級顧問、心臟病專家妮卡·戈德伯格博士(Dr. Nieca Goldberg)說:“幾個月來,我們已經知道Covid-19不僅是呼吸道感染,而且是多系統感染。”



“心臟受損可能是由于感染和炎症反應直接累及了心肌。這可能是由于形成的血凝塊引起了動脈阻塞。”

“有時候人們的心律非常快,隨著時間的流逝,它們會削弱心肌,降低心肌功能。因此,在這種感染過程中,有多種方式可能會涉及心臟。”

一項JAMA心臟病學研究發現,在最近從Covid康複的100名成年人中,有78%的人在MRI掃描中顯示出某種類型的心臟受損,而60%的人心臟正在發生炎症。



該研究來自德國法蘭克福大學醫院Covid-19登記處的45至53歲患者。他們是在4月到6月之間招募參加這項研究的。大多數患者(67人)在家中康複,其病情輕重,從無症狀到中度症狀不等。

研究人員使用了心臟MRI成像、血液檢查和心臟組織活檢。 將這些數據與50名健康志願者和57名具有某些潛在健康狀況或危險因素的志願者進行比較。

MRI數據顯示,冠狀病毒感染的人會受到某種程度的心臟損害,而且這種損害與任何先前存在的狀況、感染的嚴重程度、最初診斷的時間或任何與心臟相關的症狀的無關。

在Covid-19患者中,最常見的與心臟相關的異常是心肌發炎或心臟發炎,這可以削弱它的功能。

戈德伯格博士說,這種類型的心肌炎通常是由病毒感染引起的。並補充說,她對這些研究結果並不感到驚訝。

她說:“他們在這項研究中所說的是,您可以通過磁共振成像識別出心肌受累或心臟受累。”

但該研究有一些局限性,需要更多的研究來確定是否會在更大的患者群體(年齡小于18歲的患者以及目前正與冠狀病毒感染作鬥爭的患者)中出現類似的發現,而不僅僅是恢複期患者。

研究人員寫道:“這些發現表明需要對COVID-19引起的的長期心血管後果進行持續調查。”

感染不遵循同一路徑

在另一項JAMA心臟病學研究中包括4月8日至4月18日來自德國的39例屍檢病例的數據。年齡在78至89歲之間的Covid-19陽性患者,研究人員從屍檢中分析了心臟組織。



研究人員發現其中16名患者的心臟組織中有病毒,但未顯示出心肌炎的迹象。 研究人員說,目前尚不清楚這意味著什麽。

研究人員寫道,屍檢病例樣本很小,“年齡大的患者可能影響了結果”。是否要在年輕的患者群體中觀察出類似的發現,需要更多的研究。

戈德伯格說:“我認爲這兩項研究都很重要。”

她說:“很多證據表明,MRI掃描可以幫助診斷由Covid引起的心肌損傷,並在活檢中得到證實。” “屍檢研究向我們展示了一些有趣的東西:您可以發現病毒,但不能發現急性炎症。因此,這種感染不會遵循一條路徑。”

越來越複雜的難題

佐治亞州桑迪斯普林斯市預防心臟診所的創始心髒病專家戴夫·蒙哥馬利博士(Dr. Dave Montgomery)說:“兩項研究都給一個名爲SARS-CoV-2的新型冠狀病毒增加了一個日益複雜的謎題”。



“研究表明,盡管在心肌中發現病毒,但SARS-CoV-2不一定引起心肌炎。換句話說,一個人可以沒有或有輕微的心臟受累症狀。”

他說:“通常,病毒可以進入遠離原始感染部位的器官。SARS-CoV-2在這方面沒有什麽不同。” “不同的是,這種病毒似乎優先影響心臟細胞和周圍細胞。這些研究表明,心髒可以被感染而沒有明顯的迹象。就我個人而言,在我的實踐中,我們已經看到類似的炎症迹象,包括心包積液。”

西北大學Feinberg醫學院的克萊德·延西 (Clyde Yancy)博士和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矶分校的格雷格·福納羅 (Gregg Fonarow)博士周一共同撰寫了一篇社論,並在《 JAMA Cardiology》雜志上發表了兩項新研究。



他們在社論中寫道:“我們看到情況複雜,我們傾向于提出一個新的非常明顯的擔憂,即隨著這種感染的自然史變得更清楚,與COVID-19相關的心肌病和心力衰竭可能會發生。”

他們寫道:“我們不希望引起更多的焦慮,而是要鼓勵其他研究者仔細檢查現有數據,並有前瞻性地收集其他人群的新數據,以證實或反駁這些發現。”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