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美國前國務卿賴斯嘲笑自由主義者假設黑人應該如何思考:“左派問題”


美國前國務卿賴斯嘲笑自由主義者假設黑人應該如何思考:“左派問題”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美國前國務卿賴斯周二表示,“左派問題” 是自由主義者認爲黑人應該怎麽思考。

這位著名的的非裔美國共和黨人在阿斯彭安全論壇(Aspen Security Forum )上說,她認爲美國永遠不會成爲一個真正的色盲社會,但是她希望有一天人們能夠停止這種基于種族的假設。



賴斯在論壇上接受《紐約時報》的彼得·貝克的視頻采訪時說:“我真的不在乎我們是否有色盲,但我想說的是,當您看到一個黑人時,您並沒有對他們的能力、他們是誰的先弄清楚。 順便說一句,自認爲他們想什麽,我認爲是左派問題。” “你看著一個黑人,你認爲你知道他們在想什麽,或者至少認爲自己知道他們應該想什麽。”



賴斯發表上述言論之前,喬·拜登辯稱黑人無法決定爲他自己投票還是爲“不是黑人”的特朗普總統投票。拜登對查拉曼·塔格(Charlamagne Tha God)的言論引起了非裔美國人的強烈反對,他們說,77歲的白人民主黨人拜登傲慢無禮地試圖指令非裔美國人應如何投票。

拜登後來回過頭說,他說自己是個“智者”。

賴斯曾在喬治·W·布什總統政府任職,首先是國家安全顧問。在談到奴隸制的“出生缺陷”時嘲笑左派,她說今天奴隸制仍然對美國的教育、治安和不平等現象産生影響。



賴斯說,必須有廣泛的學校選擇來解決持續的教育空白,這種教育空白常常使貧窮的少數族裔學生無法進入公立學校讀書,而有錢的人則把他們的孩子送到私立學校或轉移到理想的學區。

賴斯說:“我不是你相信可以'承擔系統種族主義'的人,我甚至不知道如何開始。” “我確實認爲您可以接受針對少數族裔的孩子,其中讓大多數孩子落伍的教育系統的影響。我認爲您可以繼續這樣做。但是人們可能不喜歡我的答案。我的答案是:讓我們大範圍地進行選擇學校。”

賴斯還大聲疾呼,支持拆除聯邦的紀念碑並重新命名一些軍事基地。在喬治·弗洛伊德在明尼阿波利斯被警察拘留期間去世後,全國性抗議活動激起了人們的抗爭。她敦促特朗普總統支持一項國防授權法案,該法案將迫使北卡羅萊納州的布拉格堡和德克薩斯州的胡德堡等基地更名。但白宮威脅要否決。

但是賴斯也劃出界線,並表示拆除古迹可能會走得太遠,例如努力拆除華盛頓特區的解放紀念碑,該紀念碑描繪了一個自由的奴隸跪在前總統亞伯拉罕·林肯面前。



賴斯說:“我實際上不知道爲什麽有人要捍衛邦聯和邦聯的古迹。” “我也不知道爲什麽有人要拆除亞伯拉罕·林肯和奴隸的雕像,這實際上是由獲釋的奴隸資助建的。坦率地說,這已經有些失控了,我不想成爲我們正試圖抹殺曆史的蘇聯。”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