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美國最可靠的總統連任指標之一看起來對特朗普預兆不祥


美國最可靠的總統連任指標之一看起來對特朗普預兆不祥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美國總統是否能再次連任的最可預測的指標之一是選舉年第二季度的經濟實力,該指標爲特朗普總統在11月的選舉提供了嚴峻的前景。

由于冠狀病毒大流行的持續存在,特朗普面臨著自大蕭條以來最大的經濟衰退。 經濟一直是特朗普先生最有說服力的論據,因爲經濟對選民很重要,他可以繼續連任,定期吹捧,並且有充分的理由。

白宮頂級經濟顧問拉裏·庫德洛(Larry Kudlow)曾預測第叁季度將是“最大的增長”,並寄希望于第叁季度的強勁複蘇,估計將在11月3日之前的10月29日發布消息。



但一些政治分析人士說,第一季度,尤其是第二季度而不是第叁季度的國內生産總值(GDP)或GDP增長與現任總統能否連任相關。 美國GDP在第二季度以33%的年率下降,是有史以來最大的季度下降。

弗吉尼亞大學政治中心的分析師凱爾·康迪克(Kyle Kondik)說:“有趣的是,它是第二季度的GDP增長,而不是第叁季度……這可能表明人們對經濟和選舉日的看法可能未反映出選舉時當地的實際情況。”



加州大學洛杉矶分校美國政治和公共政策教授林恩·瓦夫雷克(Lynn Vavreck)也認爲,在選舉年中,第二季度而不是第叁季度更爲重要。



她說:“離選舉只有一點點距離,人們無法體驗到這種經曆,並會改變他們在投票選擇方面的想法。” “……他們(選民)必須有這種感覺。因此,如果我們談論的是七月和八月發生的變化,對選票産生影響爲時已晚。”

瓦夫雷克補充說:“實際上,最能預測兩黨投票的是一月至六月的數字,因此,我想說,現任總統目前看來很糟糕。” “ COVID也無濟于事。如果選舉是對特朗普的績效評估,那看起來他的表現不會很好。”

政治學家兼選舉預報員艾倫·阿布拉莫維茨(Alan Abramowitz)的模型還是依靠第二季度的GDP作爲預防連任的指標,這個比其他經濟因素(例如消費者信心或失業率)更好。阿布拉莫維茨使用現代總統選舉模型,涉及總統的支持率和第二季度GDP增長,他的模型可以正確地預測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擔任現任總統的所有11次選舉的獲勝者,而平均預測誤差僅爲27個選舉人票。



阿布拉莫維茨總結說:“根據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的現任總統的競選活動獲勝概率來看,較少支持率和經濟不景氣的總統在白宮連任的可能性很小。”

特朗普競選活動指出,在特朗普總統領導下的大流行之前,經濟強勁,並堅稱他將再次將經濟帶回。

特朗普競選通訊總監蒂姆·默特(Tim Murtaugh)告訴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美國人知道特朗普總統曾經建立了世界上最好的經濟體,而且他計劃第二次再這樣做。” 他接著說:“拜登監督了自大蕭條以來最緩慢的經濟複蘇,現在他說他將至少增加4萬億美元的稅收。這個稅收政策會爲工薪階層增加負擔,我們每天都會進行比較。”



在衰退的經濟中贏得連任的機會很少。自威廉·麥金萊(William McKinley)在其第一任期的後兩年(即100多年前的1900年)經濟不景氣以來,沒有一位總統因經濟衰退連任。

但今年是非常不尋常的一年,GDP的變化可能沒有典型年份那麽重要。阿布拉莫維茨在一篇新文章中建議,冠狀病毒大流行是如此之耗費,以至于選民們可能要求總統對大流行的處理負更多的責任,而不是對經濟狀況負責。在美國政治中,黨派關系已經變得如此複雜與普遍,以至于選民很可能從政黨的角度來看待經濟。

阿布拉莫維茨在弗吉尼亞大學發表的新文章《大流行,愚蠢》中寫道:“現任總統連任第二任期時,選舉在很大程度上是對總統任期的全民公決。”

選民們如何看待總統的記錄(由支持率表示)也影響了阿布拉莫維茨的模型。如果總統的支持率仍持續低下,在10月下旬的不支持率超過支持率15個百分點,那麽他只有9%的機會贏得選舉勝利。

但是,冠狀病毒可能會再次介入選舉,傳統指標可能並不適用。

康迪克說:“今年的經濟指標可能價值不高,因爲盡管這些數字非常糟糕,但確實存在獨特的情況可能使總統免于受到應有的責備。” “此外,過去(和未來)的刺激措施可能會使經濟下滑對至少一些美國人的沖擊有所減弱,否則他們可能會在沒有政府援助的情況下陷入困境。”

由于白宮和民主黨人之間有關擴大失業救濟金和爲美國人提供其他救濟的談判已經破裂,因此其中一些援助現在處于困境。總統試圖以自己的方式采取行政行動,但是他的努力是否能夠實現還有待觀察。

春季,特朗普推動重新開放經濟,認爲保持企業關閉的方法不會比疾病更糟。但是隨著病毒在整個夏季複燃,總統不得不考慮到在某些情況下重新開放導致感染高峰的事實。

康迪克說:“你不能將冠狀病毒與經濟分開。”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