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莉茲·皮克:特朗普總統將在民主黨全國大會中渡過非常愉快的一周


莉茲·皮克:特朗普總統將在民主黨全國大會中渡過非常愉快的一周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莉茲·皮克(Liz Peek)是《福克斯新聞》(Fox News)的撰稿人,也是華爾街主要公司Wertheim&Company的前合夥人。 她曾任《金融時報》專欄作家,爲《國會山》撰稿,並經常爲《福克斯新聞》、《紐約太陽報》和其他出版物撰稿。 以下是她對民主黨全國大會的評論。



民主黨人將從今天(8月17日)晚上到星期四晚上花費4天的時間在線開虛擬全國大會,指責唐納德·特朗普是一個可怕的人。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民主黨人將自己的活動命名爲“團結美國” (Uniting America),如果連自己的政黨都無法團結起來,他們將如何團結美國? 

在接下來的四天內,他們只會對總統特朗普産生仇恨和憤慨,他們認爲特朗普只得到了全國約45%的支持?

民主人士及其在自由媒體中的夥伴將假裝他們的政黨在選票背後熱心統一。 可是他們不是,尤其是年輕的黑人選民,他們不會和喬·拜登站在一起。

總體而言,皮尤(Pew)報告顯示,今年只有42%的民主黨人對候選人“非常”或“相當”滿意,這比希拉裏·克林頓2016年的競選時要低。

這就是爲什麽紐約的火線女議員亞曆山大·奧卡西奧·科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s)徹底震撼了建制民主黨的原因,盡管在大會上,她的追隨者年輕而龐大,但只允許她錄制60秒的預先錄制的聲音。 民主黨的官員被她嚇死了,民主社會主義者可能有充分的理由驚嚇溫和的選民。



民主黨的官員們並沒有讓科特斯發言,而是安排成爲選擇性發言者,例如像前第一夫人米歇爾·奧巴馬和參議員伯尼·桑德斯,以及一些有爭議的人物,例如前總統比爾·克林頓。 也有其它計劃由愛打盹兒的希拉裏·克林頓(我們已經從他們那裏聽到的)、艾爾·格拉、約翰·克裏、麗莎·布朗特·羅切斯特和前代理檢察長薩利·耶茨等組成。

民主黨人欽佩薩利·耶茨,因爲她在特朗普總統任職初期因不服管理而被特朗普解雇,這對民主黨而言算是一個榮譽徽章。



最近,當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問她喬·拜登在2017年橢圓形辦公室會議上是否建議對即將離任的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違反《洛根法》(Logan Act.)進行調查時,她患有失憶症, 回應“我不記得了”可能使她在大會上一舉成名。

消息人士警報:民主黨人並不能真正彌合拜登左派和桑德斯極左派之間的鴻溝。 相反,他們計劃通過花費從現在到星期四晚上的時間來統一黨派,譴責唐納德·特朗普總統是一個可怕的甚至是更糟糕的總統。

那就是他們所擁有的,那就是他們的選民想要的。

皮尤(Pew)最近的一項調查顯示,拜登的支持者中有56%表示,他們之所以投票支持前副總統的首要原因是“他不是特朗普”, 這種情緒不會推動投票率。

同時,拜登宣布加利福尼亞州參議員卡瑪拉·哈裏斯入場,這似乎最好地推動了他推翻特朗普總統的領導。

不過,對民主黨人來說,最大的挑戰是,選舉潮流正在向特朗普方向傾斜。

總統將在民主黨大會的風口浪尖上渡過非常愉快的一周。最重要的是建立了阿聯酋和以色列之間的雙邊關系,具有裏程碑意義。盡管自由派新聞界的不懈努力攻擊,也不能削弱這一成就的重要性。

阿拉伯海灣國家與以色列之間結成聯盟,對伊朗構成了強大的堡壘。伊朗是該地區最危險、最反美的挑釁者。奧巴馬-拜登政府破壞了美國與以色列的關系,以促進對伊朗的無恥宣傳,並假裝哈桑·魯哈尼總統可能會努力使其與美國的關系正常化,而特朗普政府卻加強了美國對猶太國家的支持並開始帶走阿拉伯國家。

特朗普希望巴林和阿曼等其他國家也將與以色列建立外交聯系,突破是一個巨大的外交手段。

上周,COVID發病率下降了4%,失業人數自3月以來首次跌破100萬,這使人們寄希望于病毒的可怕影響開始減弱。

經濟學家稱,住房市場正在加速增長,從6月開始,住房實際零售額增長了0.5%,這表明第叁季度季度環比年度化增幅爲50%。

越來越讓民主黨人感到恐懼的是,該國的經濟恢複速度似乎比病毒關閉所帶來的預期要快。最近的一項調查顯示,媒體試圖破壞這一信息的力量有多強,一會說62%的美國人說經濟不佳,而同時又說有65%的美國人說自己的個人財務狀況良好。

同時,民主黨人仍然對全國範圍內可怕的犯罪浪潮不屑一顧,這一浪潮正驅使居民逃離我們一些最大的城市。民主黨及其自由媒體盟友可能並不在乎掠奪和槍戰的增加,這些掠奪和槍戰使我們的街道和社區變得不安全,這對大多數美國人確實如此,對特朗普總統也是如此。

因此,代表約24,000名官兵的紐約警察慈善協會上周批准了總統的競選連任計劃,工會負責人表示其警員遭到攻擊。他說:“我不記得過去36年中什麽時候另一次工會認可了總統候選人,”並稱贊特朗普總統是“一個強有力的聲音,我們的防禦。”盡管左派民主黨人甚至在明尼阿波利斯這樣犯罪率高的城市裏推動“消減警察費用”。



然後拜登宣布哈裏斯將成爲其競選夥伴,這一選擇充滿了問題,以至于與民主黨人結盟的謹慎團體感到有義務指導媒體報道候選人。

最後,喬·拜登在選民中隱藏了一個星期,只有他的妻子和代言人與捐助者會面,而他又繼續拒絕進行任何有意義的采訪,因爲他擔心他會透露什麽......? 他實際上正在患老年癡呆症,或者還是不敢相信支持伯尼·桑德斯人群的激進議程?

是的,特朗普總統將要度過了愉快的一周,他極有可能會成功連任。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