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第一天,演講者大力吸引黑人選票


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第一天,演講者大力吸引黑人選票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美國黑人的勢力愈來越大,黑人力量越來越強,這是今年美國總統選舉面臨的問題。美國兩個主要政黨都全力以赴地吸引非裔美國人的選票,這在現代記憶中還是第一次。這對黑人有好處,對我們國家也有好處。

爭取黑人選票是民主黨所給予的,但是共和黨大會的第一天晚上表明,兩個競選團隊今年都在追逐這些黑人選票,共和黨爲了吸引長期以來一直代表民主黨最忠實的黑人選民做出了大膽的努力。

這項努力展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黑人發言人名單,這些黑人發言人都在爲共和黨的特朗普總統和民主黨的喬·拜登提供支持。

金·克拉西克(Kim Klacik)是一位充滿活力的年輕共和黨女性,正在競選已故的以利亞·卡明斯(Elijah Cummings)在巴爾的摩的國會席位,她以此語氣定調:“民主黨人控制了我們這座曆史悠久的魅力城市已有50多年了,他們將這個美麗的地方推倒在地,到處都是廢棄的建築物,每個角落的各類型的酒巴、吸毒者和大街上的槍支暴力已成爲許多社區的常態。”



橄榄球巨星赫歇爾·沃克(Herschel Walker)已與特朗普建立了37年的友誼,他說:“ 人們認爲我與種族主義者建立37年的友誼,我認爲這是對我個人的侮辱。” “我在美國南部長大,我已經看到種族主義近在咫尺,我知道誰是種族主義者,他不是唐納德·特朗普。”



隨後的兩位發言人特別有效。 佐治亞州國會終身民主黨人弗農·瓊斯( Vernon Jones)表現出一種邪惡的幽默感,他說,當特朗普“尋求贏得黑人選民時,民主黨領導人發瘋了! 南希·佩洛西和查克·舒默確實要開始在國會大廈周圍戴著肯特布圍巾下跪!”




瓊斯在談到戴姆斯對警察的襲擊時說:“民主黨政客們永遠不會在沒有安全保障的情況下離開家,他們爲什麽放棄對社會工作者的安全保護,讓他們去承受失去生命的風險?這具有諷刺意味嗎?因爲這就是他們想要的!”

來自南卡羅來納州的參議員蒂姆·斯科特(Tim Scott)通過講述自己的人生故事,提供了有力的證據。 他的祖父被迫在小學叁年級時離開學校采摘棉花,但他活了足夠長的時間,活到看到孫子斯科特成爲第一位當選參議員的非裔美國人。 他說:“我們一家人一生從棉花到國會。”



“當然,共和黨的目標並不是獲得多數黑人的選票,目前這是不可能的,因爲在連續的選舉中,無論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是誰,都可以得到90%或更多的選票。”

特朗普四年前只獲得了8%的黑色人選票,今年如果他能將其翻倍,那將是一場地震,這足以讓他贏得選舉。 今年總統極有可能,僅通過競爭選票,就可以切斷一些反特朗普的熱情,並使溫和的白人更輕松地投票支持特朗普。

但是,今年的民主黨尤其脆弱,因爲他們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來吸引市區的選民。 該黨正受到身份政治的困擾,支持“黑命貴”和拜登選出參議員卡瑪拉·哈裏斯作爲競選夥伴,以加強婦女和非白人的投票率。

結果是,拜登拒絕譴責席卷全國城市的暴力行爲,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爲他拒絕呼籲警方嚴厲打擊暴力。他又支持消減警察費用,讓犯罪分子無法無天。反過來,這將使“黑命貴”運動變成馬克思主義和反警察的暴力革命。



在共和黨方面完全不一樣。包括黑人議員在內的一個又一個的人站出來講話,爲警察鼓掌並譴責了暴力事件。

特朗普采取的行動實際上與他就職演說保持一致。然後他談到了美國大部分地區(包括城市)的暴力“大屠殺”,危害全民,並著重于總統促進經濟增長並爲下層階級創造就業機會。

總統獲得了巨大的成就。去年的大部分時間裏,黑人和拉丁美洲裔的失業率創下曆史新低,在經濟階梯的底部和中部,按百分比計算,工資增長通常高于頂部。

簡而言之,特朗普有爲非白人美國人創造就業機會的記錄,任何民主黨人都會爲此感到羞恥。現在,總統正在尋找他們的選民,因爲這場流行病使他的工作變得如此繁重。

大會的第一天晚上還集中在爲總統對打擊COVID-19的記錄進行辯護。隨著死亡人數的增加,民意調查似乎朝向拜登的一邊,但總統采取了更爲嚴肅、同情的態度,同時仍在推動經濟盡快開放,使民意調查的結果逐漸反彈。

我們將在一段時間內尚不能收到民意調查的相關的信息,這在很大程度上要取決于大會的其余部分,尤其是要觀察總統在周四接受總統候選人的演講後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