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美國總統大選前最後一次激辯,特朗普與拜登直面交鋒


美國總統大選前最後一次激辯,特朗普與拜登直面交鋒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與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之間的2020年總統大選的最後辯論于10月22日晚在田納西州納什維爾的一所大學裏進行了面對面的交鋒,兩位候選人在新冠疫情、國家安全、健康照顧、移民、種族和環境等議題上進行了激辯的辯論。在辯論中,特朗普指控拜登參與了他兒子亨特的外國商業往來,當場指責拜登在擔任副總統期間讓兒子亨特在烏克蘭和中國進行了收入頗豐的商業交易。


以下是最終總統辯論的七個關鍵看點。

新冠疫情和疫苗

在新冠疫情議題上,特朗普總統說,面對來自中國的病毒,他很早決定禁止來自中國的旅客進入美國,但受到拜登的指責,說他排外。拜登回應說,在疫情當初,特朗普總統沒有努力爭取派遣美國衛生官員和專家前往武漢調查病毒來源,反而稱贊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應對處理疫情的方式有效和透明。拜登說:“特朗普以前勸告美國人民,不要害怕這種病毒。” “我們將進入一個黑暗的冬天,一個黑暗的冬天。” “對造成如此衆多死亡的任何領導人都不應該繼續擔任美利堅合衆國的總統。” 



特朗普說:“我們不能像拜登一樣將自己鎖在地下室裏,他在疫情期間待在地下室裏,除了嘲笑,什麽也沒幹。”


特朗普聲稱美國正在“轉危爲安”,從全國的疫情進展來看,該病毒正在“消滅”,並宣布疫苗可能“將在數周內出現”。主持人詢問疫苗是否能在數周出現時,總統沒有明確的答複,只是說估計,但明確指出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將有1億疫苗出現。



總統特別提到研發疫苗的強生公司、摩德那公司和輝瑞公司,這些公司的疫苗已顯示出希望,該公司生産冠狀病毒疫苗,將在獲得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批准後立即分發,分發梯隊已經准備就緒。


亨特“電腦門”事件


主持人在辯論中並沒有提出這個問題,但特朗普話鋒一轉,抨擊拜登的“恐怖電子郵件”。特朗普說: “所有電子郵件……可怕的電子郵件,都是您,您和您的家人從國外賺錢的工具。還有喬,當某些事情發生時,您是副總統,這絕對是不允許的。” “我認爲您應該對美國人民作出解釋。”


最近幾天有指控稱,拜登參與了兒子亨特的海外業務往來,甚至涉嫌從這些交易中獲利。 《紐約郵報》上周打破沉默,發表了亨特的“電腦門”電子郵件事件,該郵件顯示拜登的兒子亨特參與了國際商業合作。但是最近幾天,特朗普的律師魯迪·朱利安尼將亨特的筆記本電腦提供給《紐約郵報》和福克斯新聞,電子郵件內有亨特與中國能源公司合作事件,亨特占20%股份,另有10%股份分給“大人物”,文章指出這個大人物指的是喬·拜登。亨特的一位商業夥伴甚至在鏡頭前發表聲明,證明喬·拜登介入了商業活動。《華爾街日報》進一步報道此事,使人們懷疑喬·拜登在亨特·拜登的企業中,特別是在與烏克蘭和中國的商業合作中扮演角色。亨特·拜登的前商業夥伴托尼·鮑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甚至應邀出席了周四的現場辯論。



拜登回答:“我一生中從未從任何外國來源中獲得過一分錢。” 拜登補充說:“我們得知這位總統在中國繳納的稅款是其在美國繳納稅款的50倍,並且在中國擁有秘密的銀行帳戶,在中國開展業務。”


拜登說:“我已經發布了我所有的納稅申報表……我已經有22年的納稅申報表了。” “您還沒有發布過任何一年的納稅申報表……您隱藏了什麽?”


特朗普表示,他在世界各地有幾千個銀行賬戶,他是一個生意人,做生意開銀行賬戶不可避免,但他在競選前的2015年已經關閉了他的所有賬戶,競選總統和任總統期間沒有做過任何生意。他說審計後將發布自己的納稅申報表。盡管多年來他一直在說同樣的話,但尚未這樣做。


特朗普在辯論中對亨特·拜登的國外商業問題施加壓力,堅持 “一切都不道德”。


移民政策和出入境管理


辯論中的另一個有爭議的議題是候選人對移民政策進行爭執。


特朗普針對奧巴馬拜登政府的非法移民 “捉住並釋放” 的政策攻擊了拜登。特朗普指責該政策規定非法移民因在美國被逮捕而被允許在法庭開庭之前自由釋放。保守黨表示,他們允許那些非法移民錯過開庭日期並從法庭消失,又不知道又躲在哪裏,還不去追蹤。


拜登就本屆政府的家庭分居政策抨擊特朗普,該政策在2018年結束之前引起了很大爭議。


拜登談到這項政策時說:“父母……孩子們被從懷裏撕開,他們被分開了……那些孩子是一個人,無處可去。”


特朗普說孩子被照顧的很好,並追問拜登:“誰在美墨邊境建造了籠子,喬?''


特朗普回答時指出,過去四年邊界上許多有爭議的基礎設施是從奧巴馬拜登政府手中接管的。


關于“捉住並釋放”,拜登認爲大多數非法移民沒有收到出庭應訊。特朗普說,他們基本上沒有發出出庭應訊的函件。


特朗普補充說:“那些智商最低的人可能會自願回到法庭。”


拜登再次提出家庭分離政策的痛苦:“您有525個孩子失去了父母,不知道他們將以上帝的名義出現在哪裏。”


關于最低工資


在主持人韋爾克向拜登詢問將最低工資提高到每小時15美元是否會對小企業造成傷害之後,拜登似乎不明白這個問題,也不回答最低工資,並主張進行小企業救助。


拜登問,我們必須通過提高最低工資來幫助我們的小企業嗎?那沒有幫助。


拜登說:“我們也必須救助他們。” “我們現在應該救助這些小型企業。我們有六分之一的企業倒閉了,他們將無法恢複原狀。”


特朗普認爲最低工資的標准不能千篇一律,他說:“應該是各州政府的選擇,因爲阿拉巴馬州不同于紐約,紐約州不同于佛蒙特州。”


拜登回答說:“沒有證據表明,當您提高最低工資時,企業會破産。”


這次交流被認爲是拜登當晚最大的失誤,因爲他最初似乎完全沒想到韋爾克問這個問題,沒有做好准備。此刻還影響了特朗普更大的經濟信息,他的盟友實際上一直在懇求他在競選後期強調經濟問題,這是拜登的短缺。


種族問題


拜登在攻擊特朗普或強調他將成爲什麽樣的總統時提供一線支持,最令人難忘的是他們在種族關系問題上的交鋒。拜登說他將 “關閉病毒,而不是關閉國家”,指出特朗普“應該與南希·佩洛西就冠狀病毒進行談判”,並指出“這家夥是狗哨笛,大小和霧笛一樣大”,意思是特朗普總愛講大話吹噓。


特朗普在闡述自己的競選記錄時說:“我完成了刑事司法改革,監獄改革以及社區發展計劃” “我照顧好黑人大學” “我和林肯總統一樣愛黑人“ “我是這個房間中種族問題最少的人”。


拜登說:“特朗普每一次都爲種族主義的大火加油。” “他從競選活動開始,說他擺脫了那些墨西哥強奸犯。他禁止穆斯林,只因爲他們是穆斯林人。”


國家安全問題


在國家安全議題上,主持人韋爾克問兩位候選人,如果當選,他們會如何要中國付出代價。


過去幾個月來,特朗普一直以“XX病毒”來描述新冠病毒大流行導致美國重大經濟和人員損失,並堅稱中國要爲此付出代價。


拜登說,他會堅持要中國在各個領域尊重國際規則。他說,中國與俄羅斯和伊朗都在幹預美國選舉,上任總統後,他會確保這些國家因此付出代價。

特朗普在回應時說,中國正在支付數十億美元的關稅,因此它已經在付出代價。他沒有提出要中國爲新冠病毒擴散付出代價的新措施。

全球氣候變化

兩位候選人在辯論全球氣候變化的議題時也提到中國。特朗普指責巴黎氣候協定從2030年才開始從對中國的碳排放施加限制,這對美國極不公平。拜登說,如果當選,他會帶領美國重新返回巴黎氣候協定,並要求中國對氣候變化負起責任。

兩位候選人在如何應對中國挑戰時所做的論述因爲各自指責對方在中國有私人利益而變得複雜。

星期四的這次辯論可能是特朗普試圖削弱拜登在全國和多個州民意測驗中領先優勢的最後一次重大機會。拜登在全國範圍的民調中領先特朗普9到10個百分點,在對選舉結果至關重要的“戰場州”裏,民調顯示拜登領先特朗普大約4%到5%。特朗普對這些民調結果不以爲然。他說,在四年前的大選前夕,民調看似也對他不利,但他最終勝出。


(圖片來自網絡,版本權歸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