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巴雷特作爲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第一起案件可能會是決定誰贏得白宮


巴雷特作爲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第一起案件可能會是決定誰贏得白宮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當參議院在10月26日星期一晚上投票確認艾米·康尼·巴雷特進入美國最高法院任大法官時,這正好是選舉日前的一周時間,共和黨和民主黨雙方都將本次總統選舉描述成爲美國曆史上最重要的選舉。



因爲參議院共和黨人很容易獲得足夠的選票(51票)來確認巴雷特,她的上位似乎已成定局。如果巴雷特被確認成爲美國最高法院法官大法官的一員,她作爲最高法院新大法官所接到的第一批案件之一可能會是決定誰贏得白宮。

在選舉日之前以及在持續的冠狀病毒大流行期間,各級法院都飽受與選票有關的案件的困擾,尤其引起了全國的關注。

關鍵戰場州的賓夕法尼亞州的共和黨人希望最高法院裁定是否可以計算選舉日之後收到的選票。由于該州仍有很多爭奪機會,而其20張選舉團的票數可能是美國下一任總統是誰的關鍵,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都對那些遲到的選票進行了巨大的投入。

最高法院大法官在上周一因共和黨的請求以4:4的比例通過了一項辯論,以撤銷州法院的命令,並迫使選舉官員無視11月3日選舉日後收到的缺席選票。如果11月6日前收到選票,將計算在內,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偏左)和他的叁個自由派同事投票表決,決定維持原判,即11月6日前收到的選票有效。

保守派法學家巴雷特有可能要加入法官席位,並給法院以6:3的保守多數,共和黨人希望最高法院做出裁決,取消選舉日之後收到的選票。即使偏左的羅伯茨聯合自由派法官,保守派也可獲得5:4的多數席位。

另一方面,民主黨人譴責巴雷特的確認是特朗普總統的政治行爲,以幫助他維持白宮的競選。特朗普一直在民意測驗中失敗,並且是“選民壓制”的策略(共和黨人在民意測驗不表態,使特朗普的支持率一直低于拜登)。



紐約參議院民主黨領袖查克·舒默周二表示:“由特朗普提名的極右法官提供的另一輪投票可以看出投票權與壓制投票之間的區別。”

在大法官露絲·巴德·金斯伯格逝世僅八天後,特朗普已經暗示了迅速提名巴雷特的一個原因,就是要及時確認她並將她推上最高法院,目的是向最高法院提出任何涉及選舉的法律訴訟。

參議院星期天以51票對48票通過,以限制對最高法院法官艾米·科尼·巴雷特提名的辯論,並決定對周一晚上的確認書進行投票。

兩名共和黨人投票反對結束辯論,分別是緬因州的蘇珊·柯林斯和阿拉斯加州的麗莎·默科夫斯基。 但是,默科夫斯基表示星期一她將投票確認巴雷特。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