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拜登在佛羅裏達州遭受打壓,拉美裔人轉向支持特朗普


拜登在佛羅裏達州遭受打壓,拉美裔人轉向支持特朗普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佛羅裏達州的拉丁美洲裔美國人認爲,今天的民主黨與他們在2008年和2012年支持的政黨完全不同。這暗示在大選前的關鍵時刻,前副總統喬·拜登遭受到拉美裔人的打壓。



盡管在民意調查中,拜登在全國範圍內領先特朗普總統,但與2016年相比,拜登嚴重落後于希拉裏·克林頓在拉美裔社區中的支持。



佛羅裏達州是一個重要的戰場州,拉美裔人占選民的20%,這在佛羅裏達尤其值得關注。這種拉美裔的影響力也會蔓延到占人口總數37.6% 的德克薩斯州,盡管德州是經典的紅色州。記者也咨詢了大休斯頓地區的拉美裔選民,大多數表示支持特朗普。

2016年,希拉裏在佛羅裏達州贏得了拉丁美洲人62%的選票,但仍然失去了陽光狀態。 最近的民意調查顯示,拜登在佛羅裏達州拉美裔的支持率落後于希拉裏,甚至落後高達10個百分點。


這等于從另一面讓許多民主黨人感到困惑:爲什麽拉美裔人因拜登而轉向支持特朗普總統? 如果他們想知道答案,則應該首先提出一個問題,他們中的許多人都要問問自己:2008年奧巴馬的民主黨在哪裏?

今天的民主黨與許多拉丁美洲人在2008年和2012年所支持的民主黨是完全不同。2020年的民主黨對美國的願景可能沒有反映出將他們的移民祖先吸引到這個偉大國家的信念或價值觀。

近年來,民主黨衆議員亞曆山德裏亞·奧卡西奧·科爾特斯退出了該黨,離任其領導職務,以致于沒有爲那些不擁護極端自由主義或社會主義立場的拉丁裔人留出空間。

以前不是這種方式

塞缪爾·羅德裏格斯(Samuel Rodriguez)牧師回憶2007年在芝加哥與時任參議員巴拉克·奧巴馬一起坐著時的情景,當時奧巴馬真誠地想了解美國迅速發展的拉丁美洲人,尤其是福音派社區的利益和關切。



拉丁美洲人幫助奧巴馬贏得了2008年和2012年的勝利,因爲奧巴馬的民主黨認識到拉美裔社區的信仰並非單一的。

拉美裔人從來沒有被一個問題所定義,即使是被認定爲民主黨的拉美裔人,其信仰也往往較爲溫和。

例如,當前的民主黨機構支持消減警察撥款,拉美裔人也願意接受了改革執法的想法,但不能稀釋或損害爲他們的家庭提供安全的必要服務。簡而言之,拉美裔人既要法律正義,也要警察維護社會秩序。

此外,盡管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和他的競選夥伴參議員卡馬裏·哈裏斯都反對特許學校和學校選擇,但拉美裔人渴望教育平等,並認爲所有兒童都應得到最優質的教育。

在某些問題上,拉美裔人實際上比白人更保守。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稱,拉美裔社區是美國選民中最富生命力的社區。

許多拉丁美洲人,尤其是有信仰的人們,例如他們成倍增長的福音派社區,都具有強烈的社會保守價值觀和信仰。

一項研究發現,就每個人的生命尊嚴而言,拉美裔福音派人士比白人福音派人士更傾向于保守,而拉美裔社區發現後期墮胎尤其令人討厭。

您能想象弗吉尼亞州民主黨州長似乎提倡殺死嬰兒時拉丁美洲人的想法嗎?可以說,這個問題是盡管他的推文、評論和移民言論,但這是2016年爲什麽仍有28%的拉美裔選民支持特朗普的主要原因之一。

現在,拜登在2019年回溯了他對《海德修正案》(Hyde Amendment)的支持,他犯了同樣的錯誤。

在最近的大法官確認聽證會上,民主黨人對最高法院大法官艾米·康尼·巴雷特關于人類生命神聖性的個人宗教信仰進行了敵對的抨擊,這對許多拉丁美洲人來說是令人反感的。

根據皮尤研究中心的說法,拉美裔人是美國宗教信仰最高的社區之一,並且是宗教自由和言論自由的堅決支持者,但民主黨始終堅持不懈地消減他們的努力,並未意識到針對的是無數拉美裔家庭,他們認爲他們的信仰成爲他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羅德裏格斯牧師指出,如果拜登真的想在11月3日贏得我們的選票,那麽他需要開始傾聽拉美裔人的真實信念。但是,在他看來,可能已經爲時已晚。



羅德裏格斯牧師提到,拜登本可以選擇一個拉美裔作爲他的競選搭檔,但他沒有。他本可以選擇一個至少能反映出絕大多數拉丁美洲人的價值觀的非拉丁美洲人,但他也沒有。相反,拜登選了國會中最自由派的參議員。是的,根據GovTrack的說法,哈裏斯比參議員伯尼·桑德斯還要左。這樣,他選擇疏遠拉美裔選民。

羅德裏格斯牧師說:“這是他的選擇,不是我們的選擇。”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