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特朗普想再次震驚世界:希望“全國河山一片紅”


特朗普想再次震驚世界:希望“全國河山一片紅”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現在離11月3日大選日僅剩叁天,勝負難于預測,然而特朗普總統有一個通向他連任所需的270張選舉團票的明確途徑,該途徑與他2016年獲得的曆史性的306張選舉團票的壓倒性優勢並無二致。但是特朗普2020年度的目標更大,他想再次震驚世界,創造包括通吃民主黨的加州和紐約州,讓“全國河山一片紅”。



特朗普在德克薩斯州、印第安納州和所有其它可靠的紅色州裏擁有163張選舉團票。2016年,他的勝利之路所遍及的佛羅裏達、俄亥俄州、北卡羅來納州和愛荷華州現在勝券在握。2020年的總統選舉,佐治亞州和亞利桑那州也毫無懸念,再加上緬因州和內布拉斯加州選舉團的選票,使特朗普總統的選舉團票數達到260張,比所需的270張選票的數字僅低10票。



特朗普2016年成爲1988年以來第一位贏得賓夕法尼亞州和密歇根州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他在2016年的勝選震驚了世界。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他是自1984年羅納德·裏根總統連任以來贏得威斯康星州的第一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

賓夕法尼亞州有20張選舉人票,密歇根州有16票,威斯康星州有10票。在這種情況下,總統手拿有把握的260張選舉人票,他只需要贏得這叁個州中的任何一個州就可以穩操勝券。



這還沒有達到目標,總統還在進攻,並在明尼蘇達州、內華達州和新罕布什爾州積極競選活動。2016年他在這些州僅以大約74,000選舉人票的總和的微弱劣勢輸給了希拉裏·克林頓。

特朗普的信心爆棚,希望奪取共和黨近五十年未贏得的明尼蘇達州!這也是1984年裏根總統競選連任時唯一失去的一個民主黨州,特朗普誓言要讓藍州變紅州,創造奇迹!



特朗普總統被遺忘的選民的規模和熱情都在增長,看看他組織的包括加州在內的各州史詩般的集會,人山人海,高聲喧嘩,高聲贊美!民主黨的紐約州和加州的特朗普支持者開著汽車長龍,鳴著汽笛,劃著私人遊艇,揮舞著特朗普大旗,喊著再幹四年,情緒達到瘋狂的地步。 



盡管民意調查顯示喬·拜登領先特朗普高達10個百分點,但拜登在各州的競選集會的支持選民寥寥無幾,屈指可數。拜登講話經常出錯,在講話中又經常受到特朗普支持者稍擾,使拜登的情緒有時失控。民主黨也在全國各地舉行反對特朗普的運動,但規模太小,難于引起衆人的關注。

令民主黨人震驚的因素還有,特朗普總統向非裔美國人和拉了美洲裔社區的選民中大舉進軍,這些原來支持民主黨的大軍現在反過來支持特朗普。即使左派媒體和科技精英對特朗普狂轟亂炸,也難于阻止特朗普總統的連任。



特朗普總統在全國各地奮戰了將近四年之久,他不懈地努力制定了強有力的經濟戰略,吸引了無數投資者來美國投資,創造了大批就業機會,促進經濟的飛速發展。盡管在冠狀病毒大流行期間,美國第叁季度的經濟也增長了33%,這在左派媒體罕見報道。總統的促經濟增長政策創造了幾十年來創紀錄的低失業率。他目前重新開放經濟的動力是創造就業機會,使非裔美國人和拉丁美洲裔家庭能夠有工作收入支付抵押貸款並養育子女。他實施少數民族政策,極大地幫助了非洲裔美國人和拉丁美洲裔美國人的家庭。他制定了合法的移民政策,限制非法移民,嚴厲打擊了犯罪。他嚴格實施法律和秩序,在共和黨執政的州內沒有出現打砸搶燒的暴亂場面。

非洲裔和拉美裔選民完全知道,如果拜登被當選總統,他們的工作和生活方式都將處于危險之中。特朗普總統說過,COVID-19的患者需要治療,我們也提出供各種各樣的治療措施,但拜登通過再次關閉我們的國家而破壞我們的經濟,會比疾病本身更糟糕。

特朗普說:“請相信我,我將繼續爲所有美國人提供安全、繁榮和機會。”

四年前的這個月,我們在《華盛頓郵報》上看到了頭條新聞《唐納德·特朗普的獲勝機會接近于零》(Donald Trump’s chances of winning are approaching zero)。今天,我們看到了類似的標題,例如《紐約時報》上的標題:《拜登滑坡?有些民主黨人忍不住要竊竊私語》(A Biden Landslide? Some Democrats Can’t Help Whispering)。實際情況是,民主黨人也知道誰勝誰負,自己心中有數。




一項調查發現,有62%的人說他們害怕因發表自己的政治觀點而遭到報複,這就是爲什麽秘密投票如此重要的原因。美國人可以秘密投票表決自己的良心,而不必擔心極端主義者擡頭。考慮到這一點,很容易得出結論:2020年選舉的民意測驗可能再次犯錯。

這些民衆的心聲正是特朗普總統所依靠的。總統創造就業機會,實施邊境安全,推薦保守派大法官,重建軍隊,摧毀恐怖集團ISIS,在兩黨刑事司法改革和能源獨立方面信守諾言。

現在,他要求美國人民的以投票的方式獎勵他。

另一方面,拜登和他在左翼媒體中的盟友可恥地將與COVID-19相關的死亡歸咎于特朗普總統。這有雙重效應:講道理的美國人能夠理解,冠狀病毒是在沒有警告的情況下從東方傳過來的,我們的總統迅速采取了行動,采取了一切可以預防和治療的措施,讓普通冠狀病毒患者享受和總統冠狀病毒治療同等療法,政府支付全部費用,釆用一切有效的治療方法,使冠狀病毒死亡率降到最低。

歐洲的冠狀病毒發病率的死亡率超過美國,歐洲人民並沒有指責自己的總統和總理,這樣指責美國總統極不公平。

(本文系泉深原創,轉發必須注明)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