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闻 / 今日要闻

特朗普想再次震惊世界:希望“全国河山一片红”


特朗普想再次震惊世界:希望“全国河山一片红”


【美南新闻记者泉深报道】现在离11月3日大选日仅剩三天,胜负难于预测,然而特朗普总统有一个通向他连任所需的270张选举团票的明确途径,该途径与他2016年获得的历史性的306张选举团票的压倒性优势并无二致。但是特朗普2020年度的目标更大,他想再次震惊世界,创造包括通吃民主党的加州和纽约州,让“全国河山一片红”。



特朗普在德克萨斯州、印第安纳州和所有其它可靠的红色州里拥有163张选举团票。2016年,他的胜利之路所遍及的佛罗里达、俄亥俄州、北卡罗来纳州和爱荷华州现在胜券在握。2020年的总统选举,佐治亚州和亚利桑那州也毫无悬念,再加上缅因州和内布拉斯加州选举团的选票,使特朗普总统的选举团票数达到260张,比所需的270张选票的数字仅低10票。



特朗普2016年成为1988年以来第一位赢得宾夕法尼亚州和密歇根州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他在2016年的胜选震惊了世界。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是自1984年罗纳德·里根总统连任以来赢得威斯康星州的第一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

宾夕法尼亚州有20张选举人票,密歇根州有16票,威斯康星州有10票。在这种情况下,总统手拿有把握的260张选举人票,他只需要赢得这三个州中的任何一个州就可以稳操胜券。



这还没有达到目标,总统还在进攻,并在明尼苏达州、内华达州和新罕布什尔州积极竞选活动。2016年他在这些州仅以大约74,000选举人票的总和的微弱劣势输给了希拉里·克林顿。

特朗普的信心爆棚,希望夺取共和党近五十年未赢得的明尼苏达州!这也是1984年里根总统竞选连任时唯一失去的一个民主党州,特朗普誓言要让蓝州变红州,创造奇迹!



特朗普总统被遗忘的选民的规模和热情都在增长,看看他组织的包括加州在内的各州史诗般的集会,人山人海,高声喧哗,高声赞美!民主党的纽约州和加州的特朗普支持者开着汽车长龙,鸣着汽笛,划着私人游艇,挥舞着特朗普大旗,喊着再干四年,情绪达到疯狂的地步。 



尽管民意调查显示乔·拜登领先特朗普高达10个百分点,但拜登在各州的竞选集会的支持选民寥寥无几,屈指可数。拜登讲话经常出错,在讲话中又经常受到特朗普支持者稍扰,使拜登的情绪有时失控。民主党也在全国各地举行反对特朗普的运动,但规模太小,难于引起众人的关注。

令民主党人震惊的因素还有,特朗普总统向非裔美国人和拉了美洲裔社区的选民中大举进军,这些原来支持民主党的大军现在反过来支持特朗普。即使左派媒体和科技精英对特朗普狂轰乱炸,也难于阻止特朗普总统的连任。



特朗普总统在全国各地奋战了将近四年之久,他不懈地努力制定了强有力的经济战略,吸引了无数投资者来美国投资,创造了大批就业机会,促进经济的飞速发展。尽管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美国第三季度的经济也增长了33%,这在左派媒体罕见报道。总统的促经济增长政策创造了几十年来创纪录的低失业率。他目前重新开放经济的动力是创造就业机会,使非裔美国人和拉丁美洲裔家庭能够有工作收入支付抵押贷款并养育子女。他实施少数民族政策,极大地帮助了非洲裔美国人和拉丁美洲裔美国人的家庭。他制定了合法的移民政策,限制非法移民,严厉打击了犯罪。他严格实施法律和秩序,在共和党执政的州内没有出现打砸抢烧的暴乱场面。

非洲裔和拉美裔选民完全知道,如果拜登被当选总统,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方式都将处于危险之中。特朗普总统说过,COVID-19的患者需要治疗,我们也提出供各种各样的治疗措施,但拜登通过再次关闭我们的国家而破坏我们的经济,会比疾病本身更糟糕。

特朗普说:“请相信我,我将继续为所有美国人提供安全、繁荣和机会。”

四年前的这个月,我们在《华盛顿邮报》上看到了头条新闻《唐纳德·特朗普的获胜机会接近于零》(Donald Trump’s chances of winning are approaching zero)。今天,我们看到了类似的标题,例如《纽约时报》上的标题:《拜登滑坡?有些民主党人忍不住要窃窃私语》(A Biden Landslide? Some Democrats Can’t Help Whispering)。实际情况是,民主党人也知道谁胜谁负,自己心中有数。




一项调查发现,有62%的人说他们害怕因发表自己的政治观点而遭到报复,这就是为什么秘密投票如此重要的原因。美国人可以秘密投票表决自己的良心,而不必担心极端主义者抬头。考虑到这一点,很容易得出结论:2020年选举的民意测验可能再次犯错。

这些民众的心声正是特朗普总统所依靠的。总统创造就业机会,实施边境安全,推荐保守派大法官,重建军队,摧毁恐怖集团ISIS,在两党刑事司法改革和能源独立方面信守诺言。

现在,他要求美国人民的以投票的方式奖励他。

另一方面,拜登和他在左翼媒体中的盟友可耻地将与COVID-19相关的死亡归咎于特朗普总统。这有双重效应:讲道理的美国人能够理解,冠状病毒是在没有警告的情况下从东方传过来的,我们的总统迅速采取了行动,采取了一切可以预防和治疗的措施,让普通冠状病毒患者享受和总统冠状病毒治疗同等疗法,政府支付全部费用,釆用一切有效的治疗方法,使冠状病毒死亡率降到最低。

欧洲的冠状病毒发病率的死亡率超过美国,欧洲人民并没有指责自己的总统和总理,这样指责美国总统极不公平。

(本文系泉深原创,转发必须注明)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