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華爾街日報》評論:喬·拜登也許贏得白宮,但他的政黨和進步思想喪失


《華爾街日報》評論:喬·拜登也許贏得白宮,但他的政黨和進步思想喪失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隨著搖擺州的選票數不斷增加,喬·拜登將有機會獲得下一任總統的寶座。 但是,我們越仔細地檢查全國大選的結果,就越有可能給他的民主黨派,尤其是進步思想帶來失敗。 拜登先生在就職權範圍不僅限于應對COVID-19,而是唐納德·J·特朗普。

拜登先生也許將贏得全民投票,也許他可能會在選舉團獲得微弱的勝利。 從本質上講,他將憑借在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賓夕法尼亞州、佐治亞州和亞利桑那州的領先優勢扭轉特朗普在2016年的勝利,但每個州都沒有大幅差別,而且某些州則開始重新計票。特別朗普競選團隊提出上訴法院,他想擊敗現任總統,這絕非易事。



但是,無論是在選票上還是在全國範圍內看,拜登先生的潛在勝利看上去都非常有限且個人化。 由于公衆對美國的進步議程和願景充滿熱情,大多數新任總統上任後就將盟友席卷國會和州議會。 對于2008年的巴拉克·奧巴馬以及2016年的特朗普先生來說,確實如此。但是,拜登先生卻做不到這一點。

民主黨失去了衆議院席位,放棄了他們在2018年取得的一些郊區收益,同時繼續在農村地區掙紮。完整的選舉結果不會持續數周,但是議長南希·佩洛西可能會發現自己的得票數減少了一半或更多,爲20年以來最低,估計國會發言人的位置也會讓出。



參議院控制權可能由1月5日由佐治亞州的兩個席位産生的決賽席位決定,但共和黨似乎已經爲本黨贏得了50個席位,還有兩個席位大幅度領先,而民主黨贏得了48個席位。民主黨人原本希望讓公衆對特朗普不滿,而特朗普的共和黨卻成爲多數派。共和黨參議院可能會在中間派觀點上與拜登達成妥協,但過去兩年中激進的衆議院議程將再次消失。

考慮到民主黨幾乎擁有所有媒體,硅谷億萬富翁以及所有領先的文化人物和機構來幫助他們,因此這一結果更加令人矚目。甚至商會也爲拜登支付了保護金。民主黨爲某些參議院競選籌集了近1億美元的資金,這是聞所未聞的,而共和黨的支出則是民主黨的叁分之一到二分之一,他們仍然獲得兩個過半的職位,失去一個職位。

在各州中,民主黨也缺乏活力,民主黨在這些州花費大量資金來翻轉立法機構。前總檢察長埃裏克·霍爾德(Eric Holder)將此作爲他的個人計劃,目的是在人口普查最終計數後,在明年爭取國會重新分區的鬥爭中占主導地位,他失敗了。盡管特朗普在花崗岩州失利,但共和黨翻轉了新罕布什爾州的兩個立法機構,共和黨人幾乎在其他任何地方都保護了他們的利益。 

沒有浪潮,當然也沒有授權進行漸進式變革。如果有的話,民主黨和媒體對“轉型”選舉的熱烈期待促使更多選民投票制止選舉。當特朗普在競選活動的最後幾周終于將重點放在經濟和進步議程上時,他的支持者上升了,並在某些地方提振了共和黨。

同時,拜登先生的競選綱領歸結爲他不是唐納德·特朗普,他將在對抗Covid-19方面做得更好,而且他不會奪走您的醫療保健。他的電視廣告很大程度上是傳記人物,與特朗普的人物形成鮮明對比。

拜登先生幾乎沒有提到他的助手與伯尼·桑德斯一起制定的議程,新聞界也幾乎沒有問他。當前副總統在上一次辯論中最終承認要從化石燃料“轉變”經濟時,他自己也不明白,他的競選團隊爭先恐後地讓他將其稀釋掉。



拜登確實有權擊敗Covid-19,推出已在生産中的疫苗,並戴著口罩樹立榜樣。他的任務是不得象特朗普一樣亂叫,不要稱新聞界爲“人民的敵人”,也不要一直使自己成爲關注的焦點。他還受命與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一起在過道上工作。



對于拜登來說,這可能是解放,使他可以控制衆議院佩洛西夫人和參議院民主黨核心小組桑德斯、伊麗莎白·沃倫,但是他將不得不冒著支持他的政治左派的危險,希望他是特洛伊木馬,將帶來新的更激進的多數。

取而代之的是,選民以他們相當大的智慧選出了拜登先生,但他們卻將民主黨及其激進思想抛在後面。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