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與總統寶座失之交臂,專家分析:訴訟結果影響不大...


與總統寶座失之交臂,專家分析:訴訟結果影響不大...


美國總統大選投票結束以後,川普總統的競選團隊對選舉結果産生質疑,並在主要的搖擺州提起訴訟。本台獨家邀請到華府資深律師程紹銘,分析此次大選的公平性與未來可能的發展。


郵寄票、欺詐,應是川普團隊訴訟二大焦點

程紹銘認爲,川普總統競選團隊若要提出訴訟,基本上可以從兩方面著手:一類是郵寄票,也就是在11月3號之前寄出,但是在11月3號之後收到的選票,是否應該被計票。另一類案件是關于選舉當中可能出現的欺詐行爲。


如果這次賓州的郵寄票案件打到美國的最高法院,美國的最高法院判決就面臨一個《憲法》該如何解釋的問題。 《美國憲法》只對國家的框架做出來粗略的規定,對于法律執行中的很多細節存在解釋空間,比如選舉人票的産生和制定,都沒有做明確的規定。


古典派、現代派,如何解釋憲法?

  • 從古典派角度而言,《憲法》和國會根據憲法通過的法律,必須按法律的規定認真地執行。對于郵寄票,這個學派會認爲,既然法律規定選舉在11月3號舉行,那麽所有的選票,應該在11月3號收到。 11月3號以後收到的選票不應該被統計在內。


  • 現代派則認爲,對于憲法的解釋,不但應該依據法律的規定,而且還要了解立法的精神。根據這個學派的觀點,憲法規定了一人一票,如果一個人在11月3號已經完成了投票這一行爲,那麽他的選票叁天之內收並被統計在總的選票之內並不違反憲法精神。


然而,程紹銘認爲,這一決定應該不會影響賓州的選舉結果,原因是大選日之後收到的郵寄選票在六千到八千張之間,而拜登在賓州以四萬叁千票領先川普。即使大選日以後收到的選票不被統計再內,拜登的得票還是遠高于川普的得票。


另一方面,針對選舉當中可能出現的欺詐行爲。各州的州法院應該對選舉欺詐具有管轄權,普遍認知是法院必須認爲原告提出的欺詐行爲是“清晰的,並且令人信服的”。要在法律上達到這一標准,其實並不容易。因此,根據目前的情況,程紹銘認爲川普團隊改變競選結果的可能性並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