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闻 / 今日要闻

与总统宝座失之交臂,专家分析:诉讼结果影响不大...


与总统宝座失之交臂,专家分析:诉讼结果影响不大...


美国总统大选投票结束以后,川普总统的竞选团队对选举结果产生质疑,并在主要的摇摆州提起诉讼。本台独家邀请到华府资深律师程绍铭,分析此次大选的公平性与未来可能的发展。


邮寄票、欺诈,應是川普团队诉讼二大焦點

程绍铭认为,川普总统竞选团队若要提出诉讼,基本上可以从两方面着手:一类是邮寄票,也就是在11月3号之前寄出,但是在11月3号之后收到的选票,是否应该被计票。另一类案件是关于选举当中可能出现的欺诈行为。


如果这次宾州的邮寄票案件打到美国的最高法院,美国的最高法院判决就面临一个《宪法》该如何解释的问题。 《美国宪法》只对国家的框架做出来粗略的规定,对于法律执行中的很多细节存在解释空间,比如选举人票的产生和制定,都没有做明确的规定。


古典派、现代派,如何解释宪法?

  • 从古典派角度而言,《宪法》和国会根据宪法通过的法律,必须按法律的规定认真地执行。对于邮寄票,这个学派会认为,既然法律规定选举在11月3号举行,那么所有的选票,应该在11月3号收到。 11月3号以后收到的选票不应该被统计在内。


  • 现代派则认为,对于宪法的解释,不但应该依据法律的规定,而且还要了解立法的精神。根据这个学派的观点,宪法规定了一人一票,如果一个人在11月3号已经完成了投票这一行为,那么他的选票三天之内收并被统计在总的选票之内并不违反宪法精神。


然而,程紹銘认为,这一决定应该不会影响宾州的选举结果,原因是大选日之后收到的邮寄选票在六千到八千张之间,而拜登在宾州以四万三千票领先川普。即使大选日以后收到的选票不被统计再内,拜登的得票还是远高于川普的得票。


另一方面,针对选举当中可能出现的欺诈行为。各州的州法院应该对选举欺诈具有管辖权,普遍认知是法院必须认为原告提出的欺诈行为是“清晰的,并且令人信服的”。要在法律上达到这一标准,其实并不容易。因此,根据目前的情况,程绍铭认为川普团队改变竞选结果的可能性并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