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中藥只是輔助劑 不要盲目推崇中藥治療新冠肺炎


中藥只是輔助劑  不要盲目推崇中藥治療新冠肺炎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中國官方媒體中新社2月14日報道說,中國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中醫科學院院長黃璐琦在武漢的一場新冠肺炎疫情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目前湖北地區確診病例中醫藥參與率達75%以上,且病人滿意度高。


報道還說,第叁支國家中醫醫療隊正式進駐武漢江夏方艙醫院,並且開始接受患者。這是目前由國家中醫醫療隊全面接管的第一家方艙醫院。首家中醫藥方艙醫院由中國工程院院士、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張伯禮擔任總顧問,北京中醫醫院院長劉清泉任院長。


報道援引張伯禮的話,介紹了這家醫院的四大特點:一是由中醫藥醫護人員整體接管;二是所有患者保證用上中藥湯劑;叁是該院配備中藥配方顆粒調劑車,實現因人施方;四是體現中醫綜合治療方法,“運用針灸、按摩、灸療、太極、八段錦等中醫特色療法”。


目前世界尚缺乏可靠的科學數據,包括吉利德的瑞德西韋,在武漢疫區已經試用十余天,仍缺乏瑞德西韋治療新冠肺炎的大數據,估計希望渺茫。因此激發民族情節,又把治療新冠肺炎的熱點轉移到祖傳的中國傳統的中藥,引發新一輪關于中醫藥可救新冠肺炎病人的命,不可依賴現代西醫的民族主義熱情。

北京一位網友在微信朋友圈上說:“中國幸虧有中醫救命,有老祖宗留下的方法,保中國走出苦難。否則真就完蛋了……”


更有社交媒體發帖說:“紅頭文件來了!艾灸介入幹預新冠病毒肺炎!響應國家號召灸起來!”這則消息說,2月8日,中國針灸學會發布了一份紅頭文件:《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針灸幹預的指導意見(第一版)》。


曾經擔任美國食品與藥物管理局(FDA)資深臨床評審專家方國棟醫生說:“目前只是有人說用了中藥, 某個病人‘好轉了’。我們必須要問,這個病人是不是只用了中藥而沒有用包括現代醫藥在內的其它治療?回答可能是用了多種藥物和多種治療。” 


方國棟表示,從目前的病人統計資料來看,至少是對重症新冠病毒肺炎病人,不可能單獨用中醫藥治療。他說:“中醫藥能否治療新冠病毒肺炎這個問題,將會在未來的若幹時候、若幹階段得到謹慎的評估。” 


早在2月初,就有媒體援引中科院上海藥物所專家的話說,研究人員初步發現,中成藥雙黃連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狀病毒,消息在刹那間引發民衆連夜瘋搶雙黃連口服液,許多沒有感染症狀的民衆以爲可以預防,也想方設法買來服用。 隨後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張伯禮出面解釋道,雙黃連只是體外藥理學試驗發現對病毒有抑制作用(估計體外對大部分病毒都有抑制作用),但沒有用于臨床,對臨床治療療效未做評估,不主張沒有得病的人用它來預防,因此,搶購“雙黃連”的風潮才得以平息。


經曆過“薩斯病”疫情(中國稱“非典”)的人們或許還記得,2003年4月,中國中醫藥管理局及“防治非典指揮部”給出以板藍根爲配方的預防處方,並稱對治療“非典”有療效,引發一場板藍根搶購風潮。並且還發生過中小學服用包括板藍根在內的中草藥,導致大批學生草藥中毒的事件。

 

美國馬裏蘭大學醫學院的張英華醫生也表示,中藥不能直接對抗病毒,只能用于輔助和支持治療。只有在病人通過西醫治療,進入恢複階段時,加入中藥調理可能會有效果。如果病人已經出現肺炎和呼籲困難這樣的急性發作期,中藥治療是很難有效果的。張英華醫生說:“在病人感染新冠病毒初期,還沒有很明顯的肺部感染症狀時,適當使用中藥輔助治療是可以的。”


另據中國媒體報道,2月17日,中國第一例接受血漿治療的患者已經出院,是一名30多歲的女性患者。 這種可能性全存在的,因爲感染新冠病毒後,激發機體的免疫反應,産生對拉病毒的抗體,靠抗原抗體結合激活補體殺死病毒。兩這種免疫細胞會持續産生抗體,分泌在血漿內,收集痊愈者的血漿再輸入感染患者,完全有可能殺死病毒,除非病毒不斷變異或患者本身有免疫缺陷。


研究顯示,2019新冠病毒與17年前薩斯病毒的同源性高達70% 至80%;但是17年前的“板藍根事件”和不久前的“雙黃連事件”幾乎如出一轍。這不能不引起中醫藥界某些專家的高度警覺,切不可利用抗擊全球疫情過程中,試圖采用中藥或中藥配方來治療新冠肺炎病人,提升或重新奠定自己的中醫地位,可能會適得其反,留下罵名。


在中國武漢爆發的2019新冠病毒疫情,目前已經造成全球至少71,000人感染,還有7000多疑似病人,至少1,772人死亡。其中絕大部分死亡病例在使用中藥的中國。美國已經有至少15例確診病例,尚沒有死亡病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