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新冠病毒沖擊休斯敦牲畜和牛仔競技表演市場


新冠病毒沖擊休斯敦牲畜和牛仔競技表演市場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3月3日是爲期叁周的休斯敦牲畜和牛仔競技表演(Houston Livestock Show & Rodeo) 的第一天,全美各地的遊客將會先後達到NRG公園觀看表演和比賽,但是正值新冠病毒的傳染期間,和往年相比,今年各個場地上人煙稀少,缺少了夕日的熙熙攘攘,沒有人戴上防護性口罩,也沒有看到地上散落的口罩或洗手液瓶的迹象。入口處的工作人員也輕松自在,感覺沒有事幹閑聊。樂隊歌手演唱也吸引不了聽衆,甚至有魔術師在台上表演,台下只有幾個觀衆,還高呼走近點、再近點爲他拍照。



牛仔競技表演組織者將竭盡全力以確保每年吸引大約250萬觀衆參加休斯敦的這一盛大節日不會成爲呼吸系統疾病爆發的現場。但從第一天到訪觀衆的數量上看,休斯敦牲畜和牛仔競技表演賽也難于免除對新冠病毒的擔憂,今年250萬觀衆恐怕難于實現。

牛仔競技國際委員會主席布雷特·薩弗(Brett Sarver)說:“牛仔競技是最重要的,我可以告訴你很多事情。” 他指出:“在過去的幾年中,牛仔競技隊爲國際賓客提供開放容器的爆米花和花生以及預澆注的汽水,但由于對新型冠狀病毒的恐慌,所有這些汽水都已停止。”薩弗說:“我們有用醋噴灑的瓶子,據認爲醋比Lysol或Clorox更容易殺滅病毒。” “過去兩周我們開會,發電子郵件,開電話會議,我們正在盡力防止新冠病毒的傳染,但仍歡迎所有客人。”



遊客包括來自愛爾蘭蒂珀雷裏(Tipperary) 的蘇珊·伯克(Susan Burke),她的女兒和孫子是在休斯敦參加牛仔競技表演的參賽人。蘇珊剛在大美國寵物農場(Great American Petting Farm)洗了手,這是牛仔競技場上的一個主要景點,參與者可以在那裏摸一摸農場動物固定裝置。



在冠狀病毒爆發後,蘇珊並不太擔心國際旅行。當她到達布什國際機場時,所有的接待儀式都被消除了,她發現沒有人對國際入境者進行可能的感染篩查。

蘇珊說:“我們從愛爾蘭飛到英格蘭,然後再飛到休斯敦。” “世界上數十億人,您希望他們做什麽?停下來嗎?”

但是,並非所有的國際客人都會受到相同的對待。五個國家的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發出的旅行警告下的任何注冊參賽者,將由牛仔競技表演人員通過問卷調查進行篩選(好簡易)。薩弗說,這些國家的參賽者很可能已經在德克薩斯州了。

“他們顯示的是50/50,”薩弗說。 “我們正在篩選他們,如果他們出現問題的話。”

盡管德克薩斯州僅記錄了少數感染者,但節日遊客對全球病毒恐慌的意識有所提高。截至周一,德克薩斯州共有11例確診的新冠狀病毒或COVID-19病例;所有人都在國外感染了這種疾病,並在聖安東尼奧的拉克蘭空軍基地進行了隔離。

大美國寵物農場的行政協調員帕梅拉·賈格(Pamela Jaeger)說:“人們對它的興趣並沒有明顯減弱,但她必須確保事先對動物進行了修飾和沐浴。” “冠狀病毒不是動物産生的,因此不必擔心。” “我還沒聽到這樣的消息。”



新布朗福煙熏房的一名經理埃裏克·明尼克(Eric Minnick)設立在一個戶外美食廣場,該餐廳的工作人員洗手的頻率更高,但是當被問到是否擔心自己感染病毒時,他聳了聳肩。

明尼克說:“我想,我不(擔心)任何其他疾病。”

西耶娜種植園(Sienna Plantation)幼兒學校Kids'R'Kids的課程協調員朱莉•特拉布(Julie Trabue)監視了她的一群大約2至4歲和5歲的孩子,他們在牛仔競技場的一個露天美食廣場裏吃午餐。特拉布說,她的實地考察的陪伴人員都將竭盡全力,以確保孩子們盡可能地衛生。


“我們爲每個孩子帶來了自己的水壺。我們帶來了額外的洗手液。我們確保行程中大約有四到五個停靠點,我們要洗手。”特拉布說。 “但是我們也做了家庭作業,我們繼續閱讀。我知道牛仔競技表演出了一些關于設置更多手動消毒站的事情。”


此外,在寵物動物園和騎小馬的地方附近有洗手站,而在農場上的樂趣和Mutton Bustin’附近有戶外洗手站。




洗手間裏也有洗手的說明,牲畜停放區附近增加了額外的告示牌,提醒客人洗手。鼓勵客人在飲食前,觸摸動物或周圍環境中的任何東西後洗手。

官方網站上已添加了一個頁面,該頁面提供有關訪問牛仔競技場的健康提示,以及指向休斯敦衛生署和CDC網站上有關冠狀病毒的網站的鏈接。
周二早些時候的人流量主要限于學校團體。從成群結隊的大美國寵物農場,擁抱小山羊和羔羊,撫摸小牛的孩子們來看,很明顯,任何對病毒的關注並沒有削弱他們的年輕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