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新冠病毒席卷印度 專家表示感染病例遠超5億 死亡人數尚未無法確定


新冠病毒席卷印度  專家表示感染病例遠超5億   死亡人數尚未無法確定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自去年開始新冠病毒大流行以來,印度是世界上最嚴重的持續性新冠病毒疫情爆發的地區。印度已經報道有超過1千7百60萬(17,600,000)確診病例,但是專家擔心,實際感染數字可能會高出30倍,這意味著印度超過5億人(more than half billion) 感染新冠病毒。

印度的衛生工作者和科學家長期以來一直警告說,由于多種原因,新冠病毒感染和相關死亡的報告嚴重不足,其中包括基礎設施差,人爲錯誤和檢測水平低。



從那以後,有些事情發生了變化,例如,在第一波浪潮過後,測試就大大增加了。但是,現在席卷印度的第二波浪潮的真實程度可能比官方所暗示的數字要糟糕得多。

新德裏疾病動力學、經濟和政策中心主任拉馬南·拉克斯米納拉揚(Ramanan Laxminarayan)說:“衆所周知,病例數和死亡率都是低估的,而且一直如此。”



他說:“去年,我們估計大約有30例感染病例中只有一例是通過檢測發現的,因此報告的病例嚴重低估了真正的感染人數。” “這次,死亡率數字可能被嚴重低估了,而我們在實地看到的死亡人數要比官方報道的要多得多。”

隨著第一波浪潮在去年9月開始消退,政府指出其低死亡率是成功處理疫情的標志,並支持其取消某些限制的決定。據去年8月份的新聞稿稱,總理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在慶祝低數字的同時,也提高了“人民的信心”,並預測“整個國家將在與新冠病毒的戰鬥中取得勝利”。



那場戰鬥仍在進行中。根據華盛頓大學健康指標與評估研究所的預測模型,該國的每日死亡人數現在預計將持續攀升至5月中旬。

預測顯示,每天的死亡人數可能會超過13,000人,這是當前每日死亡人數的四倍多。

拉克斯米納拉揚說:“我認爲沒有任何一個家庭幸免于新冠病毒死亡。” “我能想到的每個家庭都有一個失蹤的人。”

印度沒有足夠的測試

自第一波以來,印度的測試能力已大大提高。世界衛生組織(WHO)首席科學家蘇米亞·斯瓦米納坦 (Soumya Swaminathan)博士說,去年大約這個時候,該國每天的測試人數不到50萬,而現在,“他們每天進行的測試接近200萬次。” 。



她說:“但這還不夠,因爲全國平均陽性率約爲15%,在德裏等一些城市,高達30%或更高。” “這意味著外面有很多人只是因爲測試的能力低,盡管感染了但卻未被發現……我們將在以後才知道真正感染了多少人。”

密歇根大學生物統計學和流行病學教授布拉瑪·穆克吉 (Bhramar Mukherjee) 認爲,測試不足的原因有很多,最明顯的是,無症狀患者-也被稱爲“沉默感染”-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被感染了,因此也永遠得不到檢查。



不同城市和省的病例報告結構也不同,在農村地區進行檢測可能較難,較貧窮的居民可能無法承受進行測試的時間或前往測試中心。

穆克吉說:“所有國家在一定程度上都面臨著准確分類與新冠病毒相關的死亡的問題,但我認爲在印度,這個問題非常嚴重。”

但是血清學調查可以檢測免疫系統中的抗體以表明某人是否已暴露于該病毒,從而爲科學家提供了更好的量度標准,以衡量現實中可能感染了多少人。

世衛組織的斯瓦米納坦說,以前的全國調查表明,這類人員的數量“至少比所報告的人數高20至30倍”。

如果將這一估計數應用于截至周二的最新報告中,印度的總感染人數將超過5.29億例。

印度低估死亡人數

甚至在大流行發生之前,印度就低估了它的死亡人數。

印度公共衛生基礎設施資金不足,這意味著即使在正常時期,全國範圍內只有86%的死亡是在政府系統中登記的。根據社區醫學專家赫曼特·謝瓦德(Hemant Shewade)博士的說法,在所有已記錄的死亡人數中,只有22%的死亡是由醫生證明的正式死亡原因。



印度的大多數人死在家裏或其它地方,而不是在醫院裏死去,所以醫生通常不在場以確定死因-這個問題僅在第二波就加深了,醫院空間不足,無處可去。新冠病毒患者現在越來越多地死在家中、救護車中、候診室和不堪重負的診所中。

截至周二(4月27日),印度報告了近198,000例新冠病毒死亡。然而,穆克吉估計新冠病毒的死亡人數可能被低估了二至五倍,這意味著實際死亡人數可能接近990,000,成爲世界新冠病毒死亡最多的國家。

大量的葬禮、火葬和屍體堆積的數量使人們對過去幾周在許多城市死亡的官方報道表示懷疑。專家說,差異可能部分歸因于患者在接受測試之前死亡,或將非新冠病毒的因素列爲死亡的原因。



穆克吉說:“捕獲新冠病毒死亡的真正挑戰在于,通常將死亡原因指定爲合並症,例如腎髒疾病或心病。” “這就是爲什麽許多國家包括英國和美國在內,進行了新冠病毒超額死亡率計算。”

周一,印度南亞局局長、經濟學家馬克斯·羅登貝克(Max Rodenbeck)說:“上周在德裏,至少爲3000人舉行了葬禮。” “德裏是印度最大的城市,也是最受關注的城市,有一個火葬場,這是公園裏的一塊大土地,正在建造100個新的葬禮堆……德裏以外發生的事情也很可怕。”



病毒在各省之間傳播

密西根大學的穆克吉說,漏報的部分原因可能是印度在第二波浪潮中措手不及。

她說:“如果我們在感染病例和死亡方面擁有更准確的數據,那麽我們當然會做得更充分,也可以預期醫療保健資源的需求。” “(錯誤數據)並不能真正改變事實。這只會使決策者更加難以預測需求。”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