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SpaceX乘龍號太空艙安全地從國際空間站將4名宇航員返回家園


SpaceX乘龍號太空艙安全地從國際空間站將4名宇航員返回家園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美國宇航局(NASA)宇航員乘坐SpaceX乘龍號(Crew Dragon) 太空艙從外層空間站起飛,于周日(5月2日)淩晨通過降落傘降落在墨西哥灣,四名宇航員從創紀錄的國際空間站飛行任務中安全地返回地球。



四名宇航員包括美國宇航局的邁克爾·霍普金斯(Michael Hopkins)、維克多·格洛弗(Victor Glover)、香農·沃克(Shannon Walker)和日本宇航局的宇航員野口幸一(Soichi Noguchi)。他們周五下午登上了“乘龍”號太空艙,整夜都在這艘13英尺寬、完全自主的太空艙中度過。太空艙在進入地球大氣層時進行了一系列的發動機燃燒和機動准備,重新返回地球。



太空艙在美國東部時間周日淩晨2點左右啓動了引擎,切回到地球濃密的內部大氣層,太空艙部署了一系列降落傘以減慢其下降速度,然後于淩晨2時56分在佛羅裏達州巴拿馬市海岸邊降落。



宇航員的安全歸來標志著美國宇航局和SpaceX具有裏程碑意義的乘員1號(Crew-1)任務的結束,該任務創下了太空飛行時間最長的記錄-超過5個月,宇航員是由一架美國制造的航天器發射的。



這是繼8月份SpaceX的展示2號(Demo-2)任務使美國宇航局宇航員羅伯特·貝肯(Robert Behnken)和道格拉斯·赫利(Douglas Hurley)曆史性返回家園之後,SpaceX和美國宇航局第二次合作將宇航員乘坐乘龍號太空艙返回家園。

由于空氣分子摩擦其外部,太空艙變得非常熱,厚厚的隔熱罩可以保護太空艙內部的宇航員。貝肯去年曾將其描述爲回程中最能刺激的部分,他對記者說:“聽起來不像機器,聽起來像動物。 ”

一支救援隊正在等待將“乘龍”船拖出海洋,並迅速行動,因爲波濤洶湧的海浪會導致宇航員嚴重暈船。當霍普金斯在周一的一次遠程新聞發布會上被問到他期待返回家中要吃什麽餐時,他承認,他可能不會喜歡上一頓美餐,但他說:“如果我有胃口,那將是一個好事。”

格洛弗在這項任務中創造了曆史:他首次登上太空,成爲有史以來第一位在國際空間站擔任長期機組人員的黑人。



格洛弗在一次視頻演講中說:“真正使我産生深遠影響的一件事是,我們的太空艙安全進入軌道後,我第一次離開座位,我看著窗外,看到了250英裏以外的地球。”“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刻……那不是風景。這風景讓我感覺到的……地球是令人驚歎的,它是美麗的,它保護了我們,因此我們應該努力保護它。”



在11月發射之前,乘員1號團隊將其乘龍太空艙命名爲“複原力”(Resilience),以紀念美國宇航局和SpaceX團隊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間,行使他們的飛行任務和全球公衆與新冠病毒作鬥爭,以及在乘員1號發射前的幾個月中對種族歧視的普遍評論。

格洛弗說,機組人員在太空中隨身攜帶了“複原力”口頭禅,並指出,他不得不進行一次意想不到的太空行走,以便對空間站的外部進行小規模維修。他說:“複原力是這項業務和探索中最重要的方面之一”。

在2011年美國航天飛機計劃退役後,美國花了將近10年的時間無法將宇航員送入太空,美國宇航局被迫依靠俄羅斯聯盟號飛船將宇航員帶到國際空間站,航天局稱這使宇航員遠離太空,數十億美元的國際空間站的人員不足。 2009年一次有多達13位宇航員在空間站上,這一數字有時幾次降至低至3位,這使進行實驗並幫助維護好空間站的人員減少了。但是,在執行最新的SpaceX任務後,宇航員人數增加到11人。

SpaceX在NASA的“商業船員計劃”下開發了“乘龍”太空艙,該計劃是航天局曆史上的首次,將許多新的人類航天器的設計、開發和測試移交給了私營部門。 NASA分別授予SpaceX和波音固定價格合同,分別價值26億美元和42億美元,以完成這項工作。由于去年一次測試任務中發現了主要軟件問題,波音公司的Starliner航天器的研制工作仍被推遲,但有關官員表示,該運載工具可能在今年准備就緒。

乘員1號宇航員從事的實驗包括對微重力如何影響人體心髒組織的研究。他們還進行了太空行走,以對空間站的外部進行升級和維修,並在研究的基礎上發展到種植蘿蔔,這些研究旨在弄清楚如何種植食物以維持太空探索任務。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