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國際對阿富汗的關注逐漸減少 塔利班仍然像過去一樣殘暴


國際對阿富汗的關注逐漸減少    塔利班仍然像過去一樣殘暴


【美南新聞泉深】從拍攝到數十名阿富汗人緊緊抓住一架美國飛機的外側不顧一切地逃離塔利班統治的那一刻,到最後一名美國士兵離開的那一天,國際上的注意力幾乎完全集中在阿富汗。但到 9 月中旬,也就是塔利班控制喀布爾僅幾周後,曾引起世界關注的阿富汗危機感開始減弱。今天,阿富汗幾乎從每日頭條新聞中消失了。

這可能是塔利班一直在等待的機會。在塔利班重新奪回喀布爾後的最初幾天和幾周內,它重申了其在 2020 年與美國達成的和平協議中做出的承諾,即放棄過去的舊行事方式。塔利班承諾,在新的領導下,曾經受到該組織一些最強硬限制的婦女的權利將得到尊重(盡管在嚴格解釋伊斯蘭教法的範圍內)。只要不違背“國家價值觀”,新聞界就不會被禁止開展工作。那些曾與前阿富汗政府或與美國和其他北約部隊一起工作的人不會受到報複。



當時,當外國軍隊正在撤離阿富汗時,塔利班這樣的承諾是權宜之計——塔利班迫切希望看到這一撤離行動立即完成。塔利班的僞裝也受到美國和其他國家的歡迎,他們似乎相信塔利班可能會被迫信守諾言。

但現在塔利班重新掌權後,國際注意力已經轉移到其它地方,塔利班可以自由地展示其真實的、過于熟悉的色彩:婦女似乎無限期地被勸阻不能重返工作和學校;少數民族面臨迫害和暴力;公開絞刑又回到了阿富汗的中心廣場。

過去幾年阿富汗民選最年輕的市長紮裏法·加法裏 (Zarifa Ghafari )之前已經看到了這一切。盡管在 2001 年美國入侵阿富汗後塔利班倒台時她只有 7 歲,但這位前阿富汗政治家和婦女權利活動家仍然記得塔利班統治下生活的某些方面:塔利班在大型車輛中巡邏,嚴格禁止她上地下英語課(當時嚴格禁止對婦女和女童進行教育),而且家裏的食物也很稀缺。和她那一代的許多其他阿富汗女性一樣,加法裏在過去 20 年裏一直在尋求在塔利班控制阿富汗的五年中無法得到的機會,例如上大學和擔任公職。 2018 年,她被選爲該國最年輕的市長——這一職位爲她贏得了國際贊譽和來自塔利班死亡的威脅。


紮裏法·加法裏 

塔利班的回歸對她的國家或像她這樣的人來說意味著什麽,加法裏從未抱有任何幻想。 她說:“他們從未改變過。”她在德國的新家中告訴記者,喀布爾淪陷後不久她和家人就逃離了那裏。



當然,塔利班沒有改變。盡管它精明的公關運作,但很少有人相信塔利班真的會這樣做。但美國和其他地方的領導人表達了希望,也許是天真,也許是他們的優先事項。如果 2021 年的塔利班如此熱衷于尋求國際合法性,那麽按照邏輯,西方可以對其保持一定程度的影響力,這反過來又可以用來確保阿富汗人的某些基本權利——尤其是女性、社會各界的權利。少數民族和其他弱勢群體——將得到維持。

這個理論沒有實現。在塔利班重新控制阿富汗後的幾個月裏,它一直在穩步恢複到 2001 年之前的狀態。在美軍占領時期,婦女占該國議會的四分之一席位多一點,但現在部長職位的 6.5% 已被塔利班臨時政府完全排除在外。盡管說保證女性仍然可以工作和學習,但許多婦女還沒有被允許回到她們的辦公室和教室。對阿富汗婦女來說,這可能是未來最不祥的征兆,曾經是婦女事務部的大樓被改建爲塔利班的道德警察,重新設立爲宣傳美德和預防罪惡部。

塔利班違背了與婦女權利有關的承諾。根據國際特赦組織最近的一份報告,塔利班自重新掌權以來幾乎未做出任何保證。國際特赦組織的調查結果之一是塔利班正在威脅和恐嚇人權捍衛者和記者,以及他們的家人。雖然阿富汗的大多數記者已經停止工作,但繼續這樣做的人有被逮捕或毆打的風險。針對爲前阿富汗政府工作的人進行報複性襲擊的報道也變得司空見慣。

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阿涅斯·卡拉馬德(Agnès Callamard)說:“塔利班的意識形態框架、極端保守的立場——在過去 20 年裏似乎沒有改變。”“塔利班的僞裝已經消失,現在又變得殘暴,這是一個非常艱難的現實。”


阿涅斯·卡拉馬德

這並不是說美國及其盟友對塔利班失去了控制權。他們對集團中央銀行儲備和國際援助的控制仍然是強大的杠杆。但正像卡拉馬德的預見一樣,這種影響力並不一定被用來優先考慮人權問題。她說: “我擔心國際社會的政治資本被用于要求塔利班不要重新支持基地組織等恐怖組織並試圖阻止大規模移民。”她指出盡管人道主義局勢正在進入惡化議程,它“僅在第叁位”。 (事實上,在本周關于阿富汗的 G20 緊急峰會的宣讀中,白宮指出,拜登總統和他的其他領導人討論了將重點放在反恐努力和確保尋求離開阿富汗的外國國民和阿富汗夥伴安全通行的關鍵必要性。 人道主義援助和促進所有阿富汗人的人權被列爲第叁。)

即使是這種有限的影響力也可能會減弱,尤其是如果俄羅斯和中國尋求對塔利班的幫助。兩國都願意與塔利班接觸——以至于塔利班的一位發言人上個月告訴意大利報紙 La Repubblica,北京將成爲塔利班的“主要投資夥伴”。莫斯科也承諾提供援助,但細節很少。

爲了避免一場大規模的人道主義危機,G20(不包括俄羅斯和中國)本周承認與塔利班合作可能是不可避免的——盡管正如意大利總理兼現任輪值主席馬裏奧·德拉吉(Mario Draghi)澄清時說:“這並不意味著承認他們。”

當記者問加法裏,她認爲國際社會可以爲阿富汗做些什麽時,她敦促世界領導人“在沒有保障人權,尤其是婦女的基本權利的情況下,請不要承認塔利班。

她說:“我不希望世界像 90 年代那樣忘記我們。”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