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冠狀病毒如何爆發?研究人員競相解決遺傳偵探故事


冠狀病毒如何爆發?研究人員競相解決遺傳偵探故事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記者羅伯特·庫茲尼亞(Robert Kuznia)和德魯·格裏芬(Drew Griffin)就新型冠狀病毒爆發釆訪了6位病毒學家關于席卷全球的新型冠狀病毒起源的知識真空爲各種理論提供了肥沃的土壤,從奇幻的、可疑的到得出令人信服的結論。

報道中提到很多猜想:1. 病毒起源于武漢的野生動物海鮮市場;2.這是中國人制造的生物武器,事故發生時,它從實驗室中泄漏出來,就像是精靈從瓶子裏漏了一樣;3.病毒起源于美國,由美國陸軍將該病毒帶到了武漢。





科學家們跨越國際邊界團結起來,譴責民族主義色彩的陰謀論。然而,它們在曾經被廣泛認爲是最有可能的罪魁禍首上存在分歧:即武漢的一個所謂的海鮮市場,那裏的野生動物被關在籠子裏,以寵物或食物的形式出售。據信蝙蝠感染了動物,也許是穿山甲,然後感染了第一個人。

病毒是如何開始的真相仍然難以捉摸。但是,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記者與六位病毒專家就爆發的起源進行了交談,所有人都說,任何聲稱知道Covid-19來源的人都在猜測。科學家們說,沒有證據表明中國或美國政府有意向公衆推出了新的冠狀病毒SARS-CoV-2。

專家對海鮮市場理論存有爭議。迄今爲止,似乎有可能發生一件事:病毒來自蝙蝠。




哥倫比亞大學公共衛生研究生院教授、聯邦政府資助的全球計劃PREDICT的重要成員西蒙·安東尼博士說,這是“最簡單、最明顯和可能的解釋”。十年前,PREDICT已發現180種冠狀病毒。

盡管科學家對有關生物武器的陰謀論輕描淡寫,但在其他問題上,它們卻存在分歧。

專家們對這種被廣泛認爲病毒起源于海鮮市場的理論有不同意見。

支持者們認爲,這些擁擠的市場充滿了血腥的性質,那裏擠滿了准備屠殺的野生動物和人群,這使它們成爲最有可能的罪魁禍首。質疑者引用了一項同行評審的研究,該研究表明,許多首批已知患者沒有直接接觸所謂的海鮮市場。

另一種具有潛在爆炸性的理論,由兩名中國研究人員于2月初提出,並于3月31日被福克斯新聞主持人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放大,認爲起源可追溯到武漢市場附近兩個從事蝙蝠研究的實驗室之一的一次意外事故。 

接受該報道采訪的大多數專家都對這一理論持懷疑態度,據說該論文的通訊作者撤回了他們的論文,並表示沒有證據支持。

中國政府和其中那個實驗室也強烈否認了這一理論。

但是,羅格斯大學生物學化學教授和生物武器專家中的一位專家向多家媒體暗示,實驗室事故理論具有可信度。

理查德·埃布賴特(Richard Ebright)博士在周日的電子郵件中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該病毒是由于實驗室事故而進入人體的可能性不能也不應排除。”

2月初,中國研究人員在頂級科學期刊《自然》上發表了一篇文章,得出的結論是“ 2019-nCoV在全基因組水平上與蝙蝠冠狀病毒的同源性爲96%”。



該月晚些時候,來自美國和世界各地的27位公共衛生科學家在《柳葉刀》上寫了一封譴責陰謀論的信。

他們寫道:“陰謀論無所作爲,只會産生恐懼、謠言和偏見,從而危害我們在抗擊這種病毒方面的全球合作。”

在《柳葉刀》中,專家們引用了科學證據來支持這一理論,即“絕大多數結論認爲,這種冠狀病毒與許多其他新興病原體一樣,起源于野生生物。”



無論如何,研究人員都同意冠狀病毒會從動物躍入人類,這種現象被稱爲“動物傳染性外溢”。

其中一位科學家是著名的病毒獵人Peter Daszak,他在中國工作了10年。



“我們非常有信心Covid-19的起源是在蝙蝠中。” EcoHealth Alliance主席Daszak說。 “我們只是不知道它的確切起源,確切的蝙蝠物種,而且我們也不知道將來還會出現多少其它物種。”

它是從蝙蝠跳到人類還是先跳到另一只動物?

引起爭議的另一個原因是導致Covid-19的病毒是直接從蝙蝠轉移到人類,還是在兩者之間存在“中間”動物。

Daszak認爲,蝙蝠感染了一種活生生的動物,這種動物被活生生地推向市場,並與人們一起被放在最理想的病毒感染孵化器之一:中國海鮮市場中。

“當您第一次以西方人的身份進入中國時,看到野生動物市場感到震驚,看到如此衆多的動物彼此疊置地關在籠子裏,將一堆動物內髒扔在地板上。” 他說。 “當你走向攤位時,你會在糞便和血液上滑倒,這是病毒傳播的理想場所。不僅如此,人們還在那裏工作……孩子們在那兒玩耍。家庭幾乎都住在那兒。”



倫敦動物學學會的安德魯·坎甯安教授說,海鮮市場是造成野生動植物發生人畜共患病事件的主要候選者。他說,過去30年來,這種現象變得越來越普遍。

他說:“如果在野外捕獲野生動物,就會將它們大量聚集在一起。” “動物受到壓力很大,然後就可以成爲病毒工廠。動物與市場中的人保持密切聯系,並且動物在市場中處于相對不衛生條件下被人們屠殺。”

但是《柳葉刀》上的一篇文章對該理論産生了懷疑。研究表明,在最初的41位確診感染患者中,約有叁分之一沒有直接接觸海鮮市場。其中第一例是已知患者,據報道其症狀開始于12月1日出現。

報告指出:“在第一個病人和以後的病人之間沒有發現流行病學聯系。”

1月1日,武漢市當局發布了關于該市場的公共衛生警報,此後兩天,市場就關閉了。

《南華早報》的一篇文章將第一起案件的日期定在11月17日。

哥倫比亞大學微生物學教授文森特·拉卡尼內洛(Vincent Racaniello)對CNN表示:“我認爲人們已經被感染後進入了海鮮市場。”

拉卡尼內洛提出了另一種理論:爆發的源頭是一個農民。

他說:“在蝙蝠中,這些病毒是腸道病毒,它們正在脫落蝙蝠的糞便,我們稱之爲鳥糞。” “而且,如果您進入蝙蝠洞,那裏到處都是鳥糞。許多國家的農民都在收獲鳥糞來爲他們的土地施肥。”

拉卡尼內洛推測,被感染後,一個農民或同夥進入武漢並開始感染其他人。

他說:“我們確實知道在中國可以吃蝙蝠,這是另一種情況。” “但是我認爲這比農民收獲鳥糞或農民在谷倉裏遇到蝙蝠的可能性更大。”

同樣來自哥倫比亞的安東尼也贊同拉卡尼洛對海鮮市場理論的懷疑。

他說:“在疫情早期……每個人都在談論從海鮮市場中冒出來的東西。” “現在我認爲數據令人懷疑這是否真的成立。”

冠狀病毒爆發後,中國已禁止食用野生動物,但是結束交易絕非易事。

多年以來,人們普遍認爲,SARS病毒從蝙蝠跳到了中間宿主,就像猓子狸一樣,感染了中國食品市場上的一個人。但是,2013年的一項研究,于2017年進行了後續調查,表明2003年的冠狀病毒也可能直接從蝙蝠跳入了人類。

安東尼說:“我們不知道其中哪一個是真實的。”

也許,對海鮮市場理論最有力的拒絕來自羅格斯大學的埃布賴特。

他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絕對清楚的是,市場與爆發病毒的來源沒有關系,相反,它只參與了武漢近一個月前在其他地方開始的爆發的放大。”

埃布賴特還沒有准備排除兩位中國研究人員的理論,即該病毒可能是從武漢市場附近的兩個實驗室之一“泄漏”的,盡管其中一位作者告訴《華爾街日報》,他們撤回了該論文,因爲“沒有直接證據支持。”

埃布賴特說,他不相信該病毒的基因組序列顯示出任何“人爲操縱的特征”,但他說,實驗室工作人員可能會被意外感染。

CNN無法獨立驗證埃布賴特的觀點,該研究的主要作者Botao Xiao沒有回應CNN的電子郵件和要求發表評論的電話。



美中緊張局勢減緩了病毒獵人的速度

但是,該論文引用的實驗室之一,武漢病毒研究所于2月19日發表聲明,強烈拒絕了有關該病毒源自其實驗室的任何說法。

聲明說,從實驗室泄漏病毒的理論是“大大損害了我們的一線研究人員並嚴重破壞了我們緊急的科學研究”的虛假謠言之一。拒絕的其他謠言包括“病毒是人爲制造的”,“零號病人來自該研究所”和“中國軍方控制了該研究所”。

中國政府官員說,該病毒的來源仍不得而知,其他人應停止“塗抹”中國。

“事實上,Covid-19的來源是科學問題,”外交部副部長羅朝晖3月下旬表示: “我們需要聽取專業和科學意見。世界衛生組織多次強調,應避免將病毒與特定種族、膚色或地理區域聯系起來,這也是國際共識。”

拉卡尼內洛說:“我認爲這沒有信譽。” “我認爲與自然相反,我們正在做最壞的事情是人的本性。”

安東尼在周五到達時還沒有聽說過該報紙。他說:“一切都牽強。”

他說:“實驗室事故確實發生了,我們知道,但是……當然沒有證據支持這一理論。”

同時,中美兩國在病毒起源方面的緊張局勢(加上雙方指控錯誤信息加重了這種情況),正在減慢病毒獵人的工作,因爲他們的旅行限制使世界陷入癱瘓。

“如果有所謂的中間宿主,即蝙蝠病毒進入並允許其進入人體內的一種動物,該病毒可能仍在該宿主內,”在中國工作的病毒獵人達紮克說。 “而且有成百上千的此類動物和農場,也許病毒仍然存在。因此,即使我們擺脫了疫情,仍然有可能該病毒重新出現,我們需要迅速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