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拜登能否當選總統,關鍵在于民主黨能否在冠狀病毒爆發戰場重塑形象


拜登能否當選總統,關鍵在于民主黨能否在冠狀病毒爆發戰場重塑形象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民主黨人正面臨著一個新現實:11月的大選很可能取決于美國選民對特朗普總統對冠狀病毒爆發處理的結果。

在過去的一個月中,這種信念變得更加清晰,因爲幾乎每個民主黨組織都將時間、信息和付費媒體集中在將總統對冠狀病毒的回應定爲一次徹底的失敗上,這突顯了他在白宮周圍的混亂以及他進入美國政治的不可預測性。

特朗普對控制冠狀病毒大流行將全面重塑美國人生活的影響可能還需要幾個月的時間才能揭曉,但是民主黨人並沒有等待,他們必須將總統對應冠狀病毒爆發的努力歸爲失敗,才能獲得11月大選的勝利。

民主黨人的想法是,雖然特朗普不應該爲冠狀病毒負責,但可以指責他的聯邦政府對冠狀病毒爆發反應遲鈍。此外,民主黨人認爲,這種病毒已經結晶出他們長期以來一直對特朗普所指責的問題:圍繞他的政府的混亂局面,他爲美國生活注入的不可預測性以及共和黨的醫療政策。

“毫無疑問,特朗普和特朗普政府的反應將對大選至關重要”,美國優先事務負責人蓋·塞西爾說。 “但是我也認爲這將突出我們一直在談論的一些問題,例如醫療保健。”

上個月的政治廣告支出清楚地表明,冠狀病毒已大大改變了政治訊息:由于大多數美國人仍處于待命狀態,民主黨人以針對反特朗普的冠狀病毒廣告主導了廣播電視和全國有線電視支出。

拜登的競選活動發布了有關該病毒的一系列數字廣告,其中包括一個在病毒傳播時跟蹤特朗普評論的廣告。民主黨全國委員會與從佛羅裏達州到密歇根州再也到賓夕法尼亞州的各州政黨合作,抨擊特朗普對冠狀病毒的處理如何影響這些選舉關鍵戰場州。醫療保健是個大問題,因爲幾乎每個美國選民都首先關注自己的健康和安全。

冠狀病毒是“選舉中的頭號和核心”,美國超級21世紀橋(American Bridge 21st Century)總裁布拉德利·貝喬克(Bradley Beychok)說。 “ 因爲這是影響到每個美國人日常生活危機的一個統一思想問題,第二個是正在持續發展的經濟問題。”

來自美國超級21世紀橋的最新一輪數字廣告將冠狀病毒病例的增加與特朗普的講話淡化了危機並列。該廣告將針對密歇根州,賓夕法尼亞州和威斯康星州這些戰場州的選民,同時還繪制了疫情蔓延時總統打高爾夫球的所有時間。

貝喬克說:“要讓特朗普對Covid-19負責,就需要一本日曆和一台照相機。”


吉姆·梅西納(Jim Messina)是民主黨的長期特工,曾是前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的顧問。他說,他最近正在關注焦點小組,對“選民不會考慮其他事情”感到震驚。梅西納回憶說:“從字面上看,你不可能獲得關于其他主題的見解,沒有胃口。


打擊特朗普獲得冠狀病毒的策略並非沒有風險。許多美國人,包括一些民主黨人,也希望總統在對抗冠狀病毒方面取得成功(民主黨內部分裂),這種希望似乎正在遏制該病毒的傳播,這意味著一場過于消極的競選活動,把選票投給了特朗普,選舉結果可能會適得其反。

塞西爾說:“非常重要的是,當我們與人們就此進行溝通時,我們了解其背景並且對他們所經曆的真正創傷非常敏感。” “我們的目標不是增加創傷,而是通知人們。”

特朗普競選發言人蒂姆·默特(Tim Murtaugh)表示:“雖然特朗普總統在對抗病毒的戰爭中領先全美,但喬·拜登(Joe Biden)和他的民主黨盟友已決定在這一抗疫戰爭中充當反對派。”

拜登的發言人安德魯·貝茨說:“我們爲特朗普的渎職行爲付出了代價,我們值得當選的總統將重建美國中産階級,同時恢複對橢圓形辦公室的能力和同情心。”

透視冠狀病毒

冠狀病毒消息傳遞的關鍵時刻正好是競選中的關鍵時刻,因爲佛蒙特州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退出了競選,拜登和特朗普現在轉向大選。



通常,兩個戰役都會花費數百萬美元來進一步確定對手,最後這一戰役最爲關鍵,雙方都想擊敗對方。現在是在冠狀病毒大流行的背景下,特朗普的競選活動本周發布了一個事實存有疑問的廣告,該廣告攻擊了拜登與中國的關系,並提出了有關他的智力和能力的疑問。

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參謀長理查德·沃爾特斯說:“隨著我們繼續在網上和在家中與選民見面,我們最新購買的廣告進一步推動了我們強大的數字形象。” “美國人民已經看到特朗普總統以前所未有的領導力來應對這場危機,他們將在十一月投票表決。”

民主黨人最擔心的問題之一是,由于白宮提供的平台,特朗普每天都在國家電視台上花費數小時,而拜登(Biden)只能在他的特拉華州家中建造的地下室接受采訪,對他電表示了懷疑。

特朗普已成爲白宮每日簡報的頭條新聞,支持者吹捧他對病毒實時反應的英明決策。特朗普贊揚簡報會獲得的收視率,每天下午有上億美國民衆坐在家裏看他兩個小時的誇誇其談,似乎每天與新聞界的爭吵要好過以前他在全國各地每周一次的喧鬧集會。



特朗普競選活動人士默托說:“美國人希望看到總統在危機中處于領先地位,而這正是特朗普總統正在做的事情。”

民主黨盟友公開擔心特朗普從簡報中獲得的曝光。

“總統唯一願意在這場危機中參與的是,看起來像總司令,不是總顧問,也不是政府,也不管有沒有效率,而是他在控制整個局勢。” 美國教師聯合會負責人溫加滕 (Randi Weingarten)說。 

溫加滕認爲簡報會是他集會的延伸,因爲“他所做的大部分都是政治的,而不是事實。”

不過,有新證據表明,特朗普的每日簡報可能會有弊端。

民意調查顯示大多數美國人(占55%)現在說聯邦政府在阻止病毒在美國傳播方面做得很差,一周增加了約8點。

衛斯理大學(Wesleyan University)政治廣告項目的埃裏卡·富蘭克林·福勒(Erika Franklin Fowler)表示:“我們已經看到的關于冠狀病毒的消息傳遞和攻擊確實聽起來更大……部分是因爲總體上消息較少。” 。

直接關注醫療保健幫助民主黨人在2018年奪回了衆議院,甚至在冠狀病毒爆發之前,醫療保健再次成爲2020年民主黨廣告的頭等大事。因此,福勒補充道,民主黨似乎准備將重點放在冠狀病毒大流行上,這並不奇怪,特朗普政府對此做出的回應是他們打擊特朗普和共和黨人醫療保健更大戰略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