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冠狀病毒可能會破壞特朗普的“大爆炸”經濟開放計劃


冠狀病毒可能會破壞特朗普的“大爆炸”經濟開放計劃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幾乎可以肯定地說,美國總統特朗普近日不會重新啓動他的“大爆炸”經濟。

在他的連任之年,他希望能有一個反彈的機會,但可能會因爲高度傳染性病毒的持續存在讓他的希望破滅。這種病毒沒有疫苗,也沒有行之有效的療法。



此外,許多州長和大城市市長(迄今爲止對特朗普在危機管理上的信任程度仍高)對擔心提前終止待家令感到擔憂,特朗普不能簡單地強迫他們開放。

而且政府本身似乎還遠未准備好安全重啓國家經濟。在大流行被遏制之前,支持逐步恢複正常生活所需的大規模病毒測試遠未達到所需的水平。政府也沒有迹象表明如何安全地恢複空中和地面運輸等重要功能,而又不會引發新的大規模感染浪潮。

然而,特朗普似乎越來越熱衷于讓每個人重新上班,或者至少在打基礎。如果這不可能發生,則要責備其他人。他再次表明,在批評他的領導層時,應指責整個國家而不是他的華盛頓白宮。

“州長,請完善您的州測試程序和設備。正在發生大事,准備好了嗎,沒有借口!聯邦政府在這裏提供幫助,我們正在測試,比世界上任何國家都多!!” 總統在星期天晚上發了推文。


特朗普還在周日晚上轉發了一個要求解雇政府首席傳染病專家安東尼·福奇博士的電話。安東尼·福奇博士向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承認,早期的緩解措施可以挽救生命。

沒有人說特朗普迫在眉睫的決定很容易。政府內部已經就此問題進行了激烈的辯論。所有公職人員都必須在政府關閉(可能引發經濟衰退)的毀滅性後果與熱點地區超過感染高峰時阻止病毒再次流行的需要之間取得平衡。

但是到目前爲止,即使特朗普的目標日期是5月1日即將到來,仍將引發人們對總統疏忽認識到病毒的持續危害的擔憂。

在知道美國與Covid-19相關的22,000例死亡和至少50萬已知確診病例之後,有關重新開放經濟的爭論日益激烈。並非每個國家都在以同樣的方式進行測試,但就原始數字而言,目前美國是世界上受災最嚴重的國家。

但是,美國人們越來越感到樂觀,認爲感染的增加速度正在趨于平緩,將無法達到白宮先前在模型中提到的10萬至24萬例死亡人數,希望可以將死亡人數保持在較低水平,但仍然非常悲慘,預計將會有60,000人喪生,但前提是假定社會隔離將持續到5月。

在未來的日子裏,總統可能會受到其最高衛生顧問的建議的拉動,而經濟助手又意識到,鎖定時間越長,工作永久消失的可能性就越
福西提出了一些希望,但在周日對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國情咨文”中發出警告。他說,有可能在月底前判斷是否可以緩解一些社會隔離措施。

福西對傑克·塔珀(Jake Tapper)說:“這將取決于您在該州的位置,您已經經曆的疫情的性質以及您可能沒有經曆過的疫情的威脅。” “我們不會說是一個電燈開關,好了,現在是六月,七月,或者其他任何時候,請重新打開電燈開關。”

如此分階段,有限的初始開放似乎與總統總統希望經濟迅速反彈的期望相去甚遠。

特朗普上周說:“能夠以巨大的沖擊打開並開放我們的國家,或者打開我們整個國家的大部分,這將是很好的。”他在周六的福克斯新聞上說,這一決定是他一生中最艱難的決定。

總統說:“有很多事情需要做出這樣的決定。這也要基于很多事實和很多本能。”

福西周日早上在“國情咨文”上惹怒了特朗普,當時他承認政府內部爲早日進行社會疏遠而通電話“大量推銷”。顯然,兩人的關系處于緊張的狀態。



福西說:“顯然,我的意思是,您可以從邏輯上說,如果您有一個持續進行的流程,並且較早開始緩解風險,則可以挽救生命。”

數小時後,特朗普轉推了一位用戶的推文,該用戶稱這是“到了解雇福西的時候了”。這條推文暗示福西在2月下旬錯誤地低估了冠狀病毒對美國的最初威脅,當時他說“整個國家……仍然處于低風險狀態”,盡管傳染病專家專門指華盛頓爆發聲明並證明“這是一個不斷發展的情況”。

總統誇耀每天的測試計劃現已覆蓋200萬美國人。但是根據大多數重新開放計劃,每天可能需要測試數百萬人,以防止可能使醫院不堪重負的新的感染高峰。

目前,診斷測試不足以覆蓋所有一線衛生工作者或許多病倒的美國人。在某些情況下,測試結果需要幾天才能告現。

公共衛生專家還呼籲對血清學進行基于血液的檢測,以期發現能夠抵抗這種疾病的人體內抗體,從而使該人恢複正常生活。

總統上周說,在經濟開放之前,沒有必要在全國範圍內進行測試。
特朗普說:“你需要嗎?不。這是一件好事嗎?是的。” “我們談論的是3.25億人,而且這不會發生。”

前副總統喬·拜登著眼于現政府缺乏測試,因爲他在加強針對特朗普的大選競選時推出了自己的應對病毒的計劃。

拜登在周日發表的《紐約時報》專欄中寫道:“我們應該運行的診斷測試數量是我們目前正在執行的數量的兩倍。”


“這不是火箭科學;它是關于投資和執行的。我們現在正處在這場危機的幾個月之內,而本屆政府仍未直面其失敗的回應-測試失敗中的'原始罪惡'。”

由于美國聯邦制,特朗普不能簡單地命令各州人們重新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