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耶魯大學博士:冠狀病毒疫苗或群體免疫是生命能夠完全恢複正常的唯一途徑


耶魯大學博士:冠狀病毒疫苗或群體免疫是生命能夠完全恢複正常的唯一途徑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西方國家有宗教信仰,命運由上帝決定,其內心擁有安全感、毅力和穩定性,能比較平靜的接受死亡。冠狀病毒全球爆發,席卷全球190多個國家和地區,截止4月19日美國中部時間下午2點,全球冠狀病毒確診病例超過230萬,死亡病例超過16萬人。英國、意大利、西班牙等歐洲國家正走上冠狀病毒群體免疫的血腥之路。

美國也有學者主張冠狀病毒群體免疫。耶魯大學格裏芬預防研究中心的創始主任戴維·卡茨(David Katz)博士警告說,盡管社會隔離有助于減輕冠狀病毒的傳播,但同時也阻止了人類發展所需的“群體免疫”-即在開發疫苗之前公衆恢複其正常生活的唯一途徑。



卡茨博士列舉了一些亞洲國家的疫情情況,稱這些國家似乎采取了隔離式的緩解戰略來阻止這種病毒蔓延,但一旦隔離限制放寬,病例就會有所增加。

卡茨博士在周日(4月19日)播出的一次采訪中在《生活,自由與萊文》(Life, Liberty & Levin)節目中說:“如果你讓所有人遠離所有人,然後等到情況好轉,讓所有人再聚集在一些,那病毒傳染將會發生。”



卡茨博士補充說:“病毒仍然存在。” “我們沒有抗體。我們待會兒再染上它。”

卡茨博士和主持人馬克·萊文討論了“群體免疫”的概念,它本質上是人們對四處遊走,感染和康複時對病毒産生的集體抵抗力,從而自然發展出抗體來抑制病毒在人群中的進一步傳播。



作爲群體免疫的一個例子,卡茲博士告訴萊文,如果卡茲産生了抗體,但萊文不是“人群”的一員,那麽萊文就無法從卡茲身上感染病毒,因爲卡茲沒有這種病毒。

卡茨博士說:“如果您所做的只是使曲線變平,就無法防止死亡或嚴重的情況,您只是更改感染和死亡日期,我們不想這樣做。”

卡茨博士說,在可預見的將來,預防冠狀病毒的唯一兩種選擇是群體免疫或疫苗。科學家表示,疫苗可能會再等一年或更長時間,而特朗普總統、商人、經濟學家和許多失業的美國人擔心美國經濟可能永遠不會從整年的停滯和失業中恢複過來。

卡茲博士解釋說,如果有足夠的人口産生了抗體並且該過程呈指數級上升,它將産生無數的“死角”,阻止病毒擴散。

卡茲博士談到病毒時說:“發現有人能夠存活,有人死亡是痛苦的。” “那是群體免疫。”

他補充說:“我們需要抗體的人數隨特定傳染病的性質而變化。” “而且我們正在學習這種傳染病的特性,這也需要來自數據。”

卡茨博士告訴萊文,如果他對冠狀病毒免疫,他就可以探望年邁的母親而不必擔心感染COVID-19。

卡茨博士說:“我的母親不想得到冠狀病毒而死,她也不想死于其他的病毒,因爲她仍在等待疫苗,因此無法再次擁抱孫子。” 

“群體免疫使我們更近距離地了解了我們生活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