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闻 / 今日要闻

耶鲁大学博士:冠状病毒疫苗或群体免疫是生命能够完全恢复正常的唯一途径


耶鲁大学博士:冠状病毒疫苗或群体免疫是生命能够完全恢复正常的唯一途径


【美南新闻记者泉深报道】西方国家有宗教信仰,命运由上帝决定,其内心拥有安全感、毅力和稳定性,能比较平静的接受死亡。冠状病毒全球爆发,席卷全球190多个国家和地区,截止4月19日美国中部时间下午2点,全球冠状病毒确诊病例超过230万,死亡病例超过16万人。英国、意大利、西班牙等欧洲国家正走上冠状病毒群体免疫的血腥之路。

美国也有学者主张冠状病毒群体免疫。耶鲁大学格里芬预防研究中心的创始主任戴维·卡茨(David Katz)博士警告说,尽管社会隔离有助于减轻冠状病毒的传播,但同时也阻止了人类发展所需的“群体免疫”-即在开发疫苗之前公众恢复其正常生活的唯一途径。



卡茨博士列举了一些亚洲国家的疫情情况,称这些国家似乎采取了隔离式的缓解战略来阻止这种病毒蔓延,但一旦隔离限制放宽,病例就会有所增加。

卡茨博士在周日(4月19日)播出的一次采访中在《生活,自由与莱文》(Life, Liberty & Levin)节目中说:“如果你让所有人远离所有人,然后等到情况好转,让所有人再聚集在一些,那病毒传染将会发生。”



卡茨博士补充说:“病毒仍然存在。” “我们没有抗体。我们待会儿再染上它。”

卡茨博士和主持人马克·莱文讨论了“群体免疫”的概念,它本质上是人们对四处游走,感染和康复时对病毒产生的集体抵抗力,从而自然发展出抗体来抑制病毒在人群中的进一步传播。



作为群体免疫的一个例子,卡兹博士告诉莱文,如果卡兹产生了抗体,但莱文不是“人群”的一员,那么莱文就无法从卡兹身上感染病毒,因为卡兹没有这种病毒。

卡茨博士说:“如果您所做的只是使曲线变平,就无法防止死亡或严重的情况,您只是更改感染和死亡日期,我们不想这样做。”

卡茨博士说,在可预见的将来,预防冠状病毒的唯一两种选择是群体免疫或疫苗。科学家表示,疫苗可能会再等一年或更长时间,而特朗普总统、商人、经济学家和许多失业的美国人担心美国经济可能永远不会从整年的停滞和失业中恢复过来。

卡兹博士解释说,如果有足够的人口产生了抗体并且该过程呈指数级上升,它将产生无数的“死角”,阻止病毒扩散。

卡兹博士谈到病毒时说:“发现有人能够存活,有人死亡是痛苦的。” “那是群体免疫。”

他补充说:“我们需要抗体的人数随特定传染病的性质而变化。” “而且我们正在学习这种传染病的特性,这也需要来自数据。”

卡茨博士告诉莱文,如果他对冠状病毒免疫,他就可以探望年迈的母亲而不必担心感染COVID-19。

卡茨博士说:“我的母亲不想得到冠状病毒而死,她也不想死于其他的病毒,因为她仍在等待疫苗,因此无法再次拥抱孙子。” 

“群体免疫使我们更近距离地了解了我们生活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