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白宮淡化福西,因爲他不同意特朗普的病毒觀點


白宮淡化福西,因爲他不同意特朗普的病毒觀點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白宮正在采取措施,以淡化安東尼·福奇博士的影響,因爲他越來越多地表達出在全國冠狀病毒病例激增中對重新開放美國的擔憂。削弱福西的舉動是在他坦承面對與特朗普的關系之後幾天才出現的,包括幾周來他們都沒有發表講話。



上周,美國CNN報道,兩人之間的緊張關系已不再公開。由于他們通過訪談和聲明相互回應,關系日益緊張。但是白宮最近采取的公開減少國家最高級別的傳染病專家的措施重大升級,因爲它試圖轉移人們對政府未能遏制冠狀病毒的關注,反而推動了特朗普重新開放該國的呼籲。周一早上,這項努力繼續進行,當時總統轉推了電視節目主持人查克·伍拉裏毫無根據的主張,稱冠狀病毒“所有人都在撒謊”,包括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白宮官員在周六的聲明中告訴CNN,“幾位白宮官員擔心福奇博士在事情上犯錯的次數。”這位官員繼續列舉了很多例子,並引用了福西在大流行初期的評論並將其與過去的采訪聯系起來。

這些要點包括福西早期對病毒的輕描淡寫以及3月福西所說的話:“人們不應該戴著口罩走來走去”。這些聲明敦促人們不要購買口罩或承認總統自己關于病毒的虛假陳述和錯誤陳述。



福西沒有回應CNN的置評請求。但是在最近的一系列報紙和電視采訪中,曾在六位美國總統的領導下工作的福西有時公開不同意特朗普的觀點。

一位知情人士說,特別是最近一次接受英國《金融時報》采訪時,福西透露他沒有在幾周內向總統作簡報。此外,福西還對特朗普聲稱美國“ 99%”的冠狀病毒病例“完全無害”提出了異議,他的電視露面明顯減少。

一位熟悉情況的人士承認,福西很少出現在電視上,因爲特朗普對他的公開聲明感到惱火。

盡管特朗普早就對福西的電視露面感到不安,但白宮已經試圖淡化這兩個月之間的緊張關系。

另一位熟悉的人士說,特朗普與福奇之間罕見的面對面會晤並不尴尬,不會引起人們的噪音,但特朗普私下裏抱怨福西。

特朗普的貿易顧問彼得·納瓦羅有時也使特朗普對福西感到惱火,他一再譴責福西懷疑羟氯喹的功效。



納瓦羅曾經告訴福西,盡管後來有多項研究質疑其使用,但如果後來證明羟氯喹能治療冠狀病毒,他將承擔個人責任。

一位高級政府官員告訴CNN,白宮內的一些官員不信任福西。消息人士稱,這些官員指出福西的一些采訪並不符合總統的最大利益。其他政府官員告訴CNN,盡管他們對福西的看法存在分歧,但他們並不懷疑福西的動機,並且他唯一關心的是公共衛生。

白宮冠狀病毒特別工作組成員布雷特·吉羅爾將軍在周日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面對媒體》(Meet the Press)采訪時說,該團隊內部存在“公開話語”。



“我非常尊重福西博士,但福西博士並非100%正確,考慮到整個國家的利益,他也承認這一點。他是從一個非常狹的角度來看待公衆健康。”

衛生與公共服務部公共事務助理部長邁克爾·卡普托周日表示:“我們堅信冠狀病毒工作隊的所有科學家和醫生都有能力提供必要的公共衛生信息。像海軍上將布雷特·吉羅爾,外科醫生傑羅姆·亞當斯等人都非常有效地傳達了這些信息。”盡管他沒有直接回答有關福奇的問題。

福西計劃于周一在白宮西翼開會。

特朗普四月份轉推了一條消息,呼籲解雇福奇,盡管後來他在被問及時淡化了該消息的重要性,最近幾周內加劇了他對福西的公開批評。

特朗普上周說:“福西博士是一個好人,但他犯了很多錯誤。”

在最近的采訪中,他公開質疑了疫情爆發時從福西那裏得到的建議。

特朗普在周二接受采訪時被問及福奇的斷言時表示:“我認爲我們處于一個好位置。我不同意他的看法。”

衆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加利福尼亞州民主黨人亞當·希夫周日晚上表示,白宮爲福西蒙上陰影或抹黑的任何努力“都是殘酷的”。



“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人們向權力講真話,以便能夠與美國人了解我們正面臨這種大流行,如何控制這種大流行,如何保護自己和我們的家人。”  “這就是福奇博士一直在努力的做法,總統將他退居二線,再次幹預了對這一大流行病的有效應對。”

曾在前總統奧巴馬任職期間擔任衛生和公共服務部長的凱瑟琳·塞貝留斯告訴CNN,抹黑福西和其他科學家的努力“可能非常非常危險”,因爲美國和其他國家正在研發冠狀病毒疫苗。



她說:“我認爲人們想從科學家那裏知道這種疫苗是安全的,它是有效的,不會帶來弊大于利。”“如果公共科學家被抹黑,如果總統說不相信他們,您聽不見他們,他們通常是錯誤的,那麽我們就破壞了全國疫苗接種運動,這是向結束這個可怕的時期邁出的重要一步。”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