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SpaceX太空艙和NASA宇航員45年的首次海面著陸


SpaceX太空艙和NASA宇航員45年的首次海面著陸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美國兩名宇航員周日以戲劇性、複古式的方式從太空艙跳傘,飛濺式降落到墨西哥灣的海面,以結束埃隆·馬斯克(Elon Musk)的SpaceX公司空前的試飛任務。



這是45年來美國宇航員的首次海面飛濺式降落,它是第一架商業建造和運營的載人航天飛行器,可載人進入軌道又從軌道返回,爲最早下個月發射另一架SpaceX送宇航員進入軌道以及明年可能送旅客入太空掃清了道路。



太空艙降落在離彭薩科拉(Pensacola)海岸約40英裏處的平靜海灣水面,距正在襲擊佛羅裏達州大西洋海岸的熱帶風暴以賽亞斯(Isaias)數百英裏。

試飛宇航員道格·赫利(Doug Hurley)和鮑勃·貝肯(Bob Behnken)乘坐名爲Endeavour的SpaceX Dragon太空艙從國際空間站起飛返回地球花了不到一天時間,而他們已經在太空站呆了兩個月。



SpaceX總部的任務控制中心(Mission Control) 說道:“歡迎回到地球,感謝您駕駛SpaceX”。

星期天傍晚赫利回到休斯敦的家中,他們被家人和官員包括馬斯克在內的蒙面小聚會迎接。赫利說:“看到每個人都在考慮自從我們離開地球以來過去幾個月來發生的事情,這有點不知所措。”

馬斯克從加利福尼亞霍桑市的SpaceX總部趕往休斯頓歡迎他們。他在向小組成員講話時顯然很感動,並松了一口氣。



他說:“我不是很虔誠,但我爲此祈禱。”宇航員快速、顛簸而又冒著炎熱返回地球,至少現在外面很熱。

太空艙在大氣折返期間從咆哮的17,500 mph(28,000 kph)軌道速度,再到350 mph(560 kph)的速度,最後在降落海面時達到15 mph(24 kph)。下降過程中的最高加熱溫度爲3500華氏度(1,900攝氏度)。宇航員預測的最高G力爲地球重力的四到五倍。

在海面降落的半小時內,焦灼而起泡的16英尺長的太空艙被放在SpaceX救援船上。該船上有40多名員工,包括醫生和護士。爲了確保返回的宇航員在冠狀病毒大流行中安全,宇航員要隔離兩個星期,並接受了冠狀病毒測試。



太空艙艙口打開之前要通過對艙外的有毒火箭煙霧進行額外檢查和處理。經過體檢後,宇航員乘直升機飛往彭薩科拉,然後再飛回休斯敦。

美國宇航局局長吉姆·布萊登斯汀(Jim Bridenstine)說,有一個意料不到的問題可能差點危及操作:飛行器進入水中時,距離私人船太近了,“在一條線上,非常危險”,並承諾下次做得更好。



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的錄像顯示,有一艘懸挂著唐納德·特朗普總統的大型競選旗幟的私人船只在太空艙降落時附近。

彭薩科拉的海岸警衛隊說,它已經部署了兩艘船,以使公衆與航天器至少相距10英裏。

參加了發射儀式的總統特朗普和副總統邁克·彭斯對SpaceX和NASA團隊安全返回表示祝賀。

特朗普發推文稱:“非常高興讓NASA宇航員在成功完成兩個月的任務後返回地球。謝謝你們!”



SpaceX的任務創造了曆史,該任務于5月30日從NASA肯尼迪航天中心發射升空。這是近十年來私人公司第一次將人類送入軌道,也是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宇航員私人首次發射衛星。

赫爾利曾是2011年NASA上一次航天飛機飛行的飛行員,也是SpaceX飛行的指揮官。

在航天飛機退役之後,美國宇航局轉向SpaceX和波音(Boeing)制造往返太空站的太空艙和接送宇航員往返空間站。在赫利和貝肯進入軌道之前,美國宇航局的宇航員依靠俄羅斯的火箭。 

SpaceX已經有過將貨物運送到空間站的經驗,並將這些太空艙帶回了太平洋。

休斯頓約翰遜航天中心的布萊恩斯汀說:“我們正在進入人類太空飛行的新時代,NASA不再是所有硬件的購買者,所有者和運營商。” “我們將成爲客戶,很多客戶中的一員。我很高興看到機組人員不僅爲國際空間站提供服務,而且還爲商業空間站提供服務。”

SpaceX總裁格溫妮·肖特韋爾(Gwynne Shotwell)將這項任務稱爲“做更艱苦的事情”的跳板,例如與宇航員一起飛往月球,然後與火星合作。



肖特韋爾說:“毫無疑問,經過數月的焦慮,這確保我們可以安全地將鮑勃和道格帶回家,這是極大的緩解。”

SpaceX需要9個星期的時間檢查太空艙,然後在9月底左右發射下一個機組人員。由四名宇航員組成的下一個任務將在空間站上度過整整六個月的時間。明年春天,赫利和貝肯的太空艙將進行翻新,以進行另一次飛行。

同時,由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前官員經營的休斯頓公司與SpaceX合作,將于2021年秋季將叁名客戶送往空間站。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