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德州最高法院華裔法官候選人Kathy Cheng,談華裔女性從政心路歷程


德州最高法院華裔法官候選人Kathy Cheng,談華裔女性從政心路歷程

大選之外,地方官員選情也是今年11月的焦點之一,本台獨家邀請到即將參選2020年德州最高法院法官的鄭佩玲(Kathy Cheng),針對即將到來的選舉,以及自身投身法律與政治的多年經驗,和民眾進行分享。


台灣移民女性,如何棄醫踏上法律這條路

Kathy 作為職業律師,在休斯頓地區職業將近20多年。在她幼年時,她隨著父母移居到美國,到了大學時期,原本應家中期許就讀醫學系的她,因為父母投資經商被友人欺騙,而有許多官司訴訟纏身,在多次進出法院,她意識到法律與生活的息息相關,為了能以法律作為利器,保護個人權益的根本,因此她決心踏入了法律界。

她曾經在2018年投身最高法院法官選舉,當時僅因為4%之差飲恨,而這並沒有澆熄她的意志,反而在2020年再次站穩腳步,希望能幫少數族裔爭取更多的聲音。


女力當到:少數族裔、女性聲音,最高法院正需要!

德州最高院法官9位都是共和黨人,其中只有2位女性。Kathy 指出,若是幸運當選,自己將是德州最高法院的第一名華裔女性,能幫助華裔在執法單位有更多影響力,也因為Kathy 自身作為少數族裔、女性、母親等多重身分,將前所未有地為最高法院增添多元觀點。她作為三個孩孩子的母親,常常面臨到雖然孩子在這裡生長,還是免不了ㄧ些既定刻板印象的窘境。

她也發現到許多華裔,自認為是弱勢族群、加上民族性的不同、和語言不通等等的問題,而喪失自己的應有的權益,因此她認為扮演仲裁角色的法官,對於公平正義的伸張是非常重要的。她表示:「我出來選這個職位,是因為我認為我有這個能力,也有這個愛心去爭取、保護我們的知名度。如果我們不爭取,少數民族將永遠只是旁觀者、受排擠... 讓我們的後代可以不用再經歷我們現在所經歷的事,讓我們的下一代能真正成為美國人。」


Kathy:最高院怕疫情,卻反對郵遞投票,自相矛盾

她也談到,2020年因為疫情,對法院也造成了不少影響。她指出,德州最高法院最近針對郵遞投票不能擴大實施的判決,卻又以Zoom進行聽證,不重視選民的人身安全,卻只重視自身的安危,讓她感到十分自身矛盾,因此她期望自己若能當選,必定會做個言行一致的法官,也對這次的選舉抱有相當信心。

她也指出,今年的選舉有別於以往,因為疫情的關係無法挨街拜票,和選民直接宣傳自己的政見與抱負,因此她採用Zoom來線上與選民談話、保持社交距離拜票等方式,讓民眾也可以了解她想做的事。


不是選出第一個華裔官員就完事,「傳承」更重要!

Kathy指出,雖然自己少數族裔和女性的身分,可能會被當作攻擊的目標,但對她來說,這些身分也成為了她的武器。她認為法院法官的組成必須具備多元性,才能反映各種不同面向的聲音,如果只有9個白人,那看法律的角度只會有一種,無法反映德州多元的風情。而且,女性也有有別於男性的視角,心思更細膩,也更擅長多工工作。

她認為,要改善這種性別天花板、刻板印象,第一步就是要選出首位華裔女法官,一旦開創了第一個先例,未來就會有更多少數族裔、女性加入,促成真正的平等與正義。她也呼籲,華裔一定要鼓勵下一代從政,並不是說選出第一個華裔官員就完事,更重要的是未來這些職位是否能「傳承」,繼續接棒給華人,讓華裔在政壇、職法機構,有長遠穩定的影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