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闻 / 今日要闻

德州最高法院华裔法官候选人Kathy Cheng,谈华裔女性从政心路歷程


德州最高法院华裔法官候选人Kathy Cheng,谈华裔女性从政心路歷程

大选之外,地方官员选情也是今年11月的焦点之一,本台独家邀请到即将参选2020年德州最高法院法官的郑佩玲(Kathy Cheng),针对即将到来的选举,以及自身投身法律与政治的多年经验,和民眾进行分享。


台湾移民女性,如何弃医踏上法律这条路

Kathy 作為职业律师,在休斯顿地区职业将近20多年。在她幼年时,她随着父母移居到美国,到了大学时期,原本应家中期许就读医学系的她,因為父母投资经商被友人欺骗,而有许多官司诉讼缠身,在多次进出法院,她意识到法律与生活的息息相关,為了能以法律作為利器,保护个人权益的根本,因此她决心踏入了法律界。

她曾经在2018年投身最高法院法官选举,当时仅因為4%之差饮恨,而这并没有浇熄她的意志,反而在2020年再次站稳脚步,希望能帮少数族裔争取更多的声音。


女力当到:少数族裔、女性声音,最高法院正需要!

德州最高院法官9位都是共和党人,其中只有2位女性。Kathy 指出,若是幸运当选,自己将是德州最高法院的第一名华裔女性,能帮助华裔在执法单位有更多影响力,也因為Kathy 自身作為少数族裔、女性、母亲等多重身分,将前所未有地為最高法院增添多元观点。她作為三个孩孩子的母亲,常常面临到虽然孩子在这裡生长,还是免不了ㄧ些既定刻板印象的窘境。

她也发现到许多华裔,自认為是弱势族群、加上民族性的不同、和语言不通等等的问题,而丧失自己的应有的权益,因此她认為扮演仲裁角色的法官,对於公平正义的伸张是非常重要的。她表示:「我出来选这个职位,是因為我认為我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爱心去争取、保护我们的知名度。如果我们不争取,少数民族将永远只是旁观者、受排挤... 让我们的后代可以不用再经歷我们现在所经歷的事,让我们的下一代能真正成為美国人。」


Kathy:最高院怕疫情,却反对邮递投票,自相矛盾

她也谈到,2020年因為疫情,对法院也造成了不少影响。她指出,德州最高法院最近针对邮递投票不能扩大实施的判决,却又以Zoom进行听证,不重视选民的人身安全,却只重视自身的安危,让她感到十分自身矛盾,因此她期望自己若能当选,必定会做个言行一致的法官,也对这次的选举抱有相当信心。

她也指出,今年的选举有别於以往,因為疫情的关係无法挨街拜票,和选民直接宣传自己的政见与抱负,因此她採用Zoom来线上与选民谈话、保持社交距离拜票等方式,让民眾也可以了解她想做的事。


不是选出第一个华裔官员就完事,「传承」更重要!

Kathy指出,虽然自己少数族裔和女性的身分,可能会被当作攻击的目标,但对她来说,这些身分也成為了她的武器。她认為法院法官的组成必须具备多元性,才能反映各种不同面向的声音,如果只有9个白人,那看法律的角度只会有一种,无法反映德州多元的风情。而且,女性也有有别於男性的视角,心思更细腻,也更擅长多工工作。

她认為,要改善这种性别天花板、刻板印象,第一步就是要选出首位华裔女法官,一旦开创了第一个先例,未来就会有更多少数族裔、女性加入,促成真正的平等与正义。她也呼吁,华裔一定要鼓励下一代从政,并不是说选出第一个华裔官员就完事,更重要的是未来这些职位是否能「传承」,继续接棒给华人,让华裔在政坛、职法机构,有长远稳定的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