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諾貝爾化學獎授予發現CRISPR基因編輯工具以“重寫生命密碼”的科學家


諾貝爾化學獎授予發現CRISPR基因編輯工具以“重寫生命密碼”的科學家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瑞典皇家科學院周叁宣布將2020年諾貝爾化學獎授予法國的微生物學家夏彭迪耶(Emmanuelle Charpentier)和美國生物化學家杜德娜(Jennifer Doudna)以表彰其在基因編輯方面做出的傑出貢獻。

 


她們發現了基因技術中最犀利的工具之一:CRISPR / Cas9基因剪刀。 使用這些技術,研究人員可以非常高精度地改變動物、植物和微生物的DNA。



在周叁宣布獲獎者之前,瑞典皇家科學院秘書長葛蘭·漢森(GöranK. Hansson)表示,今年的獎項是關于“重寫生命密碼”的科學家。



諾貝爾委員會的新聞稿說,CRISPR / Cas9基因編輯工具徹底改變了分子生命科學,爲植物育種帶來了新機遇,爲創新的癌症治療做出了貢獻,並可能使治愈遺傳性疾病的夢想成真。

然而,關于CRISPR技術也存在一些倫理問題

法國微生物學家夏彭迪耶和美國生物化學家杜德娜是第一位共同獲得諾貝爾化學獎的女性,第六和第七位獲得化學獎的女性。



夏彭廸耶在星期叁的新聞發布會上說,她希望這次勝利給想走科學道路的年輕女孩傳遞了“積極信息,並向她們表明,從事科學工作的女性也可以通過研究對她們産生影響。”



潛在的雷區

人們經常提到CRISPR基因編輯技術是化學獎的候選人,但是Clarivate Analytics的高級引用分析師David Pendlebury指出,這對諾貝爾委員會來說是一個潛在的雷區。 

盡管值得獲獎,但他說,幾組科學家一直在合作進行基因編輯,這使得將其範圍縮小到諾貝爾獎最多叁個獲獎者的難度很大。

此外,直到最近,由于中國科學家何建奎因制造世界上第一個基因編輯的嬰兒而被判入獄後,這項技術才陷入專利糾纏之中,並受到倫理關注。

他受到許多同行的譴責,其實驗被標記爲“驚人”,“不道德”和對中國生物醫學研究聲譽的“巨大打擊”。科學界的許多人提出了道德上的顧慮,包括他從嬰兒父母那裏獲得的同意程度,以及圍繞基因編輯的透明度。

牛津大學細胞與分子藥理學講師約翰·帕靈頓博士在星期叁的諾貝爾獎頒獎禮上說:“我認爲這確實是當之無愧的。”



帕靈頓告訴英國科學媒體中心(SMC),盡管許多其他科學家爲這一發現做出了重要貢獻,但毫無疑問,杜德娜和夏彭迪耶在理解CRISPR / Cas機制及其作用方面起著關鍵作用,可能被開發爲基因組編輯工具。

他補充說,CRISPR / Cas基因組編輯“具有使我們的生活變得更好的巨大潛力,但也引發了許多道德和社會政治問題。”

當夏彭迪耶和杜德娜研究鏈球菌細菌的免疫系統時,他們發現了一種分子工具,可用于在遺傳物質中進行精確切割。

他們成功地在試管中重建了細菌的遺傳剪刀,並簡化了其分子成分,因此更易于使用。

進步教育基金會(Progress Educational Trust)的負責人莎拉·諾克羅斯(Sarah Norcross)告訴SMC,兩位女士“發明了前所未有的強大而精確的方法來改變活細胞中的DNA序列。”



諾克羅斯補充說:“只要以勤勉和規範的方式使用,CRISPR仍有巨大的潛力爲人類帶來更多利益。”

CRISPR / Cas9基因編輯工具可以在幾周的時間內輕松更改生命代碼,這在過去是一個耗時且困難的過程。

諾貝爾委員會主席克拉斯·古斯塔夫森說:“這種遺傳工具擁有巨大的力量,這影響到我們所有人。它不僅徹底改變了基礎科學,而且還産生了創新的農作物,並將帶來開創性的新療法。”



根據諾貝爾委員會的新聞稿,自從夏彭迪耶和杜德娜在2012年發現CRISPR / Cas9工具以來,它們的使用激增。

該技術爲基礎研究中的許多重要發現做出了貢獻,而植物研究人員已經能夠開發出能夠抵抗黴菌、害蟲和幹旱的農作物。

彭德伯裏(Pendlebury)表示,在不到十年的時間裏,夏彭迪耶和杜德娜的諾貝爾獎獲得了相對較快的發展。他說:“大多數諾貝爾獎都是基于二、叁十年,甚至幾十年前的研究成果。”

彭德伯裏補充說,他們的2012年CRISPR論文已經被引用了6,000多次。他說,自1970年以來發表的5000萬篇論文中,只有700篇擁有如此之高的引用率。

皇家化學學會會長湯姆·韋爾頓(Tom Welton)告訴SMC,CRISPR的發現已經證明是“可轉化的”。



他說:“編輯基因的能力爲科學研究提供了令人難以置信的工具包,將從戰勝疾病和預防疾病到養活我們不斷增長的全球人口,造福于後代的人類。”

“令我感到非常高興的是,諾貝爾委員會選擇表彰積極研究中的兩位傑出女性,他們的團隊合作體現了科學突破是如何基于一個真正的全球研究人員而建立的,並且她們可以成爲所有性別的科學家有抱負的榜樣。”

杜德娜出生于華盛頓特區,是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教授。 夏彭迪耶出生于法國Juvisy-sur-Orge,現任德國柏林馬克斯·普朗克病原學科學部主任。他們將平分今年的獎金1000萬瑞典克朗(合110萬美元)。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