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諾貝爾化學獎 兩位女性科學家獲得


諾貝爾化學獎 兩位女性科學家獲得

    2020年諾貝爾化學獎揭曉:授予Emmanuelle Charpentier 和 Jennifer A。 Doudna ,獲獎原因:開發了一種基因組編輯方法。

    Emmanuelle Charpentier和Jennifer Doudna開發了基因技術中最銳利的工具之一:CRISPR/Cas9”基因剪刀”。利用這些技術,研究人員可以極其精確地改變動物、植物和微生物的DNA。這項技術對生命科學產生了革命性的影響,可以幫助研究者開發新的癌症療法,並使治愈遺傳疾病的夢想成為現實。研究人員如果想要了解生命形式的內部運作原理,他們便需要修改細胞中基因。修改細胞中的基因不僅耗費時間而且十分困難,有時候幾乎不可能成功。但是使用CRISPR/Cas9基因剪刀,研究人員現在可以在幾週內更改生命編碼。

    “這種遺傳工具蘊含巨大的力量,可以影響我們所有人。它不僅使基礎科學發生革命性變化,也帶來了創新作物,並有望實現開創性的全新醫療方法,”諾貝爾化學委員會主席Claes Gustafsson說。

    基因剪刀的發現是出乎意料的。在研究化膿性鏈球菌(一種對人類造成最大危害的細菌)期間,Emmanuelle Charpentier發現一種此前未知的分子tracrRNA。她的研究工作顯示,tracrRNA是細菌古老的免疫系統CRISPR/Cas的一部分,CRISPR/Cas可以通過剪斷病毒的DNA使病毒“繳械投降”。

    Charpentier在2011年發表了她的發現。同年,她與Jennifer Doudna展開合作。 Jennifer Doudna是一位資深的生物化學家,具有豐富的RNA知識。通過兩人的共同努力,她們成功地在試管中重構了該細菌的遺傳剪刀,並簡化了該基因剪刀的分子成分,使其更便於使用。

    在一個劃時代的實驗中,他們隨後重新編輯了該基因剪刀。天然的基因剪刀可以識別病毒中的DNA。但是Charpentier和Doudna證明,這些基因剪刀是可控的,這樣它們就可以在預定位置剪斷任何DNA分子。在剪掉的DNA的位置,研究人員可以輕鬆重寫生命編碼。

    自從Charpentier和Doudna於2012年發現CRISPR/Cas9基因剪刀以來,這項工具已被大幅使用。基礎研究中的許多重要發現離不開CRISPR/Cas9基因剪刀的貢獻,植物研究人員也利用這一工具得以開發出能夠抵抗黴菌、病蟲害和乾旱的農作物。在醫學上,新的癌症療法的臨床試驗正在進行中,治愈遺傳疾病的夢想即將實現。這些遺傳剪刀將生命科學代入一個嶄新的時代,並且在許多方面極大地造福人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