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哈裏斯和彭斯在冠狀病毒、最高法院、疫苗、稅收等問題唇槍舌戰


哈裏斯和彭斯在冠狀病毒、最高法院、疫苗、稅收等問題唇槍舌戰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10月7日星期叁晚上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卡瑪拉·哈裏斯和副總統邁克·彭斯于大選期間在猶他州大學校園的金斯伯裏音樂廳舉行第一次也是唯一一場激烈的辯論。他們並沒有浪費時間在特朗普總統處理冠狀病毒大流行、最高法院、疫苗、稅收和種族等問題上進行正面交火。



這場辯論就發在特朗普總統因冠狀病毒感染,在沃爾特·裏德國家軍事醫療中心住院叁天後,出院回到白宮康複之際。



盡管彭斯在整場辯論中對哈裏斯進行了數次批評,彭斯表情嚴肅嚴謹,哈裏斯面帶笑容,但這兩個副總統提名人比特朗普總統和民主黨提名人喬·拜登在第一次總統辯論中彼此之間顯得親切。辯論中哈裏斯的講話被彭斯不斷地打斷,並相互指責,哈裏斯:“副總統,我正在發言。” 彭斯回擊:“你要說出真相,那很重要。”

在熱情洋溢的辯論中,哈裏斯和彭斯就特朗普政府在大流行期間的表現進行了辯論。哈裏斯指出冠狀病毒造成的全國死亡人數超過21萬人,確診病例超過750萬人,並指責說:“美國人民見證了美國曆史上最大失敗的總統。”這句話在每屆的總統辯論中都會重複。



她辯稱 “此屆政府喪失了基于此的連任權”,並稱 “特朗普政府仍然沒有計劃,而喬·拜登則有。”

爲特朗普政府辯護的彭斯強調:“從第一天起,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就一直把美國人的健康放在首位。”

在過去的七個月中,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多次批評總統,指控特朗普起初低估了疫情的嚴重性,並聲稱他削弱了聯邦政府的回應。

哈裏斯是前加利福尼亞州檢察長兼舊金山地區檢察官,在猶他州鹽湖城與彭斯攤牌時對拜登的案件進行了辯護。



彭斯吹捧總統削減了從大流行病起源的中國發出的幾乎所有航空公司的航班。彭斯說:“特朗普總統的這一決定爲我們贏得了寶貴的時間,以抵抗病毒啓動了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大的一次國家總動員,我相信這可以挽救數十萬美國人的生命。”

領導白宮冠狀病毒特別工作組的副總統也瞄准了拜登的冠狀病毒計劃,他說:“拜登的計劃讀起來像特朗普總統和我以及我們的特別工作組一直在做的每一步一樣。”



彭斯補充說:“這看起來有點抄襲,這是喬·拜登所抄襲的東西。”他指的是拜登自1988年首次競選白宮以來臭名昭著的抄襲之爭。

哈裏斯回應道:“無論副總統聲稱特朗普政府做了什麽,顯然都沒有奏效。當你看到我們國家超過21萬人死亡時,美國人的生命已經喪失,家庭感到悲痛。”



彭斯在回應時說:“沒有一天,我沒有想到失去一個親人的美國家庭。”

彭斯爲總統不敦促執行全國戴口罩的決定辯護說:“特朗普總統和我相信美國人民爲了他們自己的健康會做出最佳選擇,而喬·拜登和卡馬拉·哈裏斯始終在談論強制性戴口罩。”



哈裏斯回擊說:“當你告訴他們真相時,你要尊重美國人民。” 哈裏斯指控特朗普政府 “不願意向美國人民講真話。”

自冠狀病毒大流行在2月和3月席卷全國以來,冠狀病毒一直是總統大選的主要問題。而且,隨著總統被診斷爲冠狀病毒感染,這個問題一直主導了辯論的開始。

哈裏斯上個月備受矚目,當時她表示,特朗普對冠狀病毒疫苗進行嚴厲政治化,她不信任特朗普的冠狀病毒疫苗。《今日美國》的主持人蘇珊·佩奇詢問她是否要接種政府批准的疫苗時,她說:“如果公共衛生專業人員,包括福西博士、醫生告訴我們接種疫苗,我將是第一個排隊接種。但是,如果唐納德·特朗普告訴我們應該接種,那麽我就不會接受。”

彭斯回應說,“現實是,我們將在很短的時間內接種疫苗。”

然後他辯稱:“如果疫苗在特朗普執政期間出現,你將繼續破壞公衆對疫苗的信心,我認爲這是不合情理的。參議員,我只是提醒你,不要在美國人民的生活中玩政治遊戲。”

特朗普總統已提名艾米·科尼·巴雷特到最高法院,以填補因露絲·巴德·金斯伯格大法官去世而騰出的席位。現年48歲的保守派巴雷特目前擔任美國第七巡回上訴法院的法官。

這位87歲高齡的自由正義主義者的去世引發了激烈的黨派鬥爭。特朗普和參議院共和黨人正在迅速采取行動,以確認巴雷特任大法官並將意識形態更向右傾斜。

彭斯指出一些參議院民主黨人對巴雷特的基督教有關的批評時說:“我們特別希望我們不會看到我們以前看到的那種對她的基督教信仰的攻擊。”

哈裏斯退後一步,強調:“喬·拜登和我都是有信仰的人。有人說我們壓制他們的信仰,這是侮辱人的……事實上,如果喬當選,他將僅是第二位奉行天主教的美國總統。”



彭斯隨後質疑,如果共和黨人在大選前成功通過巴雷特的確認,拜登政府是否會推動在最高法院增加席位。

彭斯說:“這是一個經典案例,如果您不能遵守規則,就將改變規則。”然後,他轉向對手,問哈裏斯,她和拜登是否“准備爲收拾最高法院留下後路?”

哈裏斯沒有直接回答,而是敦促參議院不要確認巴雷特。

哈裏斯補充說:“喬和我很清楚:美國人民現在正在投票,這應該由他們決定誰將在最高法院終生服務。”

彭斯回擊說:“你沒有給答案,喬·拜登也沒有給答案。美國人民應該得到一個直接的答案。如果你還沒有弄清楚,那直接的答案就是,他們會擴大最高法院席位。”

拜登還避免在上周的辯論中直接回答同樣的問題,但在民主黨初選時被要求反對擴大最高法院的席位。

彭斯抨擊拜登是“共産主義中國的啦啦隊長”,同時表示希望“改善”與北京的關系的特朗普政府將“要求中國對新型冠狀病毒負責”。



哈裏斯回擊,稱特朗普政府在與中國的貿易戰中失敗了,聲稱美國在此期間失去了很多工作機會。

彭斯反擊,強調“失去了與中國的貿易戰?喬·拜登從未與中國抗爭。”

哈裏斯利用辯論來針對總統沒有繳納足夠的聯邦稅款,並質疑特朗普可能欠了國家的錢。

哈裏斯說:“由于新聞調查的深入,我們現在知道唐納德·特朗普只繳納了750美元的稅。” “當我第一次聽說這件事時,我的意思是說,‘你是說75萬美元?’不是750美元。”

哈裏斯指的是《紐約時報》最近的一份報告,他獲得了有關總統2016年和2017年稅款的信息,這兩項都表明他每年共繳納了750美元的聯邦稅。

《時代》還報道說,在特朗普于2016年贏得總統職位之前的15年中,有10年沒有繳納聯邦所得稅,這主要是由于他報告的財務損失大于收入。

哈裏斯周叁在回答有關總統透明度的問題時說:“我們現在知道唐納德·特朗普欠債,欠債4億美元國債,每個人都清楚,當我們說債權時,這意味著你欠某人的錢。” 

哈裏斯補充說:“知道美國總統、總司令欠錢真是太好了,因爲美國人民有權知道什麽因素在影響總統的決定,而他正在做這些決定是基于美國人民的最大利益……還是他個人利益?”

特朗普無視該報告並稱爲“假新聞”,並聲稱國稅局完成審計後將立即提供其納稅申報表。

彭斯強調了總統不承認這份報告,並說:“美國人民有一位總統是商人,是創造就業機會的人,他已經繳納了數千萬美元的稅款,包括收入所得稅,財産稅等,他創造了數以萬計的美國工作機會。”

在討論稅收問題時,彭斯說:“上任第一天,喬·拜登將提高稅收。”哈裏斯笑著回答:“那不是真的。”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和副總統候選人在稅收問題上意見分歧,一個說提高聯邦稅,一個說不是真的,這讓選民迷茫。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