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闻 / 今日要闻

哈里斯和彭斯在冠状病毒、最高法院、疫苗、税收等问题唇枪舌战


哈里斯和彭斯在冠状病毒、最高法院、疫苗、税收等问题唇枪舌战


【美南新闻记者泉深报道】10月7日星期三晚上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卡玛拉·哈里斯和副总统迈克·彭斯于大选期间在犹他州大学校园的金斯伯里音乐厅举行第一次也是唯一一场激烈的辩论。他们并没有浪费时间在特朗普总统处理冠状病毒大流行、最高法院、疫苗、税收和种族等问题上进行正面交火。



这场辩论就发在特朗普总统因冠状病毒感染,在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住院三天后,出院回到白宫康复之际。



尽管彭斯在整场辩论中对哈里斯进行了数次批评,彭斯表情严肃严谨,哈里斯面带笑容,但这两个副总统提名人比特朗普总统和民主党提名人乔·拜登在第一次总统辩论中彼此之间显得亲切。辩论中哈里斯的讲话被彭斯不断地打断,并相互指责,哈里斯:“副总统,我正在发言。” 彭斯回击:“你要说出真相,那很重要。”

在热情洋溢的辩论中,哈里斯和彭斯就特朗普政府在大流行期间的表现进行了辩论。哈里斯指出冠状病毒造成的全国死亡人数超过21万人,确诊病例超过750万人,并指责说:“美国人民见证了美国历史上最大失败的总统。”这句话在每届的总统辩论中都会重复。



她辩称 “此届政府丧失了基于此的连任权”,并称 “特朗普政府仍然没有计划,而乔·拜登则有。”

为特朗普政府辩护的彭斯强调:“从第一天起,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就一直把美国人的健康放在首位。”

在过去的七个月中,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多次批评总统,指控特朗普起初低估了疫情的严重性,并声称他削弱了联邦政府的回应。

哈里斯是前加利福尼亚州检察长兼旧金山地区检察官,在犹他州盐湖城与彭斯摊牌时对拜登的案件进行了辩护。



彭斯吹捧总统削减了从大流行病起源的中国发出的几乎所有航空公司的航班。彭斯说:“特朗普总统的这一决定为我们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以抵抗病毒启动了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一次国家总动员,我相信这可以挽救数十万美国人的生命。”

领导白宫冠状病毒特别工作组的副总统也瞄准了拜登的冠状病毒计划,他说:“拜登的计划读起来像特朗普总统和我以及我们的特别工作组一直在做的每一步一样。”



彭斯补充说:“这看起来有点抄袭,这是乔·拜登所抄袭的东西。”他指的是拜登自1988年首次竞选白宫以来臭名昭著的抄袭之争。

哈里斯回应道:“无论副总统声称特朗普政府做了什么,显然都没有奏效。当你看到我们国家超过21万人死亡时,美国人的生命已经丧失,家庭感到悲痛。”



彭斯在回应时说:“没有一天,我没有想到失去一个亲人的美国家庭。”

彭斯为总统不敦促执行全国戴口罩的决定辩护说:“特朗普总统和我相信美国人民为了他们自己的健康会做出最佳选择,而乔·拜登和卡马拉·哈里斯始终在谈论强制性戴口罩。”



哈里斯回击说:“当你告诉他们真相时,你要尊重美国人民。” 哈里斯指控特朗普政府 “不愿意向美国人民讲真话。”

自冠状病毒大流行在2月和3月席卷全国以来,冠状病毒一直是总统大选的主要问题。而且,随着总统被诊断为冠状病毒感染,这个问题一直主导了辩论的开始。

哈里斯上个月备受瞩目,当时她表示,特朗普对冠状病毒疫苗进行严厉政治化,她不信任特朗普的冠状病毒疫苗。《今日美国》的主持人苏珊·佩奇询问她是否要接种政府批准的疫苗时,她说:“如果公共卫生专业人员,包括福西博士、医生告诉我们接种疫苗,我将是第一个排队接种。但是,如果唐纳德·特朗普告诉我们应该接种,那么我就不会接受。”

彭斯回应说,“现实是,我们将在很短的时间内接种疫苗。”

然后他辩称:“如果疫苗在特朗普执政期间出现,你将继续破坏公众对疫苗的信心,我认为这是不合情理的。参议员,我只是提醒你,不要在美国人民的生活中玩政治游戏。”

特朗普总统已提名艾米·科尼·巴雷特到最高法院,以填补因露丝·巴德·金斯伯格大法官去世而腾出的席位。现年48岁的保守派巴雷特目前担任美国第七巡回上诉法院的法官。

这位87岁高龄的自由正义主义者的去世引发了激烈的党派斗争。特朗普和参议院共和党人正在迅速采取行动,以确认巴雷特任大法官并将意识形态更向右倾斜。

彭斯指出一些参议院民主党人对巴雷特的基督教有关的批评时说:“我们特别希望我们不会看到我们以前看到的那种对她的基督教信仰的攻击。”

哈里斯退后一步,强调:“乔·拜登和我都是有信仰的人。有人说我们压制他们的信仰,这是侮辱人的……事实上,如果乔当选,他将仅是第二位奉行天主教的美国总统。”



彭斯随后质疑,如果共和党人在大选前成功通过巴雷特的确认,拜登政府是否会推动在最高法院增加席位。

彭斯说:“这是一个经典案例,如果您不能遵守规则,就将改变规则。”然后,他转向对手,问哈里斯,她和拜登是否“准备为收拾最高法院留下后路?”

哈里斯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敦促参议院不要确认巴雷特。

哈里斯补充说:“乔和我很清楚:美国人民现在正在投票,这应该由他们决定谁将在最高法院终生服务。”

彭斯回击说:“你没有给答案,乔·拜登也没有给答案。美国人民应该得到一个直接的答案。如果你还没有弄清楚,那直接的答案就是,他们会扩大最高法院席位。”

拜登还避免在上周的辩论中直接回答同样的问题,但在民主党初选时被要求反对扩大最高法院的席位。

彭斯抨击拜登是“共产主义中国的啦啦队长”,同时表示希望“改善”与北京的关系的特朗普政府将“要求中国对新型冠状病毒负责”。



哈里斯回击,称特朗普政府在与中国的贸易战中失败了,声称美国在此期间失去了很多工作机会。

彭斯反击,强调“失去了与中国的贸易战?乔·拜登从未与中国抗争。”

哈里斯利用辩论来针对总统没有缴纳足够的联邦税款,并质疑特朗普可能欠了国家的钱。

哈里斯说:“由于新闻调查的深入,我们现在知道唐纳德·特朗普只缴纳了750美元的税。” “当我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时,我的意思是说,‘你是说75万美元?’不是750美元。”

哈里斯指的是《纽约时报》最近的一份报告,他获得了有关总统2016年和2017年税款的信息,这两项都表明他每年共缴纳了750美元的联邦税。

《时代》还报道说,在特朗普于2016年赢得总统职位之前的15年中,有10年没有缴纳联邦所得税,这主要是由于他报告的财务损失大于收入。

哈里斯周三在回答有关总统透明度的问题时说:“我们现在知道唐纳德·特朗普欠债,欠债4亿美元国债,每个人都清楚,当我们说债权时,这意味着你欠某人的钱。” 

哈里斯补充说:“知道美国总统、总司令欠钱真是太好了,因为美国人民有权知道什么因素在影响总统的决定,而他正在做这些决定是基于美国人民的最大利益……还是他个人利益?”

特朗普无视该报告并称为“假新闻”,并声称国税局完成审计后将立即提供其纳税申报表。

彭斯强调了总统不承认这份报告,并说:“美国人民有一位总统是商人,是创造就业机会的人,他已经缴纳了数千万美元的税款,包括收入所得税,财产税等,他创造了数以万计的美国工作机会。”

在讨论税收问题时,彭斯说:“上任第一天,乔·拜登将提高税收。”哈里斯笑着回答:“那不是真的。”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和副总统候选人在税收问题上意见分歧,一个说提高联邦税,一个说不是真的,这让选民迷茫。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