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疫苗擁護者擔心無法將疫苗送到被新冠病毒困擾的黑人和西裔居民區


疫苗擁護者擔心無法將疫苗送到被新冠病毒困擾的黑人和西裔居民區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德克薩斯州是多元民族、多元文化的美國第二大州,西班牙裔人口占32%,黑人占11.5%。而在休斯頓,西裔人口占35.9%, 黑人占16.7%。對于有色人種來說,新冠病毒造成的致命傷害尤其嚴重。這些社區的疫苗擁護者擔心,由于疫苗接種地點的位置所限,他們在需要接種疫苗的人口將比白人多很多。

德克薩斯州中部集體行動臨時執行主任卡茲克·普林斯(Kazique Prince)說:“我們已經看到了人種之間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率的巨大差距,而且沒有資源可爲遭受巨大痛苦的棕色和黑色人種社區提供醫療保健。” “我非常緊張和焦慮,這種疫苗接種工作不會爲我們解決問題。”



根據德克薩斯州衛生服務部的數據,德克薩斯州死于新冠的人口中有一半以上是西班牙裔,近10%是黑人。但是,該州指定的疫苗接種地點主要是醫院、診所、療養院和藥房,這些設施往往位于較富裕的地區。

例如,在特拉維斯縣,已經指定了88個地點來管理疫苗,該縣大約四分之叁是非西班牙裔社區。在達拉斯,城市的南部地區,有色人種占主導地位,疫苗分布少于中部和北部,北部往往是白人和富人區。在達拉斯縣的140個分發點中,只有10個點位于黑人社區,而只有37個點在西班牙裔社區。

服務欠佳的社區中的人們通常沒有車輛,必須依靠公共交通工具。在大流行期間,許多城市運輸機構減少了服務或由于社會隔離限制了乘客人數。

拉美裔健康論壇(Latino Health Forum)首席執行官吉爾·拉米雷斯(Jill Ramírez)說:“這種疫苗的分發具有很大的運輸成分。”該論壇致力于在奧斯汀的西班牙裔社區中推廣良好的醫療保健習慣。



疫苗擁護者也注意到,在東奧斯汀的社區中,找到口罩和洗手液比在城市的其它地方更加困難,他們開始努力將這些東西帶給他們所在社區的人們。

奧斯汀一名開始自願幫助西班牙裔社區的工程師奧馬·戈麥斯(Omar Gomez)說:“現在,當他們試圖爲93歲的祖母接種疫苗時,看到了同樣的問題。”“不管個人保護設施發生了什麽,疫苗都遇到困難:地區差異,不平等。這不是一種平衡的方法,”



戈麥斯指出,盡管該州將養老院居民的疫苗接種列爲優先事項,但許多西班牙裔家庭仍在家中照顧老年親戚。

他說:“我們的祖父母與我們的家庭住在一起,而不是與療養院住在一起。” “而他們忘記了這一點。”

周叁,州衆議員維克·古德溫(Vikki Goodwin)聯同37名其他民主黨衆議院議員在給州長格雷格·阿博特(Greg Abbott)的信中表達了類似的擔憂。



古德溫寫道:“粗略浏覽一下我當地的疫苗接種地點地圖,表明醫療服務提供者集中在有色人種居民區的比例比其它地區要少得多。” “我要求您格外小心地廣泛分發疫苗接種機會,並希望不論種族或種族背景,所有德克薩斯人都能平等獲得疫苗接種。”

德州健康服務部宣布將在下周將疫苗運送到大型疫苗接種中心。發言人克裏斯·範·德森(Chris Van Deusen)表示,疫苗工作的最初幾周的重點是醫護人員和長期護理機構的居民,但在即將到來的分發階段,他們將使疫苗接種者的類型多樣化。



他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說:“我們還將能夠爲經常爲不同人群提供服務的地方衛生部門和社區診所等服務者分配更多疫苗,”

奧斯汀UTHealth公共衛生學院的教授丹尼斯·安德魯利斯(Dennis Andrulis)表示,衛生官員應積極尋找教堂或社區中心之類的場所,這些場所曾被用作冠狀病毒檢測場所,而在服務欠缺的社區中可作爲疫苗分發接種場所。



安德魯利斯說:“認識到這些地區曆史上缺乏科學或醫療保健服務是至關重要的條件,您們可能必須在人們知道值得信賴的地方建立接種場所。”

拉米雷斯說,衛生當局還必須努力工作,以贏得有色人種的信任。盡管許多人都渴望獲得這種疫苗,但擁護者們說,他們確實聽說有人不願接種該疫苗,這可能是由于對政府機構的普遍不信任或由于誤報。拉米雷斯說,在西班牙裔中,反移民的言論和政策導致了這些擔憂。

拉米雷斯說:“拉丁裔確實是有很多事情,很多受到歧視。所以現在我們告訴人們,您們可以信任我們,現在我們將爲您提供疫苗。”“我們將不得不消除許多神話。我們必須讓人們感到自己需要接種疫苗,因爲那是唯一的希望。”

黑人社區內部也存在類似的不信任感,在圖斯克吉實驗的集體記憶中,患有梅毒的阿拉巴馬州黑人居民未經治療,而是受到監視以追蹤疾病的致命路徑,這導致黑人對醫療機構普遍不信任。

普林斯說:“現在仍然存在不信任,政府機構不能滿足黑人和棕色人社區的需求。”

對于安德魯利斯來說,在急于盡快將疫苗推向公衆的過程中,這些挑戰被忽略了。他贊揚聯邦政府發起的公私合營快速行動(Warp Speed),以盡可能快地生産疫苗,但他說,這只是爲最有可能因病毒感染而住院或死亡的人接種疫苗的第一步。

安德魯利斯說:“德克薩斯州需要提出一種凝聚戰略,以促進信息的傳播,使社區能夠接受該信息,從而通過可信賴的渠道來獲得信息。”

德克薩斯州的一些城市已經宣布了計劃,以解決疫苗接種地點分布不均的問題。達拉斯縣正在費爾公園(Fair Park)准備一個“巨型COVID-19疫苗接種點”,以服務于該市的南部。

在休斯頓所在的哈裏斯縣,該縣到目前爲止只收到了6,000劑疫苗,而224,000劑則直接送給了醫院和療養院等接種人群。該縣發言人拉斐爾·勒邁特(Rafael Lemaitre)表示,他們正在開展“多語言媒體運動”,並與社區領袖合作,克服有色人種(包括無證件人)的語言障礙。



在周叁的新聞發布會上,奧斯汀公共衛生局局長斯蒂芬妮·海登(Stephanie Hayden)表示,他們正在嘗試借鑒以往的經驗,並正在“從公平的角度出發”研究疫苗的分發。



但是專家和擁護者並不相信這些努力足以彌補爲有色人種群體提供服務所需的差距。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