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闻 / 今日要闻

疫苗拥护者担心无法将疫苗送到被新冠病毒困扰的黑人和西裔居民区


疫苗拥护者担心无法将疫苗送到被新冠病毒困扰的黑人和西裔居民区


【美南新闻记者泉深报道】德克萨斯州是多元民族、多元文化的美国第二大州,西班牙裔人口占32%,黑人占11.5%。而在休斯顿,西裔人口占35.9%, 黑人占16.7%。对于有色人种来说,新冠病毒造成的致命伤害尤其严重。这些社区的疫苗拥护者担心,由于疫苗接种地点的位置所限,他们在需要接种疫苗的人口将比白人多很多。

德克萨斯州中部集体行动临时执行主任卡兹克·普林斯(Kazique Prince)说:“我们已经看到了人种之间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率的巨大差距,而且没有资源可为遭受巨大痛苦的棕色和黑色人种社区提供医疗保健。” “我非常紧张和焦虑,这种疫苗接种工作不会为我们解决问题。”



根据德克萨斯州卫生服务部的数据,德克萨斯州死于新冠的人口中有一半以上是西班牙裔,近10%是黑人。但是,该州指定的疫苗接种地点主要是医院、诊所、疗养院和药房,这些设施往往位于较富裕的地区。

例如,在特拉维斯县,已经指定了88个地点来管理疫苗,该县大约四分之三是非西班牙裔社区。在达拉斯,城市的南部地区,有色人种占主导地位,疫苗分布少于中部和北部,北部往往是白人和富人区。在达拉斯县的140个分发点中,只有10个点位于黑人社区,而只有37个点在西班牙裔社区。

服务欠佳的社区中的人们通常没有车辆,必须依靠公共交通工具。在大流行期间,许多城市运输机构减少了服务或由于社会隔离限制了乘客人数。

拉美裔健康论坛(Latino Health Forum)首席执行官吉尔·拉米雷斯(Jill Ramírez)说:“这种疫苗的分发具有很大的运输成分。”该论坛致力于在奥斯汀的西班牙裔社区中推广良好的医疗保健习惯。



疫苗拥护者也注意到,在东奥斯汀的社区中,找到口罩和洗手液比在城市的其它地方更加困难,他们开始努力将这些东西带给他们所在社区的人们。

奥斯汀一名开始自愿帮助西班牙裔社区的工程师奥马·戈麦斯(Omar Gomez)说:“现在,当他们试图为93岁的祖母接种疫苗时,看到了同样的问题。”“不管个人保护设施发生了什么,疫苗都遇到困难:地区差异,不平等。这不是一种平衡的方法,”



戈麦斯指出,尽管该州将养老院居民的疫苗接种列为优先事项,但许多西班牙裔家庭仍在家中照顾老年亲戚。

他说:“我们的祖父母与我们的家庭住在一起,而不是与疗养院住在一起。” “而他们忘记了这一点。”

周三,州众议员维克·古德温(Vikki Goodwin)联同37名其他民主党众议院议员在给州长格雷格·阿博特(Greg Abbott)的信中表达了类似的担忧。



古德温写道:“粗略浏览一下我当地的疫苗接种地点地图,表明医疗服务提供者集中在有色人种居民区的比例比其它地区要少得多。” “我要求您格外小心地广泛分发疫苗接种机会,并希望不论种族或种族背景,所有德克萨斯人都能平等获得疫苗接种。”

德州健康服务部宣布将在下周将疫苗运送到大型疫苗接种中心。发言人克里斯·范·德森(Chris Van Deusen)表示,疫苗工作的最初几周的重点是医护人员和长期护理机构的居民,但在即将到来的分发阶段,他们将使疫苗接种者的类型多样化。



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我们还将能够为经常为不同人群提供服务的地方卫生部门和社区诊所等服务者分配更多疫苗,”

奥斯汀UTHealth公共卫生学院的教授丹尼斯·安德鲁利斯(Dennis Andrulis)表示,卫生官员应积极寻找教堂或社区中心之类的场所,这些场所曾被用作冠状病毒检测场所,而在服务欠缺的社区中可作为疫苗分发接种场所。



安德鲁利斯说:“认识到这些地区历史上缺乏科学或医疗保健服务是至关重要的条件,您们可能必须在人们知道值得信赖的地方建立接种场所。”

拉米雷斯说,卫生当局还必须努力工作,以赢得有色人种的信任。尽管许多人都渴望获得这种疫苗,但拥护者们说,他们确实听说有人不愿接种该疫苗,这可能是由于对政府机构的普遍不信任或由于误报。拉米雷斯说,在西班牙裔中,反移民的言论和政策导致了这些担忧。

拉米雷斯说:“拉丁裔确实是有很多事情,很多受到歧视。所以现在我们告诉人们,您们可以信任我们,现在我们将为您提供疫苗。”“我们将不得不消除许多神话。我们必须让人们感到自己需要接种疫苗,因为那是唯一的希望。”

黑人社区内部也存在类似的不信任感,在图斯克吉实验的集体记忆中,患有梅毒的阿拉巴马州黑人居民未经治疗,而是受到监视以追踪疾病的致命路径,这导致黑人对医疗机构普遍不信任。

普林斯说:“现在仍然存在不信任,政府机构不能满足黑人和棕色人社区的需求。”

对于安德鲁利斯来说,在急于尽快将疫苗推向公众的过程中,这些挑战被忽略了。他赞扬联邦政府发起的公私合营快速行动(Warp Speed),以尽可能快地生产疫苗,但他说,这只是为最有可能因病毒感染而住院或死亡的人接种疫苗的第一步。

安德鲁利斯说:“德克萨斯州需要提出一种凝聚战略,以促进信息的传播,使社区能够接受该信息,从而通过可信赖的渠道来获得信息。”

德克萨斯州的一些城市已经宣布了计划,以解决疫苗接种地点分布不均的问题。达拉斯县正在费尔公园(Fair Park)准备一个“巨型COVID-19疫苗接种点”,以服务于该市的南部。

在休斯顿所在的哈里斯县,该县到目前为止只收到了6,000剂疫苗,而224,000剂则直接送给了医院和疗养院等接种人群。该县发言人拉斐尔·勒迈特(Rafael Lemaitre)表示,他们正在开展“多语言媒体运动”,并与社区领袖合作,克服有色人种(包括无证件人)的语言障碍。



在周三的新闻发布会上,奥斯汀公共卫生局局长斯蒂芬妮·海登(Stephanie Hayden)表示,他们正在尝试借鉴以往的经验,并正在“从公平的角度出发”研究疫苗的分发。



但是专家和拥护者并不相信这些努力足以弥补为有色人种群体提供服务所需的差距。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