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古德溫:拜登選擇卡瑪拉·哈裏斯做副總統競選搭檔讓人不知所措


古德溫:拜登選擇卡瑪拉·哈裏斯做副總統競選搭檔讓人不知所措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8月11日下午,美國《福克斯新聞》專欄作家、《紐約郵報》著名記者、政治評論家邁克爾·古德溫(Michael Goodwin)在得知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選擇卡瑪拉·哈裏斯(Kamala Harris)作爲女性黑人副總統競選搭檔時,于晚間在《福克斯新聞》發表了自己的評論。



評論指出,參議員卡瑪拉·哈裏斯爲2020年民主黨挑選了兩個大箱子-性別和種族。 但是由于喬·拜登和他的團隊以業余方式讓選擇過程失控,此刻讓人感到不知所措。



拜登一個月前有六競選選手,之前可能是12位。冗長的、過度炒作競選搭檔似乎想創造奇迹。

一些人公開競選,如史黛西·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和凱倫·巴斯(Karen Bass)招募支持者直接與拜登講話; 蘇珊·賴斯(Susan Rice)在電視上大肆宣揚她所認爲的資格,就好像她能接任一樣。

由于拜登主要位于特拉華州家裏地下室工作,並且緩慢地推出嚴肅的政策建議,因此偷窺和和投機活動顯得尤爲重要。在大多數情況下,拜登的競選活動似乎漏洞百出,給人留下的印象是沒有事態的發展。

拜登將卡瑪拉·哈裏斯作爲競選夥伴,從主要方面解決了緊張局勢。

整個過程中,有兩個公認的潛台詞。 首先是拜登在#MeToo活動中做出的決定,那就是必須是女人,這個誓言立即削弱了獲勝者的資格,無論是誰, 這就是配額的作用。



如果男人被考慮並且可以被接受,女性哈裏斯會成爲熱點嗎? 這要對哈裏斯産生懷疑。

拜登的選擇變得更加傾斜,因爲越來越明顯的是,該候選人不僅必須是女性,而且還必須是黑人。 黑人選民對希拉裏·克林頓缺乏熱情,使她在四年前陷入沉寂。

盡管拜登的提名很大程度上要歸功于南卡羅來納州初選的黑人選民,但作爲巴拉克·奧巴馬的副總統本身並不能保證他在11月有足夠的黑人忠誠度和投票率。 他需要支持民主黨的最重要和最可靠的集團,所以這個陰謀真的是關于他會選擇哪個黑人婦女。

第二個潛台詞是拜登在精神和身體上明顯的衰弱,不止一位觀察家指出,如果民主黨獲勝,競選夥伴很有可能在第一任期內成爲總統。 正如拜登的支持者所說,總統在等待。

拜登的年齡已達到77歲,而哈裏斯可能做得到。她十月份才56歲, 這是她最好的年華的時候,她敏捷而吸引人,這與他經常迷惑不解的外表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按照這些特定要求衡量,哈裏斯絕對有資格,盡管她不是她曾經注定要成爲的超級巨星。

她起步很快,在2019年6月的一次辯論後達到諷刺性的頂峰-通過與南方參議員的友誼直接抨擊拜登以及幾十年前的反公交車的立場。她在初選中的軌迹爲支持者和反對者提供了彈藥。

實際上,哈裏斯說了一句好所的話好,“那個小女孩就是我”(公交車上受虐待的黑人小女孩)。她還有一次很好的辯論。 此後,她成爲攻擊目標,並迅速逃避了同樣是塔爾西·加巴德(Tulsi Gabbard)的指控,因爲她在加利福尼亞相對較小的大麻案件中是一名過于激進的檢察官。



最終,哈裏斯並沒有提供那種讓公衆渴望更多的表現。 舉兩個例子,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和參議員艾米·克洛布查(Amy Klobuchar)一直待到決定性競選之前,在辯論中獲得的評價遠比她好。

此外,哈裏斯是檢察官這一簡單事實可能會在極左派那些她極需要吸引票倉的人群中對她構成重大影響。 投票的信號可能表明拜登想將自己和黨派與激進分子隔離開來,極左派激進分子在許多城市地區引發騷亂和搶劫。但是鑒于拜登迄今爲止在這個問題上保持沉默的態度,這是不尋常的。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