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闻 / 今日要闻

古德温:拜登选择卡玛拉·哈里斯做副总统竞选搭档让人不知所措


古德温:拜登选择卡玛拉·哈里斯做副总统竞选搭档让人不知所措


【美南新闻记者泉深报道】8月11日下午,美国《福克斯新闻》专栏作家、《纽约邮报》著名记者、政治评论家迈克尔·古德温(Michael Goodwin)在得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选择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作为女性黑人副总统竞选搭档时,于晚间在《福克斯新闻》发表了自己的评论。



评论指出,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为2020年民主党挑选了两个大箱子-性别和种族。 但是由于乔·拜登和他的团队以业余方式让选择过程失控,此刻让人感到不知所措。



拜登一个月前有六竞选选手,之前可能是12位。冗长的、过度炒作竞选搭档似乎想创造奇迹。

一些人公开竞选,如史黛西·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和凯伦·巴斯(Karen Bass)招募支持者直接与拜登讲话; 苏珊·赖斯(Susan Rice)在电视上大肆宣扬她所认为的资格,就好像她能接任一样。

由于拜登主要位于特拉华州家里地下室工作,并且缓慢地推出严肃的政策建议,因此偷窥和和投机活动显得尤为重要。在大多数情况下,拜登的竞选活动似乎漏洞百出,给人留下的印象是没有事态的发展。

拜登将卡玛拉·哈里斯作为竞选伙伴,从主要方面解决了紧张局势。

整个过程中,有两个公认的潜台词。 首先是拜登在#MeToo活动中做出的决定,那就是必须是女人,这个誓言立即削弱了获胜者的资格,无论是谁, 这就是配额的作用。



如果男人被考虑并且可以被接受,女性哈里斯会成为热点吗? 这要对哈里斯产生怀疑。

拜登的选择变得更加倾斜,因为越来越明显的是,该候选人不仅必须是女性,而且还必须是黑人。 黑人选民对希拉里·克林顿缺乏热情,使她在四年前陷入沉寂。

尽管拜登的提名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南卡罗来纳州初选的黑人选民,但作为巴拉克·奥巴马的副总统本身并不能保证他在11月有足够的黑人忠诚度和投票率。 他需要支持民主党的最重要和最可靠的集团,所以这个阴谋真的是关于他会选择哪个黑人妇女。

第二个潜台词是拜登在精神和身体上明显的衰弱,不止一位观察家指出,如果民主党获胜,竞选伙伴很有可能在第一任期内成为总统。 正如拜登的支持者所说,总统在等待。

拜登的年龄已达到77岁,而哈里斯可能做得到。她十月份才56岁, 这是她最好的年华的时候,她敏捷而吸引人,这与他经常迷惑不解的外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按照这些特定要求衡量,哈里斯绝对有资格,尽管她不是她曾经注定要成为的超级巨星。

她起步很快,在2019年6月的一次辩论后达到讽刺性的顶峰-通过与南方参议员的友谊直接抨击拜登以及几十年前的反公交车的立场。她在初选中的轨迹为支持者和反对者提供了弹药。

实际上,哈里斯说了一句好所的话好,“那个小女孩就是我”(公交车上受虐待的黑人小女孩)。她还有一次很好的辩论。 此后,她成为攻击目标,并迅速逃避了同样是塔尔西·加巴德(Tulsi Gabbard)的指控,因为她在加利福尼亚相对较小的大麻案件中是一名过于激进的检察官。



最终,哈里斯并没有提供那种让公众渴望更多的表現。 举两个例子,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和参议员艾米·克洛布查(Amy Klobuchar)一直待到决定性竞选之前,在辩论中获得的评价远比她好。

此外,哈里斯是检察官这一简单事实可能会在极左派那些她极需要吸引票仓的人群中对她构成重大影响。 投票的信号可能表明拜登想将自己和党派与激进分子隔离开来,极左派激进分子在许多城市地区引发骚乱和抢劫。但是鉴于拜登迄今为止在这个问题上保持沉默的态度,这是不寻常的。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