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聞 / 今日要聞

加州硅谷科技公司遷往佛州邁阿密和德州奧斯汀是未來發展趨勢


加州硅谷科技公司遷往佛州邁阿密和德州奧斯汀是未來發展趨勢


【美南新聞記者泉深報道】佛羅裏達州邁阿密市長弗朗西斯·蘇亞雷斯(Francis Suarez)一直在接洽來自硅谷科技界高層管理人員的衆多詢問,這些詢問從特斯拉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到推特首席執行官傑克·多西(Jack Dorsey),在最近幾周達到了高峰。

據報道,蘇亞雷斯市長還與谷歌前首席執行官埃裏克·施密特(Eric Schmidt)以及帕蘭蒂爾 (Palantir)董事長彼得·泰爾(Peter Thiel)等人見了面。



蘇亞雷斯市長是想提供硅谷無法提供的服務嗎?市長正在試圖說服他們,邁阿密承諾提供一個更加商業友好的環境。

蘇亞雷斯在推特上向詢問科技公司的主管發短信時說:“邁阿密沒有比我的推特帳戶有更多的其它秘密。” “絕對毫無疑問的是,他們之所以遷移到這裏,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們認爲加州的監管和稅收環境不佳。”

蘇亞雷斯表示,周二(1月26日)邁阿密將任命第一位首席技術官,以回應這些硅谷業務。新任首席技術官將“提供禮賓服務”,例如簡化高科技公司來邁阿密時的官僚程序。

蘇亞雷斯說:“一些科技公司的領導人表達了一種對硅谷的態度,說:'我們(硅谷)不想要你,我們(硅谷)不需要你。'” 他提到硅谷企業主時說,他們覺得自己在硅谷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 “這與我所提供幫助恰恰相反”,“我會完善地發展這個生態系統。”

科技公司離開硅谷

雖然硅谷絕不會停止成爲科技行業的中心,但不可否認的是,硅谷的一些精英正在向邁阿密和奧斯汀等城市遷移:Reddit的聯合創始人亞曆克西斯·奧哈尼安(Alexis Ohanian)于2017年從舊金山移居邁阿密;一年後,風險投資家謝爾文·皮舍瓦爾 (Shervin Pishevar)于2018年在邁阿密海灘購買了一套房子;2020年末,創立Shutterstock並成爲投資者的喬納森·奧林格(Jonathan Oringer)和其他著名的風險投資家,包括基思·拉博伊斯(Keith Rabois)和戴維·布倫伯格(David Blumberg),也移居邁阿密。

不僅僅是邁阿密經曆了這種遷移。上個月,科技巨頭甲骨文(Oracle)宣布將其公司總部從加利福尼亞的紅木城遷移到德克薩斯州的奧斯汀。其它這樣的舉動包括帕蘭蒂爾前往丹佛紮營。而馬斯克上個月表示已將特斯拉總部搬到奧斯汀。惠普企業(Hewlett Packard Enterprise)上個月還宣布,其總部將從加利福尼亞州聖何塞(San Jose)遷至休斯頓郊區。



惠普企業發言人亞當·鮑爾(Adam Bauer)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寫道,稅收方面的考慮並非在“推動”將公司遷至德克薩斯州中起決定作用,“灣區團隊成員完全是自願地想重新定位自己的工作位點。” 因爲那裏沒有州稅、市稅,有便宜的房價和物價,生活成本低。



他還寫道:“爲了響應業務需求,長期節省成本的機會以及團隊成員對未來工作環境的偏好,是我們決定將總部遷至休斯頓地區的原因。”

根據LinkedIn跟蹤的自我報告數據,盡管舊金山灣區仍在繼續吸引技術員工,但增長率下降了35%以上,這是所有跟蹤的大都市區跌幅最大的一次,這一點足夠重要。遷移之後的專家預測,這些數字可能會增加。

Wedbush Securities的財務分析師丹·艾夫斯(Dan Ives)表示:“盡管目前只有少量科技公司撤離硅谷,但我認爲這將在2021年加速發展。”



但是,許多企業遷移的原因比人們想象的要複雜。稅務專家說,公司不必爲了營業稅激勵機制而搬遷公司總部。相反,在生活成本較低的情況下,幫助他們向雇員支付相對較少的薪水可能是一項長期工作。

公司還可能希望逃避或減輕在加利福尼亞這樣著名的政治自由州中所出現的法律問題的影響。

艾夫斯說:“您將發現絕大多數的科技公司總是從硅谷湧現出來,而您將無法在其它任何地方創建這種科技公司。” “但是,當您看到奧斯汀時,它正在以普通雇員一半的成本創建一個迷你硅谷。”

邁阿密和奧斯汀有便宜的雇員

稅法專家說,像甲骨文這樣的公司,長期在包括邁阿密和奧斯汀在內的許多美國城市設有輔助辦事處,無論其總部位于何處,都必須繳納相同的稅款。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經濟學教授兼稅收專家加布裏埃爾•祖克曼(Gabriel Zucman)說:“從公司報稅的角度出發,遷出加利福尼亞不會改變稅單。”



甲骨文發言人黛博拉·赫林格( Deborah Hellinger )拒絕置評。但是稅務專家懷疑甲骨文及其同行可能會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步淘汰加利福尼亞的高薪雇員,而轉向德克薩斯州的低薪雇員。這些公司還可以減輕雇員加薪的負擔,因爲他們住在生活成本較低的地方。

分析師布萊恩·克羅普 (Brian Kropp) 表示:“即使很多公司都說他們可以讓人們在任何地方工作,但大多數公司都說我們不會削減薪水,但是我們會減緩薪水的增長速度。”



克羅普說,他與多家“財富200強”公司的高級代表進行了交談,他們正在探討搬遷公司總部的問題。簡而言之,將員工從加利福尼亞轉移到德克薩斯州可以節省長期的公司成本,這意味著這些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可以獲得更高的支出。

克羅普說:“複合效應轉化爲3%或5%的利潤率,可直接獲利。”

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法學教授、州和地方稅收專家達裏恩·山斯克(Darien Shanske)說,通過搬到奧斯汀或邁阿密等城市,公司仍將利用“集聚”的經濟思想,即當公司成立時並且經濟活動在物理上聚集在一起,因此企業可以在該地區更輕松地發展。



他說:“我認爲甲骨文正在思考,我們可以去奧斯汀,而我們得到的是一個集聚體,因爲我們需要擁有這些人才。”

他說:“加利福尼亞已將其(甲骨文)炸毀,但這並不是因爲稅收政策,它數十年來沒有建造足夠住房的問題。” “在奧斯汀建造它可能更便宜,更容易。”

加州的法律威脅

克羅普說,一些公司還對加州針對富裕人士和企業的特定法律越來越多表示擔憂。

例如,他指出了加利福尼亞州具有裏程碑意義的2018年法律,該法律要求其位于加利福尼亞州的主要執行辦公室的董事會中必須至少有一位女性董事。到2021年底,擁有六個或更多董事的公司必須至少擁有叁名女性董事。 (就甲骨文而言,即使在向東遷移之前,它也已經遵守:截至6月份的年度報告,該公司有15名董事,其中4名是女性)。

除了各州法律規定增加婦女代表權之外,其他行業觀察家還指出,加利福尼亞州和紐約州早日做出了征收財産稅的努力。

去年,《 2088年加利福尼亞州議會法案》旨在對擁有超過3,000萬美元財富並追逐在過去十年中離開加利福尼亞州的人征收0.4%的新稅,但在立法會議上未能通過。現在,一項相關的法案旨在提高年收入超過100萬美元的個人的收入所得稅,同時也對企業征收稅款,以此籌集數十億美元來滿足該州無家可歸者的需求。

遵循俄勒岡州波特蘭市的腳步,舊金山等城市已經向首席執行官薪水較高的大公司征收新稅,無論公司總部或公司在哪裏。

“這對公司高管有影響嗎?”克羅普問。 “是的,因爲如果要征收高級管理人員稅,那對他們來說遷移確實很重要。”

邁阿密的誘惑

邁阿密似乎正在解決許多企業所關注的問題。共享工作空間(Pipeline Workspaces)的首席執行官兼聯合創始人菲利普·霍達德 (Philippe Houdard)表示,最近幾周,邁阿密的商業和科技領域發生了爆炸式增長。實際上,它已經變得充滿了對技術公司的咨詢,以至于當地的WhatsApp團體“邁阿密科技生活”(Miami Tech Life)達到了256人的能力。



他說:“我從未見過現在發生的事情。” “主要是很多來自加利福尼亞的人,很多來自舊金山、洛杉矶,也有來自紐約的人。”

邁阿密人口會越來越多,這給市政廳也增加了負擔,市政府面臨擴大。市長蘇亞雷斯說:“對我們來說,這是一個非常鮮明的對比。” “我們認爲我們應該擁有數量有限的政府。”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