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闻 / 今日要闻

郑州地铁乘客讲述被洪水淹没的恐怖 水灾死亡人数继续上升


郑州地铁乘客讲述被洪水淹没的恐怖    水灾死亡人数继续上升


【美南新闻泉深】中国中部地区河南省大部分地区遭受洪水袭击,至少有 33 人死亡,8 人仍然失踪。在河南省会郑州市毁灭性的洪水淹没了整个社区,乘客被困在地铁车厢内,加上洪水造成山体滑坡和淹没水坝和河流之后,当局加大了救援和恢复工作。



河南当局周四表示,自上周末以来,暴雨袭击了河南省,造成数十万人流离失所,并造成 12.2 亿元人民币(约合 1.9 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河南拥有 9900 万居民,是中国人口最多、最贫困的省份之一,拥有大片农田和工厂。



拥有 1200 万人口的省会郑州是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有 12 人在被洪水淹没的地铁线上被困数小时后遇难。许多较小的城市和村庄也遭到严重破坏。随着该地区降雨量增加,救援工作仍在继续进行,预计死亡人数将上升。



在郑州以西的县级市巩义市,洪水漫过街道,至少有四人丧生。大雨还导致房屋大面积倒塌和山体滑坡,阻碍了救援行动。



据官方媒体《人民日报》报道,在另一个城市新乡市,河流泛滥超过警戒线,7 个水库泛滥,影响了 58 个县和 47 万人。

中国社交媒体上分享的大量视频记录了洪水的严重程度,视频显示人和车被汹涌的洪流冲走。周四,滞留的居民继续在中国最大的两个社交媒体平台微信和微博上寻求帮助,一些人分享了失踪家人的照片和信息。

地铁乘客处在崩溃的边缘

灾难中最恐怖的场景之一发生在郑州地铁5号线的地下。

在周二晚高峰时段,数百名通勤者被困在不断上升的水中,浑浊的洪流涌入隧道并渗入车厢。一些人发布了视频并在线寻求帮助,显示人们紧紧抓住天花板把手以将头保持在上升的水面上的戏剧性视频震惊了全国并成为世界各地的头条新闻。

在另一段视频中,救援人员对其他人进行心肺复苏 (CPR) 时,可以看到几具尸体毫无生气地躺在平台上。

当局表示,超过 500 名乘客从被淹没的地铁线路中疏散,其中 12 人死亡,5 人受伤。

在社交媒体和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一些幸存者分享了地铁上灾难发生的悲惨经历。

一位女士在微博网站上发帖称,地铁在两站之间停靠后不久就开始渗水。地铁工作人员首先指示乘客下车并通过隧道疏散,但由于前方洪水过多,他们很快被告知要折返。

等他们全部回到地铁车厢时,水已经到了腰际。随着更多的水充满隧道并从地铁车厢门之间的缝隙渗入车内,水面不断地上升。



她写道:“我们试图尽可能多地站在座位上,但即便如此,水最终还是到达了我们的胸膛。”“我真的很害怕,但最可怕的不是水,而是车厢里越来越少的空气,许多人似乎有呼吸困难。”

她听到另一位女士在电话中向她的家人提供了她的银行账户详细信息,并想知道她是否应该这样做。她给母亲发了一条信息,告诉她,她“可能出不去了”。当她妈妈回电话时,她突然说不出话来。她告诉她,她还在等待救援并挂断了电话。接下来的两个半小时乘客“处于崩溃的边缘”。

最终,她因缺氧昏倒,后来被手机震动唤醒。是她母亲打来的电话,告诉她救援正在进行中。就在这时,她听到火车顶上有脚步声,消防员开始砸开窗户让新鲜空气进来。她写道,她听到越来越多的救援人员到达,一个又一个,他们被放出来,那些晕倒的人先被送出去,然后是女人。她的帖子后来被删除了,目前尚不清楚原因或由谁删除的。


另一位女士告诉国营的《中国青年报》,当她看到火车进水时,她忍不住哭了起来。在她身边,也有人哭了。但人们互相安慰,渐渐地,大多数人选择保持沉默以保存能量。

一些人试图拨打紧急电话,并要求家人和朋友寻求帮助,但无济于事。她说,到晚上 9 点,地铁内的水已经到达他们的喉咙。人群中有儿童、孕妇和老人,她周围的一些人开始颤抖、干呕、喘气。

她说:“当时我真的很害怕。当我看到窗外的水从我们头顶升起时,我正准备接受我永远无法出去的事实。”

她说,由于手机只剩下 30% 的电量,她关闭了设备上的所有其他应用程序,并在微信上给亲友发了消息,但她不敢告诉父母。晚上9点之前,她一直要求他们联系救援人员。但后来,她主要是安排人在她死后要处理的事情。

千年一次的暴雨?

在周三晚上的新闻发布会上,官员们为洪水灾民默哀片刻。据官员称,已在受灾地区部署了 6,000 多名消防员和 2,000 名军事和准军事部队成员。



据省气象台一位官员称,预计周四会有更多大雨,但预计周五会减弱。

河南当局表示,倾盆大雨的强度是前所未有的,周二下午一小时内有超过 20 厘米(7.8 英寸)的雨水倾泻到郑州,占该市去年记录的年降雨量的三分之一。

郑州的气象站将降雨量描述为“千年一次”。与此同时,河南省水利部门称该省部分地区的降雨量“5000 年一遇”。



然而,周三晚上,一位资深气象学家在北京的新闻发布会上反驳了这种描述。据新华社报道,国家气象中心首席预报员陈涛表示,鉴于中国的降水记录只能追溯到1951年,没有可靠的长期数据,气象学家很难得出这样的结论。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