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闻 / 今日要闻

特朗普代理国防部长米勒:“没有”授权米利给中国打电话,他背叛应该辞职


特朗普代理国防部长米勒:“没有”授权米利给中国打电话,他背叛应该辞职


【美南新闻泉深】从 2020 年大选后期到总统就职日期间领导五角大楼的前代理国防部长克里斯托弗·米勒(Christopher Miller)说,他“没有也永远不会授权”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Mark Milley)将军“秘密”打电话给他的中国同行,他将这些指控描述为“可耻且史无前例的背叛行为”,并呼吁他背叛应该“立即”辞职。


米利与米勒

米勒在给福克斯新闻的一份声明中说,美国武装部队从一开始就“在平民控制军队的不可侵犯原则下运作”。

米勒说:“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是最高级别的军官,其唯一职责是向总统提供军事方面的建议,法律禁止行使行政权力指挥部队。” “指挥系统从总统到国防部长,而不是通过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

米勒继续引用由《华盛顿邮报》记者鲍勃·伍德沃德和罗伯特·科斯塔合着的《危险》一书中的指控,称米利曾两次秘密打电话给他的中国同行、中国人民解放軍李作成将军。该书称,这些电话发生在 2020 年总统大选之前,即 2020 年 10 月 30 日,然后是 2021 年 1 月 6 日国会暴动两天后。


米利与李作成

该书称,米利在查看情报后联系了李,这些情报表明中国官员认为美国正计划在南海军事演习期间对中国发动袭击。这本书的作者还声称,米利第二次联系李,向他保证美国不会做出任何形式的进攻或以任何形式攻击中国。正如米利承诺的那样,“我们是 100% 稳定的,一切都很好,但民主可以有时马虎。”

但福克斯新闻采访了米利与李的两次电话期间在房间里的多个人。这些电话在 10 月与时任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 (Mark Esper) 的办公室进行了协调。

一位美国官员告诉福克斯新闻:“他们不是秘密,电话是通过视频电话会议进行的。”

福克斯新闻了解到,电话中约有 15 人在场。消息人士告诉福克斯新闻,有多名记录员在场,并表示这些电话都是在时任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和时任代理国防部长克里斯·米勒完全了解的情况下进行的,但米勒完全否认了这一点。

米勒说:“如果伍德沃德书中的报道是准确的,这代表了国家最高军官的一种可耻和前所未有的背叛行为。”他补充说,如果米利“戏剧性的爆发和未经批准的反宪法参与外交政策的故事”证明属实,他必须立即辞职或被国防部长解雇,以保证军官团的神圣性。”

米勒说:“追求党派政治和个人私利是对军官神圣职责的侵犯,在美国军队中没有地位。”并补充说,“被指控有这种行为的军官将立即被免职,进行彻底和独立的调查,等待审判。”

米勒说:“作为国防部长,我没有也永远不会授权这种行为。”

米勒继续解释说,他同意担任前总统特朗普前的国防部长的“原因”是“因为他(特朗普)对我们的服务人员、退伍军人及其家人的承诺,以及他专注于结束我们对缺乏战略一致性的海外行动的参与”。 

米勒说:“任何关于特朗普总统有意与中国开战的指责都是毫无根据的。” “特朗普总统的目标是结束世界各地的战争而不是开始战争,我很自豪能在实现这些目标的过程中扮演一个小角色。”

米勒补充说:“我期待对米利的指控进行全面的、无党派的调查,以保证我们的创始人和后代的天才建立了一种服从我们军队的制度和文化,这是我们军队中最强大的力量。我们是平民控制持续下去的国家。”

前国防部参谋长卡什·帕特尔(Kash Patel)告诉福克斯新闻,“关于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法律明确禁止主席行使任何作战指挥权。”


卡什·帕特尔

帕特尔继续说:“国会将这一点写入法规,因为美国军队将由一名文职人员领导,即总司令。” “此外,根据法律,国家指挥权从总统到国防部长,包括与部队部署、战区行动和核指挥有关的任何事情。”

帕特尔补充说,如果与中国的通话属实,米利“违反了有关运营权限的法律”。

帕特尔说:“打电话给外国对手并讨论针对那个敌人的作战能力实际上是叛国。”“没有白宫和国防部长办公室的授权,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不能与中国官员就行动进行任何形式的通话。”

国防部副参谋长乔·弗朗西斯康 (Joe Francescon) 也告诉福克斯新闻,“由于中国的不良行为,政府高层不与中国接触是当时的政策”。

乔·弗朗西斯康

弗朗西斯康补充说,“在此类问题上不与中方高层接触是当时的一揽子政策”,并补充说,米勒和他的办公室“没有事先被告知任何专门给中方的电话”。 他说:“至少,他们被告知米利正在打电话给外国盟友和合作伙伴以安抚他们。”

但参谋长联席会议发言人戴夫·巴特勒(Dave Butler )上校正在为与中国同行进行“秘密”通话的指控进行辩护,称这些对话对于“缓解紧张局势”和“避免意外后果或冲突”“至关重要”,并坚持认为电话是与高级国防官员协调的。


戴夫·巴特勒

巴特勒上校周三在一份声明中说:“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定期与世界各地的国防部长进行沟通,包括与中国和俄罗斯。这些对话对于增进对美国国家安全利益的相互理解、缓解紧张局势、提供清晰度和避免意外后果或冲突仍然至关重要。”

巴特勒说,米利“在 10 月和 1 月与中国和其他国家的通话符合这些职责和责任,传达了保持战略稳定的保证。”

巴特勒说:“主席给他的同行的所有电话,包括那些被报道的电话,都配备了人员,并与国防部和跨机构进行了协调和沟通。”

巴特勒继续说道:“此外,作为总统和国防部长的高级军事顾问,米利将军经常与各军种的军事领导人举行会议,以确保所有领导人都了解当前的问题。”“关于核武器协议的会议是为了提醒五角大楼的军事领导人,鉴于媒体对该主题的报道,该程序已经建立了很久。”

巴特勒补充说:“米利将军继续按照文职控制军队的合法传统和他对宪法的宣誓,在其职权范围内采取行动和提供建议。”

与此同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官员坚称,米利经常打电话给他的中国和俄罗斯同行,并解释说他已经和李通话了大约五年。消息人士称,这对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来说是正常的。

据这位官员称,通话受到文职人员的全面监督,其中包括国务院代表和米利的政治顾问。这位官员说,他们记录了通话记录,并向国防部长和情报界发送了一份摘要记录。

据知情人士透露,10 月份的电话会议有几个话题,其中一个话题集中在选举上。据消息人士称,中国人担心他们所认为的美国体系的不稳定。据消息人士透露,米利向他的对手保证,美国是一个稳定的民主国家。

福克斯新闻了解到,在 1 月 6 日骚乱之后,米利与李作成和北约盟国打了多达 20 个电话,以向他们保证美国政府是稳定的,并向中国保证美国没有计划突然袭击。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在大选和就职典礼之间的过渡时期缓和与中国的紧张关系,并保持稳定,以免美国的对手在此期间利用国内动荡。

白宫也在为米莱辩护,白宫新闻发言人普萨基 (Jen Psaki )说总统“与米利主席并肩工作了将近八个月,因为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与他一起有过经历过,他是一个爱国者。”


普萨基

普萨基说:“他是一个忠于宪法的人,他对自己的领导力充满信心。他在行使他的经历中所扮演的角色。” “我无法接受匿名者关于上届政府先前谈话的未经证实的报道。”

普萨基补充说,总统“认识米利将军”,并说“他们在一系列国际活动中并肩工作”。

普萨基说:“总统对他的领导能力、他的爱国主义和他对我们宪法的忠诚完全有信心。”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