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闻 / 今日要闻

把中华文化「拼接组装」四不像?导演谈《花木兰》电影中的争议


把中华文化「拼接组装」四不像?导演谈《花木兰》电影中的争议

《花木兰》电影上映,在亚洲地区票房纷传佳绩,然而,来自各地的抨击声浪却不断,本台独家邀请到知名导演梁晨、知名剧作家任国平,谈谈《花木兰》电影的观后心得。


任国平:《花木兰》电影编剧无一是中国人,令人看不下去

任国平表示他在观看《花木兰》电影时,觉得有点令人看不下去,他认為这部电影的目标观眾不只限於儿童,且以华裔公主作為题材,很显然就是要吸引中国的票房。然而,却在脚本上没有多加着墨,导致许多华裔观眾反感。

他指出,《花木兰》电影有四位编剧,全部都不是中国人,没有真正对中国歷史、文化有了解,才会出现时空背景错乱的场景。比如说,电影中木兰住在客家土楼的场景,就為人詬病,因為根据歷史纪载,木兰是河南人,不可能住在福建土楼。梁晨也指出,他曾去参观过福建土楼,内部房间空间非常宽广,但在电影中呈现得像是纽约的小公寓一样壅挤。诸如此类的文化错置、逻辑思维谬误让他们看了直摇头。



好莱坞以「西方视角」,想从《花木兰》传递什麼价值?

梁晨指出,《木兰诗》中描述了北朝女英雄木兰的民间传奇,是中国家喻户晓的故事。《花木兰》这部电影呈现的更多是好莱坞以「西方视角」来检视的中国,且木兰在光荣回乡后,并没有活出自我,而是在故事结尾传递出「百善孝為先」、「嫁得好人家是光宗耀祖」的观念,引起了女权主义者的不少激辩。

梁晨也提到,电影中出现巩俐扮演的女巫桥段也令他印象深刻,因為女巫这个概念多存在於西方文化,安置了这样的角色反映了背后编剧团队的西方思维、以及西方影视市场的口味。

任国平则认為,这部片所想表达的是一种英雄主义的命题,电影中木兰剑上刻的「忠勇真」字,就反映了这部电影所欲传递的价值观。然而纵观木兰诗原文,其实是「代父从军」、「孝」的观念贯穿全文,电影中对「孝」虽有着墨,但并没有深刻刻划。


梁晨谈小插曲:李安差点执导 《花木兰》,為什麼拒绝...

梁晨也分享,原本电影组想找李安来执导《花木兰》,然而后来被拒绝了。他指出,李安对於文化是非常重视的人,当时在拍摄《色戒》时,他连一副麻将、檯灯、桌椅,都坚持要找能还原当时时代背景的古董。梁晨个人认為,很可能是因為《花木兰》剧本没办法符合李安的标準,才遭到拒绝。


梁晨: 《花木兰》就是「商业片」,难成為经典

梁晨认為,虽然影视业在题材选择上非常注重政治正确,但对於华人导演、影视工作者的重视仍然非常不够,比如《花木兰》编剧团队无一人是华人。他认為,《花木兰》就是一部商业片,因此对於小细节上也无法太过着墨,也无可厚非,但是若是要让这部电影成為一个精典佳话,那是不太可能的。


任国平:华裔在好莱坞的坎坷实录,以前不能当英雄、主角

任国平也认為,好莱坞的华裔影视工作者走了非常多的坎坷路,基本上在1941年以前,都不能有华人担任英雄、主角,华裔女性也只能担任妓女等社会揭级底层角色。一直到1970年代,武打片盛行后,华裔才开始在好莱坞影视崭露头角。这次《花木兰》由华裔担纲主角、以中华故事為主题,都是经年累月的成果。梁晨也指出,从这次韩国电影 《寄生虫》横扫92届奥斯卡奖,也可以看到亚裔影视,逐渐在西方影视世界占有一席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