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banner
新闻 / 今日要闻

美国参议院确认艾米·康尼·巴雷特为最高法院大法官


美国参议院确认艾米·康尼·巴雷特为最高法院大法官


【美南新闻记者泉深报道】美国参议院在选举日前一个星期的周一(10月26日)晚上向最高法院确认了艾米·康尼·巴雷特的大法官的身份,巩固了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多数席位,因为它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审议几起备受关注的案件。



在民主党人用尽拖延她确认的程序性手段之后,周一晚上巴雷特以52票对48票获得确认。 只有一位共和党的苏珊·科林斯参议员投票反对将巴雷特送交最高法院。 所有民主党人都对她投了反对票,包括红色州阿拉巴马州的参议员道格·琼斯,他今年将要连任;西弗吉尼亚州的乔·曼钦则对2018年的布雷特·卡瓦诺进行了投票。


苏珊·科林斯

巴雷特的确认使民主党人担心该国的医疗保健法,即《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和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法律允许妇女堕胎的命运。 法院将在11月审理《平价医疗法案》个人授权是否符合宪法的案件。 如果特朗普总统和乔·拜登之间的竞选结果有争议,最高法院将提起诉讼,巴雷特最终可能会牵涉到涉及提名她的特朗普的大选相关案件。

一位熟悉该计划的白宫官员告诉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白宫正准备在周一晚上投票后为巴雷特举办一场表彰活动。白宫办公厅主任马克·梅多斯还向记者证实,如果参议院批准巴雷特的提名,他希望巴雷特在投票后宣誓就职。

白宫高级官员向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社证实,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将在白宫投票后对巴雷特进行宪法宣誓。白宫高级官员还向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证实,与本月早些时候在玫瑰园举行的提名仪式相反,白宫活动将需要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在“超级传播者”事件之后,包括总统在内的数名出席者都对COVID-19测试呈阳性。

共和党人赞扬了巴雷特的资格和司法记录,但民主党人抨击共和党人,试图推翻巴雷特的确认书。

在大法官露丝·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死于2020年大选之前一个半月之后,共和党人就有了新的论点,当时一些州已经开始提前投票。现在,共和党说在选举前填补空缺席位是适当的,因为目前只有一个政党同时控制参议院和白宫。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说:“我们毫无疑问,是不是,如果鞋子在另一只脚上,他们会确认这名被提名人。”



麦康奈尔还指出,尽管民主党声称这是“非法的”,但对巴雷特的确认程序完全是合法的和符合宪法的。

麦康奈尔说:“所有这些古怪的说法都是荒谬的,他们尖叫的声音越大,就越不准确。”麦康奈尔还辩称,尽管民主党人经常抱怨特朗普先生不接受他不喜欢的结果,但“他们在我们眼前的考验中显得格格不入”。

周一,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在参议院投票之前的讲话中,谴责共和党人在选举日之前推动投票通过。他暗示,如果明年民主党获得多数席位,他可能会支持增加最高法院大法官席位的想法。

舒默说:“您可能会赢得这次投票。艾米·康尼·巴雷特可能会成为下一任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但是,您将永远无法恢复信誉。” “下一次美国人民在这个会议厅中给民主党人多数席位时,您将丧失告诉我们如何获得多数票的权利。”

在巴雷特的确认听证会上,她遵循了悠久的传统,拒绝权衡可能摆在她面前的案件。巴雷特是特朗普总统提名的第三位大法官,仅次于尼尔·戈拉奇大法官和布雷特·卡瓦诺大法官。

民主党人在确认听证会上质疑她的司法理念,因为巴雷特曾说过,她在思想上与已故的安东宁·斯卡利亚大法官非常接近。斯卡利亚在支持ACA和扩大LGBT权利的案件中表示异议,引发了她可能以类似方式投票的担忧。

巴雷特谈到斯卡利亚时说:“我向你保证,我有自己的想法。他所说的话不一定代表我会同意,或者如果我是巴雷特大法官,我会怎么做。”

但是,民主党人对她拒绝回答简单问题并给出明确答案感到失望,例如,总统调整选举日或阻止任何人投票是否符合宪法规定。

柯林斯和参议员丽莎·默科夫斯基是参议院中仅有的两名共和党人,反对填补大法官露丝·巴德·金斯伯格死后不久留下的空缺。默科夫斯基周六宣布,她将投票确认巴雷特,但科林斯将反对提名,“因为这次投票是在选举之前进行的”,柯林斯明确表示她的投票计划反对确认巴雷特并不是法官资格的体现,而是“公正而一致的”。双方星期天投票反对限制对巴雷特的辩论,这与共和党其他党派有所不同。

舒默说:“共和党多数人最虚伪,在最不协调的情况下,躁狂行动确认大法官将永远玷污参议院。更重要的是,将削弱子孙后代美国人的基本权利。”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